夏珍專欄:朱敬一,有什麼了不起?

2016-08-12 06:30

? 人氣

中研院士派駐WTO代表,卻因為台灣肉包子惹議。(資料照/吳逸驊攝)

中研院士派駐WTO代表,卻因為台灣肉包子惹議。(資料照/吳逸驊攝)

朱敬一,到底有什麼了不起?不過派駐WTO當代表,能惹出這麼大爭議?在這個新職「爭議」前,他也曾被「報派」出任工研院董事長,工研院裡小話滿天飛,製造了一場獨派色彩濃厚的學者聯名反對的戲碼,曾擔任過三年中華經濟研究院董事長的朱敬一,根本沒搭理這個「非新聞」;這回卻因為詢及能不能帶台灣肉包子到瑞士,卻引來「只關心生活享受」之譏,啞然失笑之餘,難免錯愕,蔡政府的人事佈局,怎麼成了「打地鼠大賽」?不分黑白,冒出頭就是一槌?

總統壓不了陣,特任官成了打地鼠大賽的標靶

隨便舉例,其一,最重要的如司法院正副院長人事,自總統府公布提名迄今,爭議不斷,始終未獲社運或司改團體的認同,不論是相關人士在威權時期的「服從紀錄」、欠缺憲法意識、在實務界浸淫已久趨於保守等,與蔡政府標榜的進步價值未盡未符,結果,「綠營」自己都困擾不已,批評不斷;其二,立委顧立雄轉任不當黨產處理委員主委,藍營痛批是「球員兼裁判」,不要提顧立雄過去曾任民進黨任務型國代,此刻他正是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就是政黨代表,怎麼說都和黨產處理條例要求「委員會應超出黨派」,是立即可見的衝突,不過,蔡英文總統「欽點」顧立雄的說法之一,竟是為了安撫司法院人事之反彈;其三,原本派駐新加坡的江春男,卻自己不慎,盛情難卻一杯酒後的酒駕,硬生生被罵一周後請辭,反酒駕團體勢不可擋,藍加碼,綠只能嘆息退避。…

駐新加坡代表江春男。
駐新加坡代表江春男,因為酒駕成為第一隻被打趴的地鼠。(視頻截圖)

一連串數下來,朱敬一這隻「地鼠」,處境最尷尬。顯然他並不是綠營眼中蔡政府的「自己人」,竟為了台灣肉包子(還不是天津狗不理)挨批,最後連他是不是「綠營Z咖」都一槌敲下。

朱敬一,到底有什麼了不起?區區一個WTO職務,就讓他可能成為「綠營Z咖」?他甚至主編過《WTO架構下兩岸經貿關係研討會實錄》(孫運璿基金會主辦),對全球化的弊病、自由貿易的衝擊、TRIPs(貿易相關的智財權協定)的不利影響等,他自有看法,與諾貝爾獎得主Stiglitz非常接近,並未因此反對自由貿易,相反的,唯有在簽署協定時預見、避免這些弊病,才是建設性的,就像Stiglitz曾經批評全球性貸款之弊,但卻出任世銀副總裁兼首席經濟學家,讓理論在實用中發揮建設性作用。

唯一願為高中生開課的院士,為解構黨產寫下理論基礎

朱敬一是財經學者,馬政府八年任期中,擔任過一年政務委員兩年國科會主委之政務職,在此之前,他就是一名「重量級」學者,以「重量級」形容他,因為他是中研院院士,中研院是有歷史源流且有諾貝爾獎級學者的學術機構,台灣人不看重中研院,但是,在國際間中研院大概比總統府都端得出檯面,院士唯一標準就是學術成就(國際期刊),現任兩百六十多位院士中,以財經背景當選者只有十五位,而朱敬一在四十三歲壯齡當選院士,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來台,朱敬一都是主要的與談人之一,他的財經專業,行政院長林全都不能低看,畢竟林全即使當了閣揆,都再拿不出足夠的研究成績成為院士。

或謂,院士又有什麼了不起?不過就是關在象牙塔裡,不聞世事,不諳基層,朱敬一並不是這樣的學者,他是「入世」的學者,二十多年前,他就是與張清溪等合著《解構黨國資本主義》學者之一,毋庸質疑,這本著作正是如今不當黨產處理條例通過,清理國民黨不當黨產的理論基礎;他支持教改,除了行動參與,並和戴華合著《教育鬆綁》;他重視憲政人權,與李念祖律師合著《基本人權》;財經科普書之外,他還寫《給青年知識追求者的一封信》,在大學他開給大一生的通識課程,甚至曾經花三年時間,為北中南三區高中生開一學期的「社會科學課」,放眼當今,找不到第二位願意為高中生上課的院士了。

這樣的朱敬一,怎麼看都不像是「藍營學者」,即使扁朝也曾想重用,但終究他是在馬政府任官,這讓他的處境更艱難,綠看他不順眼,藍看他是背叛。

院士大使,是政府的亮點而非汙點

朱敬一的處境並非特例,再以林全為例,即使從陳水扁擔任台北市長到總統,一路受扁重用十二年,綠營依舊沒真心視他為「自己人」,林全或者也寧可民進黨別把他當「自己人」,但在扁朝,林全至少是安全的,沒人視他為「老藍男」,民進黨在野八年,他為蔡英文智庫好歹奉獻智力八年,未料蔡政府才上陣,他就混身是傷,身為總統兼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不能不想想:民進黨在她主持下難道「封閉性格」更甚於扁朝嗎?還是台灣民主經過三次政黨輪替,藍綠割裂益深?但不論前者或後者,團結台灣不正是蔡英文競選、當選及就任時對全民的許諾嗎?

朱敬一,真的沒什麼了不起,最高不過就是中研院士,不過,他卻是中華民國第二位院士大使(銜常駐代表),同樣也曾以院士兼國科會主委(時稱主席)的胡適,當年出使美國時還沒選上院士;蔣廷黻初任蘇聯大使和聯合國代表時,未當選院士,國民政府遷台後,再任駐美大使兼聯合國代表時亦具院士身份,就憑這塊招牌,朱出入國際場合份量就遠遠超過歷任WTO代表,遑論他在中研院特聘研究員的薪給甚至還超過WTO代表。他若有錯,錯在學問上孤高自負,做人上事理分明,處事上敬謹細微,從音響咖啡機到大同電鍋,還外加台灣肉包子都問,奉派駐外卻當成出國留學的準備了!

林全或朱敬一的處境,反映的其實是台灣的困境。李登輝時代的台灣,還有「統派或左派黨外」的一絲空間,民進黨在街頭議場打完架,還有黨主席無畏黨人壓力,倡議「大和解咖啡」;陳水扁八年,除了首任閣揆唐飛,還用了新黨的郝龍斌擔任環保署長,周遊各黨一圈後,郝如今還是國民黨副主席;然而,從馬政府到蔡政府,藍綠裂痕與疑忌幾乎無處不在,政壇如此,更可怕的是藍綠壁壘深入學界甚至企業界,以調色盤為基礎定位人我,當「非我族類」成為用人取捨的判準依據,這將是台灣無法復原的傷痕。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