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大規模遊行、暴力事件頻傳,面臨空前危機,北京或出重手干預?

2019-07-23 20:30

? 人氣

現在從香港的形勢看,北京的迴旋空間越來越小,鎮壓會面臨國際制裁,不鎮壓權威就會受到挑戰。這些都會削弱領導人的權力。但是從香港開始遊行到現在,中共的最高領導人始終沒有公開表態。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所謂強硬派、投降派、政治老人等等之間還是有博弈存在。雖然領導人形象一直強硬,但是現在確實形勢不喜。他確實要找到一個方式保住自己的顏面、權力、地位,中共的執政地位和在香港的利益,以及避免國際孤立,所以形勢比人強。

另外體制內出現對中聯辦問責的呼聲,另外有背景的中資港媒的態度也令人尋味,比如《南華早報》、多維,他們在香港問題上的態度顯然和北京和港府不一致,這些都值得觀察。

另外被判有罪入獄的前特首曾蔭權突然在第一次遊行後不久宣布無罪了。他和一名姓曾的常委還是同宗,這件事到底是什麼背景,高層有什麼交易,都是需要觀察的,而不是簡單下一個非黑即白的結論。

中國著名六四流亡異議人士、前中國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嚴家祺日前撰文,指香港「面臨空前危險」 ,這篇文章引起發全球關注香港人士的廣泛注意。

胡平對嚴家祺的這篇文章評價很高,體現獨立知識分子在紛亂的局勢下冷靜的判斷力和作為民運人士的高度責任感。文章中談到了香港的三種可能性,一是林鄭下台;二是中共用陰謀手段對香港實施緊急狀態;三是民眾堅持抗爭,宣布階段性停止,堅持議會道路。

嚴家祺認為第二種是最大的可能性也是一個危險。他在文章中寫道,可以想見,如果香港再發生大遊行,北京早就安排人在隊伍中戴著面具、製造暴力、打出港獨口號,使得北京在第二天義正詞嚴地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應該說在某種程度上,721事件驗證了嚴家祺的判斷。

怎麼看嚴家祺先生所說的香港抗爭有可能出現的三種結局?北京在香港實施緊急狀態法的可能性有多大?六四悲劇會不會在香港重演?

章立凡說6月10日他在美國之音節目上也提出三點,一是看香港民意能否讓港府退讓;而是看北京態度如何;第三看建制派內部有無變化,立法會的行動。現在看嚴家祺的文章,他的要點在提倡第三點,搞光榮革命,讓有影響力的人站出來成為立法會議員,這是理想結果。因為香港人的訴求中要求真普選的呼聲越來越高。所以這可能會成為一條路徑,但是我們不能低估形勢的嚴酷性以及領導人的個性在歷史中的作用。所以第二種結局的出現可能性也很大,因為他擁有權力和軍隊,而且他也可以通過第二種辦法轉移國內矛盾。所以香港如果真的失控、被製造失控,這也是個選項。但是這次應該不會出現像六四那樣的傷亡,不用重武器也可以控製香港。這樣的結局對香港真是不好。

面對港府愈來愈多的陰謀論以及北京越來越強硬的表態,許多理性的評論人士,包括嚴家祺先生本人,都認為無論如何不能給北京造成出手介入香港問題的藉口。這裡可能需要胡平的「見好就收」 的理論了。

胡平說對港人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和平理性非暴力。以往的經驗也表明,只要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至少可以有效地防止北京方面介入香港問題。六四可能性不大,但是北京也用不著六四這麼極端的手段來干預香港事件。港府內部以及北京,未必也是鐵板一塊。梁振英都站出來譴責白衣人,拿白衣人當替罪羊也是可能的。

章立凡說這次沖擊中聯辦是在遊行結束後,有上千年輕人衝到中聯辦,所以和遊行本身是否是一回事還未知。

這次遊行也有人不斷地打出英國國旗,可見他們很懷念英國的統治,這到底是為什麼?英國傳統的自由主義精神是否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得到體現?畢竟中共現在標榜的還是香港是一國兩制下的高度自治,如果不推倒這面旗,香港是否能夠爭取到自己的民主?

英國給香港留下的東西首先是法制,還有是在殖民地政府統治下的自由、人權,還有象徵性的民主。就看能不能利用這些東西能夠把香港再次改造,重建議會民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