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人工繁育到野化放歸——中國「丹頂鶴故鄉」推進野生種群壯大

2019-07-21 08:00

? 人氣

在黑龍江紮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一隻丹頂鶴在水中覓食。(新華社)

在黑龍江紮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一隻丹頂鶴在水中覓食。(新華社)

清晨時分,徐惠提著一桶小魚,開始了他在中國紮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工作,此時丹頂鶴正在蘆葦叢中漫步。看到徐惠過來,丹頂鶴朝他奔來,用尖嘴夾起小魚。

今年44歲的徐惠說,這些丹頂鶴就像他的孩子,每天早晨都會飛過廣闊的沼澤地,聚集在身邊,等待他餵養。「每天看不到它們我就難受。」徐惠說。

紮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位于中國東北黑龍江省,面積2100平方公里,是世界上面積最大的野生丹頂鶴棲息繁殖地,也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丹頂鶴人工繁育和馴養野化基地,被稱為中國「丹頂鶴故鄉」。

丹頂鶴在空中飛翔。(新華社)
丹頂鶴在空中飛翔。(新華社)

徐惠在保護區做了13年的飼養員,主要負責餵食和監測放歸到野外的丹頂鶴,幫助它們適應野外環境。每年4月至9月末,是丹頂鶴人工繁育、野化放歸的日子,也是徐惠最忙碌的時節。每天他要四五點鐘起床給丹頂鶴餵食,工作到晚上八點。

近年來,在徐惠和其他工作人員的努力下,紮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丹頂鶴從人工繁育到野化放歸,取得了重大突破,有力推動了世界丹頂鶴野生種群的壯大和物種保護。

目前全世界野生丹頂鶴約2400只,已列入全球瀕危種類,主要分佈在中國、俄羅斯、日本、韓國、朝鮮等國家。「世界丹頂鶴種群中還保留自然遷徙習性的為數不多,中國的紮龍種群就是其一。」紮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王文鋒說,到了秋季丹頂鶴從紮龍遷徙到黃河入海口、江蘇鹽城等地越冬。

1979年紮龍自然保護區建立。自建區開始,保護區就開展了丹頂鶴的人工繁育、馴養工作,並成立專門機構進行專項研究,建立了中國最早、規模最大的丹頂鶴人工繁育馴養野化種群和種源保護基地。

這是保護區平均三個半月年齡的丹頂鶴雛鶴。(新華社)
這是保護區平均三個半月年齡的丹頂鶴雛鶴。(新華社)

保護區成立之初,海內外沒有系統、成熟的經驗可以借鑒,工作人員就想起農村土辦法用火炕孵化鴨雛鵝雛的技術,在家裡的炕上孵化小鶴。上世紀70年代,第一隻紮龍自然保護區的「鶴寶寶」在土炕上誕生了。

據王文鋒介紹,目前累計人工繁育丹頂鶴1000只左右。其中,部分調往國內和國外動物園及珍稀動物飼養單位,對這一瀕危物種交流和保護起到了積極作用。

除了人工繁育,紮龍自然保護區的工作人員也一直探索如何將籠養丹頂鶴進一步野化,補充到野生丹頂鶴種群中。紮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鶴類繁育和野化服務中心主任高忠燕說,經過40年的實踐,紮龍自然保護區逐漸摸索採用「放飛逃逸」和「半散養」方式開展丹頂鶴的野化工作。

「放飛逃逸」是指通過放飛訓練使丹頂鶴適應野外生活之後,逐漸離開放飛群體,與野生鶴共同生活。「半散養」則是指在每年的4月至6月丹頂鶴達到性成熟時,經過擇偶、繁殖配對後,保護區將它們放歸野外,使它們繁育的後代可以與野生鶴一起生活,到秋季遷徙季節一同飛往南方,從而完成野化過程。

徐惠說,每年他最開心的事是發現丹頂鶴在秋季飛離紮龍前往中國東部沿海過冬,這意味著它們已經完全適應了野外環境,完成了從籠養丹頂鶴到野生丹頂鶴的轉變。

多年來,徐惠也見證了紮龍自然環境的改善。他說,在當地政府的幫助下,他從小生活的紮龍村很多村民已經搬到了附近的城市。

紮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的資料顯示,到目前為止,已有29億立方米的水從附近的河流調往保護區實施生態補水,以防止濕地退化,為丹頂鶴等珍稀水禽營造適宜棲息地。

目前,紮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現有人工馴養散養丹頂鶴500多隻,丹頂鶴半散養繁殖對穩定在15對。為了掌握丹頂鶴的野外分佈情況,紮龍保護區採取GPS定位和設置腳環的方法來進行跟蹤監測。

高忠燕說,目前保護區已累計野化放歸丹頂鶴300餘隻;累計回饋成功遷徙監測資料15條,其中2012年環志號L002丹頂鶴在韓國鐵原被監測到,2017年環志號L077丹頂鶴在鹽城被監測到。

「在中國鹽城、韓國鐵原發現紮龍種群的野生丹頂鶴,證明多年來中國對丹頂鶴種群保護的探索是有效的,為推進丹頂鶴野生種群的壯大和物種保護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在多年從事濕地鳥類研究的東北林業大學教授李曉民看來,紮龍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丹頂鶴保護從人工繁育到野化放歸,帶來野生丹頂鶴數量增加,是對丹頂鶴野生種群的一種有效補充。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