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島》哥倫比亞:世上最危險的國家

2016-07-16 06:30

? 人氣

從纜車向外望去的哥倫比亞貧民窟。(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從纜車向外望去的哥倫比亞貧民窟。(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警察將我沉重的大背包、以及隨身手提包裡裡外外翻查得體無完膚,連防曬乳液都要倒一點出來試聞,確認沒有參雜毒品。其實,哥倫比亞最危險之處不在毒品和治安,而是.....

這趟拉丁美洲行,出發前告知親友即將前往哥倫比亞,旋即被來自四面八方的擔憂給淹沒,他們焦慮:「萬一再也見不到妳了怎麼辦?」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位於南美洲西北部的哥倫比亞共和國(República de Colombia),瀕臨加勒比海與太平洋,境內豐富多樣的地貌,包含安地斯山群、亞馬遜雨林、加勒比海細白沙灘、太平洋岩岸、內陸平原等,變化多端的景色吸引各地旅人造訪。然而亦因政治軍事動亂,以及舉世聞名的毒品貿易,使得哥倫比亞蒙上恐怖陰影,成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國家之一。

後來我才了解,許多旅人進入哥倫比亞之後,再也沒辦法離開,是有原因的。

搜身警官的眼神裡…

隨處可見的警察 來到哥倫比亞。(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城市裡隨處可見全副武裝的警察。(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搭乘巴士跨越邊境進出哥倫比亞,一定有名武裝警察進行嚴密的搜查。我沉重的大背包、以及隨身手提包,被警察大哥裡裡外外翻查得體無完膚,連防曬乳液都要倒一點出來試聞,確認沒有參雜毒品,隨身手札也被他一頁頁仔細翻看,這位大哥顯然看不懂中文,仍舊要面容嚴肅地展現他的權威。終於不幸地...「小姐!這是什麼?」

我定睛一瞧,原來是一罐小小的防狼噴霧劑,出發前好友特地買給我,千萬囑咐一定要隨身攜帶,這下可好,警察哥哥說這是違禁品,不能攜入國境,我解釋道:「這是我的朋友怕我一個人旅行太危險,所以送我的禮物...。」我小心翼翼不想觸怒這位大哥,卻發現他給我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但一語不發,若有所思。正當我準備扔掉這罐噴霧劑,收拾包包以結束檢查時,警察大哥默默向我揮揮手,用眼神暗示:「去一邊打包吧,把噴霧劑也帶上!」

那一刻,我看見他眼神裡的溫暖,微笑了。

危險的「Locombia」!

廣場表演來到哥倫比亞。(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哥倫比亞沒有禁酒令,大街上隨處飲酒狂歡。(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拉丁美洲大城市裡的青年旅舍,接待人員總不厭其煩地提醒,入夜天黑前,趕緊回家!絕對避免一個人漫步街頭。走在哥倫比亞的大城市,都聞得到犯罪氣息:街角隨處可見的武裝警察、公園暗處潛藏的毒販、以及流連晃蕩的街頭青年。然而自從我踏入哥倫比亞國境的那一天起,卻沒感受過危險的威脅,而是美麗歡樂的拉丁風情,讓人著迷、使人窒息、令我差點迷失在這裡,永遠離不開。

保有西班牙殖民時期風光的沿海城市Cartagena,有一處著名的Plaza de la Trinidad,此廣場位於一座大教堂前,日日夜夜,廣場上彈奏熱情奔放的拉丁音樂,人們歡唱起舞。廣場周邊五花八門的雞尾酒小攤、串燒、肉排小販,香噴噴的氣味使人更沉醉於歡愉。見到陌生旅人,沒想到哥倫比亞人並不像傳聞中偷偷摸摸、伺機犯罪,反而熱切大方地招呼,有時還免費提供酒飲,歡迎你加入他們一起party!如果有幸認識當地朋友,絕對會被他們的殷勤好客給感動,他們邀請你共進家庭聚餐,夜晚爭先恐後地帶你到各處酒吧享受拉丁音樂與美食美酒,還會仔細地打理房子,騰出空間,請你務必留宿。

拉丁民族的熱情,有時濃烈得令人喘不過氣,有時又令人深深著迷。西語中,「loco」一詞意指瘋狂、醉心,將哥倫比亞的西語名字「Colombia」字首倒過來寫,就成了他們最喜歡戲稱自己的「Locombia」,完美地詮釋這個民族的歡愉、樂觀、火熱、與迷人,這也正是為什麼,旅行過哥倫比亞的人,總會感嘆地告誡新人:「哥倫比亞是危險的。而它最危險之處,在於你永遠不想離開它。」

聖母瑪利亞腳下吸毒的青年

象徵希望的旗杆來到哥倫比亞。(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指著Medellín和平廣場上象徵希望的白色旗杆,當地人說:「我們像是在狂風暴雨的海洋中抓住浮木。儘管微小,依舊是通往和平陸地的希望。(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哥倫比亞擁有全世界最便宜的古柯鹼(cocaine)。1970年代大毒梟Pablo Escobar開始建立他的cocaine王國,把從秘魯、玻利維亞採購的古柯葉製成毒品,走私至美國。利益規模獨佔全球,被稱為「古柯鹼大王」。儘管今日Escobar時代已結束,哥倫比亞仍舊未擺脫毒品的困擾,大街上,若有人湊近你詢問:「想要coca嗎?」千萬當心,那可不是coca cola,而是白色毒藥cocaine!

毒梟Escobar的家鄉Medellín,由於哥倫比亞政府大力改革,如今已成為一座美麗、安全的城市,也是許多旅人票選第一名、最喜愛的哥倫比亞城市。過去數十年,哥倫比亞遭受游擊隊革命軍與政府對抗的戰亂衝突,加上毒品貿易擾亂社會安寧,使得整個國度的政治經濟、民生安全陷入一片混亂。2002年新政府上台,致力於穩定軍事衝突,加強國民安全。

市中心不遠處的Poblado社區,富裕而寧靜,我靜靜坐在中央公園的角落,兩名小販吸引了我的目光。

警察與毒品小販和諧共處來到哥倫比亞。(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制服警察身邊,正在進行一場毒品交易。(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他們背著黑色背包、端著一盤紙盒,看上去不過是尋常的口香糖、香菸、糖果等。沒生意上門,他們就跟身邊的公園警察聊聊天,但是,只要「內行人」湊近咬耳朵,他們就會悄悄離開一陣子,到根據地取貨後,再回來將「棒棒糖」遞給顧客──原來,那些五顏六色的糖果零食,只是毒品的偽裝而已!

不禁使我想起,在溫泉區附近Santa Rosa小鎮的一座教堂邊,聖母瑪利亞雕像腳下,我與四、五名青年擦肩而過的瞬間,瞥見他們正輪流吸食著毒品。我沒有回頭,但心中想著,是否他們心中仍仰賴聖母指點回家的路?

「更多的眼淚只是在懲罰自己」

那天,就在走在我西南邊第三大城Cali商業區的街道上,突然有兩、三名陌生男女,緊挨著湊了過來,將我包圍,七嘴八舌地說:「你一個人呀?要小心財物喔!」「相機不要拿出來,放包包裡藏好。」「手錶最好也不要戴,這裡搶案很多!」

坦白說,直到現在我還是不確定,究竟他們是真心提醒我慎防竊賊的好心人,還是兩三人同夥,企圖分散我注意力行竊的扒手,但是至少,我成功地從大家口中險惡至極的Cali存活下來。

幾天後,我把故事告訴當地朋友Luis,他笑著說:「Cali現在沒有這麼危險了啦!」當晚,我到Luis的家族聚會,美食、美酒、歡笑聲不斷,十幾個孩子好奇地圍繞我這東方面孔,爬上爬下,熱情地給我瘋狂擁抱和親吻,空氣中充滿濃濃的拉丁民族友愛。我對Luis說:「多麼快樂的家族啊!」他轉過頭看著我,那張19歲的年輕臉龐突然出現一抹哀傷。他指著客廳裡一名蹦跳的小男孩,以及沙發上依偎著我的女孩說:「他的叔叔、和她的父親、以及我自己的爺爺,都在過去兩年中被槍殺了。」

剎那間,我的腦袋像被重擊般,一片空白。兩年內三起槍殺案,發生在同一個家族?同樣的事件,要是發生在台灣會有什麼後果?「好危險的地方!為什麼你們仍然這麼快樂?」他說:「我們哭過了,也做了該做的,更多的眼淚只是在懲罰自己,我們知道,眼淚不能改變過去,未來依舊美好,所以我們要繼續快樂地活著。」他開朗地笑了,眼角卻閃耀著一點淚光。至今我都無法忘記,那個時刻,我想永遠留在哥倫比亞的心情。

來到哥倫比亞。(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來到哥倫比亞。(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What’s your favourite country?”“ Oh, Colombia, definitely!”

我遇過不下百位踏遍拉丁美洲的背包客,當被問及最喜歡哪個國家,一律都說愛上哥倫比亞,包括我在內。這個國家有透明的海水、天然溫泉、原始叢林、五色河流、野外冒險、文化遺跡、有機咖啡、世界最高的棕櫚樹、熱情Salsa舞的故鄉...更少不了,永遠歡笑的人們。走在街上,所有陌生人、目不暇給美麗性感的拉丁男女都會朝你溫暖地笑著打招呼:「Hola!」在我的記憶中,沒有見過任何一張不開心的臉孔。在跨國巴士駛出哥倫比亞的那一刻,我已經後悔,離開這個會偷走人心的危險國度了......

世界公民島雜誌 ISSUE 16 封面來到哥倫比亞。(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世界公民島雜誌 ISSUE 16 封面來到哥倫比亞。(世界公民島雜誌提供)

*本文選自《世界公民島雜誌》,作者為政治大學心理學研究所畢業,職場征戰數年後,厭倦了平凡規律的生活,2010年扛起背包踏上流浪之旅,就沒想過再回頭... 足跡遍及歐、亞、中南美洲,旅行地圖還在擴大中。血液裡蠢動著的travel bug時時吶喊:「世界之大,人生之短暫,何不勇敢走一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