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長空觀點:國民黨與中間理性選民,如何面對「台灣最危險的男人」?

2019-06-22 06:5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說,防疫視同作戰,大家防治措施務必落實,共同打擊登革熱。(圖/徐炳文攝)
韓國瑜將2020年總統大選界定為「中華民國vs.台獨的生死保衛戰」,這是激化國族對立。(資料照,徐炳文攝)

若以近年的國際政治來類比,韓國瑜「總統」基於其國族意識形態,在處理兩岸及外交事務時,作風可能將趨近菲律賓總統杜特蒂(Rodrigo Duterte),採取「親中遠美」的路線;而他任內的經濟政策,可能將類似委內瑞拉強人查維茲(Hugo Rafael Chávez Frías),透過強勢的財富重分配、大舉興建公共建設及提供社會福利,吸引中低階層的狂熱支持。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但台灣可不是地下冒出石油的委內瑞拉,而是天然資源匱乏、面臨低薪化、產業轉型失敗的中小型經濟體。韓國瑜想要長期平穩駕馭「國族深藍」與「經濟民粹」這台「雙頭馬車」,若無外力的強大挹注,幾乎可以保證會因為基層選民未能獲得實際利益後離去而導致「翻車」。那麼,這股外力會從哪來呢?又會對韓政權的兩岸及外交政策造成哪些實質影響?讀者們只要稍微動動腦筋,相信會和筆者一樣,思之不寒而慄。

結語:中道理性選民面對「台灣最危險男人」應抱持的心態

從美國民主、共和兩黨過去的案例,乃至菲律賓、委內瑞拉等國家的經驗看來,各國民粹領袖均善於「指出問題」、提出「過度簡化的答案」,甚至常常煽動不同群體間的對立,將原本應「求同尊異」的民主常態,扭曲成「黨同伐異」的民粹變態。

當前的台灣,長期受困於國家認同的「縱向分裂」,近年又飽受階級間「橫向斷裂」之苦,若依照政治學大師杭亭頓(Samuel Huntington)在其經典之作「變遷社會中的政治秩序(Political Order in Changing Societies)」的分類,這樣的民主政體很難順利運作下去,遑論達成「善治(good governance)」。

韓國瑜將2020年總統大選界定為「中華民國vs.台獨的生死保衛戰」,這是激化國族對立;他打出「權貴vs.庶民」的口號,是操作階級對立,而他的支持群年齡高度集中在40歲以上,凸顯了世代落差。但面對台灣在兩岸、外交和經貿等議題的困境,韓除了提出煽惑人心、激化對立的口號,尚未提出具體可行的解方。如果小羅斯福總統地下有知,可能會嘆息道:「韓國瑜真是台灣最危險的男人!」

如果您與筆者一樣,是主張溫和中道路線、重視理性思辨的選民,或許該思考的,是促請國民黨內有志角逐2020總統的各參選人「用政策說服我們」,而不是訴諸仇恨與恐懼。到了初選的關鍵時刻,都應該把自己的一票投給願意認真提出政策、最能團結台灣的候選人。

最後,謹以法國人權大使克羅凱特(François Croquette)近期在台北「思辨之夜」中提出的一段話與全體相信中道理性路線的朋友共勉:「在民主面對質疑時,我們需要的是更多的民主和思辨,共同解決危機」。台灣艱難坎坷的民主之路走到今天,退回民粹的方向,絕非解答。

*作者為職業外交人員,本文原刊《新共和通訊》,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