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專訪》「創作是完全的自由與任性」 一探Leo王偏執又柔軟的呻吟抒情

2019-06-16 09:00

? 人氣

20190605-金曲專訪,顏社創辦者迪拉胖。(盧逸峰攝)
談及旗下饒舌演唱組合「夜貓組」,顏社創辦者迪拉胖表示,夜貓的定位其實有點魯(loser,失敗者之意)。(盧逸峰攝)

就是那張床,媽媽那張讓人受不了的床

oh 媽媽 不要問我為啥米/為啥米 我跟妳這麼不像/咱不是同款這樣神經兮兮/齁 這樣有像啦 有啦 有像啦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Leo王〈神經兮兮〉

話題不在Leo身上時,他的注意力真的會飄。他玩旁邊的鍵盤、立起桌上的名片,隨時都要找個什麼,才能安放思緒。從籃球到音樂,現在他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注意力都拴在電腦前,當中有種土法煉鋼的意志,「我比較命運的感覺,就是覺得這首歌假設需要20個小時才能寫出來,我就跟你拚,密集一點,才不會現在停車、上廁所、再上車,很花時間。」

這是屬於他的神經兮兮,藝術家有藝術家的脾氣與焦慮,要持續運轉腦袋、思索下一步,「在我的想法中好的Artist要能一直演化,所以我會擔心自己是不是停滯,本來就是這樣,創作不是有人告訴你下一步怎麼走,是你持續要有產出或有想法才可以一直繼續。」

20190605-金曲專訪,歌手Leo王。(盧逸峰攝)
為了拴住注意力,歌手Leo王有種土法煉鋼的意志,「覺得這首歌假設需要20個小時才能寫出來,我就跟你拚X了」。(盧逸峰攝)

對音樂偏執的男孩,遇上對生活緊張的母親,衝突又緊密的關係已經持續了25年,打從會寫歌開始,家庭、離家、爭取自由,都是他最常創作的題材,對母親喊話的方法也不斷進化,有無奈呼喊,也有溫情呼告。

抬頭看同一顆月亮 是妳告訴我那叫月亮/妳原本多漂亮 經過了這些年妳還是一樣的很漂亮/Oh媽媽 呀 媽媽 別那麼快白了妳頭髮/來放個一天的假 一起啃一些甘蔗

——Leo王〈快樂的甘蔗人〉

前陣子媽媽來台北,Leo說想買上下舖雙層床,媽媽聽了大怒,又唸上一頓,「她就不想要我花錢,但是我就判斷 ,那個是最適合的,因為我媽原本要搬一個雙人床上來,我覺得不適合,我媽就⋯⋯生氣這樣子,非常生氣,但我還是買了。」

「而且我就很不能理解,最近還在氣,很不能理解說為什麼,意見不一樣的時候,你不能接受就是不一樣啊?」Leo皺起眉頭,連環迸出一大串句子,大概是整趟訪問裡,情緒最激動的時候。

「不一樣就不一樣啊,開心就好,為什麼不是這樣子?為什麼意見不一樣要照你說的,不做我還要背負不聽話的這種勒索?」說著他搖搖頭,喘出一口氣:「唉,受不了。」

20190605-金曲專訪,歌手Leo王。(盧逸峰攝)
當對音樂偏執的男孩,遇上對生活緊張的母親,歌手Leo王在歌曲裡不斷向母親喊話。(盧逸峰攝)

〈神經兮兮〉反讓他放鬆 Leo王笑:媽媽也想唱好

親情常是最複雜的感情,即便討厭也難以切斷,要和好往往又隔著鴻溝。Leo認為,既然已經搬出來,就各過各的生活,但還是會有點期待,媽媽可以放鬆一點,談起回家錄〈神經兮兮〉,他的衝動緩和下來,「我叫他對著那個beat(節拍),然後戴耳機這樣錄,他很擔心,說這樣可以嗎?這樣怎麼會好聽?」說著他眉開眼笑,「他也想要做好。」

最終成果出爐,MV正式上線,媽媽還是搞不大懂兒子在想什麼,邊看邊問這個為什麼這樣、那個是什麼意思,「那時候也是蠻不爽,我說你不要批評啦,先不要批評,他討論的方式就是先嘴一下,但這樣淺移默化的感受還是不是很好。」嘴上是抱怨,但Leo王的表情,卻笑得很靦腆。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