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曲專訪》「創作是完全的自由與任性」 一探Leo王偏執又柔軟的呻吟抒情

2019-06-16 09:00

? 人氣

教室裡不開心也罷,但Leo患有血友病,從小不能受傷,要戴著護膝上學,然而滿溢的能量畢竟需要轉移,他曾經很瘋打籃球,有一回跌倒手斷了,掛著石膏,還是獨臂打了半年,「獨臂天鉤!」說著Leo伸手比劃,笑得很燦爛,說但後來腳也扭到,才放棄籃球,開始玩音樂。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20190605-金曲專訪,歌手Leo王。(盧逸峰攝)
「以前上課的時候,老師講話我會一直飄掉、無聊。」歌手Leo王說。(盧逸峰攝)

國三升高中那時,他開始出入高雄的獨立樂團聚集地,ATT、JOIN-Us等live house,當時帶領他的大哥哥,是現在樂團麋先生的吉他手林子安,跟主唱吳聖皓,回到學校內,還有學長姊團大象體操,而在高三學測結束後,他與朋友組了巨大的轟鳴,開始在音樂圈嶄露頭角。

考上台大是戰術行動,大戰略是他想要自由,擺脫出門練團、表演還要跟家裡再三交待的生活,也想到到台北看更多表演,就像在〈長大十八歲〉裡唱的:「孩子恭喜你長大十八歲/想要靠音樂吃飯 你可能得搬來台北/孩子恭喜你長大十八歲/搬來台北的藉口 就說是要念大學」,學校考得好一點,才有理由離家百里。

北漂的頭幾年,Leo跟所有18歲少年一樣揮霍自由,拎著啤酒騎腳踏車到處遊蕩、在live house打工,「基本上就是盡量顛三倒四啦,不想要規律啦,被憋很久,想要自由。」

那是他逐漸脫離管教的時候,大一時甚至拿打工的錢,跑去中國雲南1個月,「遊蕩啊,想說能不能遊蕩的更遠,在藏人、彞族人之間走來走去。」那次媽媽當然反對,結果Leo早就從家裡拿好護照,往山水間壯遊去了。

苦中作樂「哭爸哭母」 唱出青年的鬱悶與絕望

遊蕩的大學生涯以休學告終,Leo接著不顧家人反對,全力投入做音樂工作;那幾年巨大的轟鳴真的引起共鳴,在第6屆金音獎拿下佳現場演出獎,也遠赴紐約、日本、星馬等地演出,合作的MV導演郭佩萱形容,他們的歌是「哭爸哭母」,用苦中作樂的方式,呈現北上生活的遊子境遇,樂團甜梅號的吉他手蘇啟文則說,像〈登鸛雀樓〉和〈一分耕耘沒有一分收穫〉2首歌,充滿悲觀逃避主義,也反映好幾年來,台灣社會的鬱悶和絕望,已經籠罩在年輕人的周圍。

巨大的轟鳴運作了幾年,闖出口碑與名聲,2014年製作專輯時,他們遇上樂團Green!Eyes的主唱老王,老王是獨立音樂圈有名的製作人,曾為皇后皮箱等樂團打造專輯,嚴謹的態度,常讓遇上的樂團要嘛崩潰,要嘛蛻變,Leo是蛻變的那個,「他教我音樂上的事,包括拍子律動,讓我比較科學來看待唱歌、拍子,然後我才在家自己研究、自己錄、給朋友聽。」

從專輯《老子有的是時間》起,Leo的風格已開始轉變,再磨過1年後,他正式挑戰饒舌,陸續推出《羊肉》、《藝術家脾氣》2張專輯,其中同名歌曲〈藝術家脾氣〉與爵士女伶9m88合作,慵懶閒散唱出已貌合神離的戀情,讓他正式竄紅到大眾眼前。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