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曉紅觀察:脫歐─是民族主義和極右政治的勝利﹐不是人民的勝利

2016-06-27 07:00

? 人氣

Tommy Mair「處死叛徒」這一句話,就是極端種族主義思想的體現。我個人就好幾次在與極右人士的採訪中聽到這類言論 -- 「日後將有種族戰爭,」「多元文化將造成種族之間的流血事件」等等。極右的英國護衛聯盟的創始人Tommy Robinson曾對我說,「如果穆斯林人口持續增加,那英國日後必會有內戰。」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在公投選戰期間,英國獨立黨黨主席法拉傑也曾這麼說﹕「如果人們覺得無法透過民主方式制止移民,那麼暴力將是下一步。」選戰中的這類種族主義言論,很明顯地提高了極右勢力的信心和他們的活動量﹕過去數月以來,極右組織在英國各地發動了多起種族主義遊行,騷擾少數民族社區。

此外,公投選戰中的民族主義政治主導,不僅在保守黨圈子裡,就連在傳統勞工組織內也有不少人加入了「移民問題」的論述,部份工會人士也在喊「必須正視人民訴求」(意指人民對移民的擔懮或反對)。如「反歐盟的工會聯盟」,他們的反移民訴求和脫歐陣營的右派主流並沒有太大差別。「反歐盟的工會聯盟」採用了脫歐陣營的反移民的選戰語言,主張大為限制歐盟移工的進入英國。該組織的全國組織人最近公開表示﹕「任何人要去漠視歐盟造成的大規模移民對我們工人階級社區的影響,都是不可原諒的。」(同時,雖然英國大多數工會支持留歐,那些支持留歐的工會很遺憾地並未能在任何層次上挑戰民族主義。)

英國獨立黨黨主席法拉傑Nigel Farage  (www.keyword-suggestions.com /作者提供)
英國獨立黨黨主席法拉傑Nigel Farage (www.keyword-suggestions.com /作者提供)

那天,一位長年支持工黨的,活躍於工會的朋友,談到公投時就這麼對我說:「這整件事關係到的是人們在全球化過程中處于什麼位置,看你是站在全球化的哪一邊。未能從全球化得到好處的人,會選擇脫歐。那些已獲利于全球化的人,比如移工,就會選擇留歐。」

「移工獲利于全球化?」我對他說,「你是指那些投入了一輩子積蓄,還要大筆借錢來到英國,然後發現自己的收入是本地人的一半,工作條件惡劣的移工?」 他聽了停頓兩秒鐘,然後聳聳肩說﹕「英國利益應被放在第一。」

脫歐陣營的選戰釋放出的,就是這種很原始的民族失落感,對這個全球化的世界感到的深深的挫敗感(「一切都不再是英國的了」,「我們以前的日子多麼美好」),它來自于帝國的沒落而帝國情結依舊,它要回到過去的秩序,退縮到自我保護的想象之中。主流的脫歐陣營愛談的「奪回國家的控制權」就是要回到那過去的大英聯邦的秩序。

可悲的是,英國部份工會人士也未能擺脫民族主義的束縛。英國製造業的衰退和工運在過去二十五年以來的倒退,演變成今日狀況,部份工會的民族主義可說是工運挫敗的症狀。它就這樣在這場選戰中透徹地被呈現出來。「英國勞工」這個詞彙再度被搬出來,這些民族主義的工會人士使用的竟是英國獨立黨法拉傑愛用的語言。「英國工作給英國勞工」。而究竟誰是「英國勞工」?在右翼脫歐陣營的眼裡,「英國勞工」並不包括英國的少數民族勞工,即使他們是土生土長的英國公民。法拉傑自去年起就在大談「去除英國反歧視的立法」,而那些法規保護的,是英國的少數民族勞工。倘若法拉傑的願望成真,勞動市場裡的任何種族歧視將無法受到懲治,機構性的種族歧視將不會受到約束。法拉傑的「英國勞工」,完完全全指的是英國白人勞工。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