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熱愛上床的女性:《性、謊言、柏金包》選摘(3)

2019-06-13 05:10

? 人氣

不是你,是我

梅亞納是一絲不苟的研究者,然而她的研究發現卻令人感到大膽與如釋重負。我和梅亞納約在蒙特婁見面,地點在飯店酒吧。深色頭髮的梅亞納身材嬌小、活力十足,令人無法忽視,不時站起來「表演」她要強調的重點。梅亞納不同於許多一板一眼的研究者,解釋自己的研究時妙語如珠,帶著一股玩心(她甚至允許我像個追星粉絲和她自拍)。不過,梅亞納研究的是不愉快的主題,她以極為嚴肅的心態看待它。梅亞納做過一項質性研究,研究十九位處於長期伴侶關係與婚姻的女性,當事人除了性事方面得不到滿足,其他方面還算滿意。梅亞納特別研究她們為什麼性趣缺缺。人們認為缺乏性欲是典型的女性問題,老是以大同小異的方式解釋。基本上,所有的解釋都是:「女人性冷感很正常,不然你以為呢?本來就是男性的性欲比女性強。」

梅亞納不否認傳統說法也可能為真,然而依據她的研究與臨床經驗來看,大概還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梅亞納發現,基本上,人們處於一段關係時會各司其職、扮演固定的角色,最後變得過於熟悉彼此。然而,角色的制度化,以及過於熟悉配偶或長期伴侶,對女性來講卻是個大問題。我和梅亞納面對面坐在一張小桌子旁,望著太陽從烏雲中短暫露臉。梅亞納指出:「大量資料告訴我們,長期關係會讓欲望消失,尤其是女性的欲望。」她要我想一想,我們為了晚上要出門梳妝打扮時,我們是如何忽視長期男性伴侶的意見,而原因不只是伴侶不敢告訴我們,穿那件洋裝真的顯胖。「他說的話就是沒什麼分量,他就只有你而已。他沒看見你想要被看見的樣子!但如果是被不熟的人仰慕,或是被陌生人欣賞——那就很有分量!」梅亞納大笑。梅亞納告訴我,在性與性欲方面,她合作的女性碰上類似的情形。伴侶對我們有欲望是天經地義的事,也因此他們渴求我們所帶來的刺激感,比不上陌生路人投來的挑逗眼神。

長期關係對女性的欲望來講,特別具挑戰性。這句話在我腦中響個不停,我感受到衝擊,因為梅亞納的研究結果,不同於我從小到大聽到的男女關係,例如女性需要親密感與熟悉感,才有辦法投入性事。然而,梅亞納的另類觀點聽起來很合理。我想起某位六十歲出頭的女性,她聽到我在研究什麼後,講了一句心直口快的話,嚇了我一跳:「我想要整晚做愛,只要不是跟我先生就好!」我在做為期數月的聊天與訪談時,其他數十位女性也告訴我類似的話。女人說:「我的婚姻相當美滿,但我永遠想著其他男人。」幾位處於長期關係的女性表示:「或許我只是對性感到厭倦」,但聊到後來,她們會說,如果不必擔心後果,她們很願意和X、Y、Z上床。梅亞納本人的研究,以及她所做的回顧研究,顯示此類女性可能是常態而非特例。二○一七年的一項研究,調查一萬一千多名十六歲至七十四歲間的英國男女,發現與伴侶同住造成失去性欲的可能性,女性是男性的兩倍。關係已維持一年以上的女性也一樣。《新聞週刊》(Newsweek)以斗大標題寫著:「研究發現:與男友同居會使你性趣缺缺」。某一派的解釋是,女性原本就對性事比較不感興趣。另一種解釋則是女性碰上了梅亞納研究對象的煩惱:如果情境對了,性冷淡也會變得不冷淡。如果這個解釋才正確,那麼從前的說法會被打破。古老的傳說認為,女性跟男性不一樣,女性必須處於親密感十足的長期關係,才有辦法進行活躍的性事。女性一定得有使她們安心的熟悉伴侶,才會有性致。然而,梅亞納仔細分析她的女性受試者群組,那群女性希望再次感受到欲望。梅亞納進一步探索後發現,問題其實出在熟悉感與親密感扼殺了性欲(梅亞納向我再三確認,我明白她目前為止只研究過異性戀女性)。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