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中國夢」不應成為别人噩夢 !

2019-05-27 07:10

? 人氣

中國夢不能成為他人的噩夢。圖為中國金融資訊中心大廈的外立面打出「中國夢」的字樣。(新華社)

中國夢不能成為他人的噩夢。圖為中國金融資訊中心大廈的外立面打出「中國夢」的字樣。(新華社)

處於今年美中經貿、科技、地緣政治「新冷戰」下的「六四」卅週年紀念,意義格外不同,許多人都從哀悼控訴轉向檢討中共本質。如王丹認為當年不只學生天真,相信黨及政府,西方也同樣天真,「由於西方社會的綏靖,已使中共成為挑戰人類秩序的魔獸」。如其他六四參與者開始思考「如何結束專制」,或「為什麼三十年來中國民主運動幾乎消聲匿跡」。而逐漸受到「數位極權」如修改《逃犯條例》波及的香港人,更是四處逃難;兩位黃李人士獲得德國難民庇護,前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避難台灣。甚至台青赴中旅遊,行李中露出本國國旗,亦被舉報,演出公安輪番上門的「驚魂記」。這一切顯示,中共津津樂道的「中國夢」已經成為別人噩夢!

兩位黃李民主人士是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多年後,首次有人受到德國庇護;國際特赦組織成員指出「此舉顯示國際社會認定香港人權狀況已堪與全球最糟地區相提並論」。黃李也表示選擇對外公開此事,「是要讓全世界知道香港發生什麼事」。而只因賣大陸禁書就莫名其妙在赴中時長期「被失蹤」(情節堪比台灣李明哲),之後又因洩漏關押內幕而被中共通緝的林榮基,接受台灣媒體採訪說:「我不得不走,這是生命問題啊!」「中國治下的香港,民主與人權已從雙有淪為雙無!」他還語重心長的提到台灣:「島內很多人明明享受民主自由,卻期待與専制獨裁的中國統一。你說這些人是為利益嗎?不是如此簡單。和那些香港人一樣,這是思想問題。」

林榮基對港台文化認同做出難得剖析:「他們自認是中國人,身分認同改變了他們的文化認同;即使他們所行所為被人說是賣台或賣港,他們也不在乎,因為他們內心自豪那是為國家(民族)服務。」「你知道為何中國政權從古到今都沒能從封建専制走出來?很多人總愛比較為何中國八九民運失敗,而捷克八九天鵝絨革命卻成功。關鍵就在捷克沒有受到中國儒家文化毒害。儒家講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追求穩定政權體制,儒家禮教下的生活更有階級區別。人既然接受生而不平等,哪會有人權概念?」(註:民主自由法治都是人權的相關物或衍生物,並彼此相生相長。)

德國庇護黃台仰和李東昇,香港親中民眾表達不滿(AP)
德國庇護黃台仰和李東昇,香港親中民眾表達不滿(AP)

上述王丹到林榮基的文化覺醒,恰巧也是西方人如《百年馬拉松》作者白邦瑞等人的文化覺醒。他們原以為幫助中國現代化,從經濟、科技、外交甚至軍事讓中國走向「富國強兵」,可以促進中國「和平演變」,成為民主世界的朋友及一員,對西方有益無害。豈知中共不但堅決反對「和平演變」,而且「富國強兵」目的是恢復昔日中央帝國光榮、重建封貢體系、取代美國成為世界超強。最可怕的是,他們還否定啓蒙時期以來的普世價值及制度,要把「中國模式」(中國式極權文化及制度、中國式諜戰統戰及「藍金黃」)推展到世界,要把比歐威爾《一九八四》更恐怖的「數位極權」施行於中國,並擴及香港、台灣,以及全世界他們可滲透影響之地(影響各國「國土安全」「國家安全」)。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