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小資投資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小雪,長城新年蓋上了第一層被子」長城守望者賀文希和他的「長城日記」

2019-05-26 20:00

? 人氣

賀文希每天都在認真填寫長城保護日誌。(新華社)

賀文希每天都在認真填寫長城保護日誌。(新華社)

寧夏境內共有1507公里長城,其中可見牆體506公里,被譽為「長城博物館」。在寧夏長城腳下,生活著一批為保護長城默默付出的長城保護員,他們將自己的生活與守望長城融為一體。

5年前,在明長城腳下生活了一輩子的賀文希被當地文物管理所聘為長城保護員。5年來,他每天風雨無阻地巡查著所負責的那段明長城,用筆記錄著長城的點滴變遷,用「長城日記」訴說著他與長城的故事。

賀文希在填寫當日的長城保護日誌(新華社)
賀文希在填寫當日的長城保護日誌(新華社)

賀文希和他的4本「長城日記」

「繼續新的征程,迎接2019年,時間老人陪我們走過了365天。」這是賀文希於2018年12月31日在「長城保護日誌」上對自己、對長城寫下的話。

已入花甲之年的賀文希成為長城保護員後,每天都會騎著摩托車,花三四個小時沿著長城兩側巡查一次,摩托車到不了的地方他就步行,有時碰到山洪,登山巡查得一整天。

現在,看護長城成了賀文希生活中的頭等大事。「每天或早或晚,他都要巡查一次長城,不巡查就睡不著。」老伴兒李冬梅笑著說。

此前,只有初中文化的賀文希一直以務農為生,並無寫日記的習慣。他接下長城保護的任務後,最初只是出於責任心將巡查時的大事小情記錄下來。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老賀的記錄越來越具體,開始記錄自己的心情和感悟。不知不覺中,他已經成了長城的「夥伴」,給長城記「日記」成了每天必做的功課。

「長城邊的樹是長城的夥伴,它日夜守護在長城身邊。它身穿綠衣,現在人們為它紮上了紅腰帶、穿上了白褲子,打扮得很漂亮。」這是賀文希看到工人給長城周邊的樹木刷漆時寫下的文字。

看到初雪降臨,他寫道:「小雪,長城新年蓋上了第一層被子。」

翻開賀文希的4本「長城日記」,在他的筆下,長城周邊的樹木花草也變得可愛起來,細膩樸實的語言流露出他對長城深厚的感情。

「老賀做事很認真,除了每天認真填寫長城保護日誌,他還手繪了『下馬關長城石碑圖』,長城沿線的30多塊文物保護石碑的位置他都一清二楚。」同心縣文管所所長顧永存說,招長城保護員時,他在長城沿線村莊隨機與老鄉談話,沒想到找到老賀這個「寶貝」。

賀文希騎著摩托車巡查長城(新華社)
賀文希騎著摩托車巡查長城(新華社)

長城交給咱就一定要看好

「保護長城必須認真負責,每天巡查。如果發現問題及時彙報,時刻警戒,堅守崗位,保護好這段長城。」賀文希在他的「長城日記」中鄭重地寫道。

每次巡查長城,賀文希都會將列印的《國務院辦公廳關於進一步加強文物安全工作的實施意見》放在塑膠文件夾裏隨身攜帶。他說:「很多老百姓覺得我多管閒事,這份檔說明保護長城是有法律依據的,誰敢破壞長城誰就要受罰。」

傾倒垃圾、私自取土、架設電杆等人為破壞是長城保護的「頭號敵人」。賀文希曾痛心地寫道:「南關村地界的長城上,垃圾像小山一樣,沒有出路。」對此,賀文希隨機調整巡查時間,防止村民「插空」破壞長城。他說,長城沿線的村子多,他有時早上查,有時晚上查,就是要讓沿線群眾摸不清他的動向。

當碰到突發情況時,賀文希還會在現場緊盯不放。2年前,長城周邊要新安裝一座移動信號塔,施工隊在長城沿線堆放了20根高壓杆,賀文希害怕修建信號塔破壞長城,他每天巡查三次,晚上都在現場盯著,一周後施工隊將高壓杆運走他才松了一口氣。

自從成了長城保護員,賀文希成了鎮裏的「名人」,但也招來了一些人的嘲笑。他在日誌中寫道:「個別人把垃圾倒到長城,返回時還要偷挖一車土。此事我早也查、晚也查,路燈亮了我還在巡查,有人嘲笑我太傻,工資每天不到20元,瞎積極。」

儘管薪資微薄,賀文希依然盡職盡責。在這個「怪老頭」的看護下,村民在長城上傾倒垃圾、取土等行為明顯減少,連十歲孩童都知道不能在長城上玩耍。賀文希說:「既然幹這份工作咱就得把心思用到,這幾年村民逐漸有了保護長城的意識,基本沒人破壞長城了,鎮上和村裏有時還幫忙清理長城上的垃圾。」

讓保護長城成為大家的事

「平遠村危房改造的很多,墊地基的用土量大。有卡車夜裏拉土,由於夜靜車聲大,我連夜巡查到第三個烽火台處,聽汽車的聲音在村莊的北邊,沒有在長城保護區內動土。今天12號,7號夜裏(有人在長城)拉了一夜土。」

翻開賀文希的「長城日記」,這樣的記錄並不少見。儘管竭盡所能地守護長城,賀文希一人之力終究有些單薄,一些偷偷破壞長城的行為讓他既氣憤又無可奈何。

作為長城保護員,賀文希看護長城全靠一輛摩托、兩條腿、一根鐵棒、一張嘴。看到有人破壞長城,賀文希沒有執法權,只能靠著一張嘴連哄帶嚇;因某段長城有眾多野狗出沒,賀文希巡查時都會攜帶一根鐵棒防身……

「一個人在山裏碰到成群野狗,心裏多少都會有些害怕,每次經過都得小心翼翼。」賀文希說。

如何讓同心縣這段僅存的明長城保護下來,僅靠賀文希這樣的長城保護員還遠遠不夠。顧永存說:「將近500年的明長城在過去遭受了嚴重的人為破壞,保護長城已迫在眉睫,這需要全社會的努力,讓保護長城成為大家的事,把祖先留下來的遺產好好傳下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