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春」竟帶來民主嚴冬 遭到軍政府背叛的埃及年輕世代

2016-06-06 11:21

? 人氣

根據軍方原先公開的驅離計畫,魯蓋婭站崗的西側入口理應是示威者能夠安全撤離的出口,但事後證明這只是「一場謊言」,穆斯林兄弟會成員在舞台上大聲疾呼,警告示威者不要上當往該出口逃,但為時已晚。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該日正午,早已衝破設於邊界路障的推土機沿途夷平帳篷、直搗廣場中央,過程中甚至多次將躲避不及的民眾直接碾過,而武裝軍隊也於傍晚時分抵達廣場中央,突襲示威者最後僅存的少數藏匿處:一棟空大樓、鄰近的醫院及拉比亞清真寺。

當天晚間5時30分,槍炮聲暫時停歇,營內又見廣播宣佈西側將開放一個安全出口,在與母親及妹妹會面後,魯蓋婭母親哭喊著:「他們要清空廣場,他們要撤離我們,我們得趕快逃。」面對拒絕逃離的魯蓋婭,她母親情急之下朝她臉上重重打了一巴掌。最終母女3人成功躲過沿途士兵往出口逃去,而她們身後的多個建築清真寺、醫院、主舞台已陷入一片火海。

埃及內政部長易卜拉欣(Mohamed Ibrahim)於8月31日告訴支持軍方的CBC電視台,「據官方統計,死於拉比亞廣場內的實際人數約40多人」,並指控穆斯林兄弟會謊報死亡人數,「刻意將屍體從其他省份搬運至開羅伊瑪目清真寺(Iman mosque)內,然後宣稱這些人是不幸喪生於拉比亞廣場內。」

穆斯林兄弟會對外公佈,已有約6000多人在該場暴力鎮壓中喪生和1萬人受傷,但埃及當局最終只承認有149人死亡,說法天壤之別。據獨立人權組織估計,14日當天約有1千人在12小時內遭軍隊殺害。

軍方扶植成立的政府宣告,自14日起實施一個月緊急狀態,同時對首都開羅和幾個省份實施宵禁,時間由晚間7時到清晨6時。

該場血腥鎮壓過後,埃及當局再度列穆斯林兄弟會為「恐怖組織」,禁止其一切活動。1954年至2011年,穆斯林兄弟會也曾被當局禁止活動。

合法性來自民意?

2014年年初,埃及當局積極籌辦一場新憲法草案公投,外界皆認定賽西是在為日後總統大選試水溫。面對一個用武力推翻合法政權、卻想透過選票來將其合法化的當局,對此許多穆爾西支持者感到相當諷刺。

軍方政府自此已禁止一切示威遊行活動,穿著伊斯蘭傳統服飾上街、或任何與伊斯蘭教有關的行為,都被政府認定可能是伊斯蘭教徒,皆有被警方逮捕拘留的風險。

公投日當天,魯蓋婭和妹妹及其友人因試圖阻止警方強行帶離2位著頭巾的穆斯林少女,而一併遭警方逮捕。抵達警局後,警方將魯蓋婭一行人關進一間無窗戶的暗室,室內已有6位男孩因就讀穆斯林學校而遭警方關押,警察甚至用其衣物矇上他們的雙眼。隨後魯蓋婭一行人又被帶到另一間已關押30多位成年女性的狹窄牢房。除了幾乎是密不透風、加上多位婦女在牢房內抽煙,環境相當糟糕。

喜歡這篇文章嗎?

李忠謙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