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穌被釘十字架前受審時的大理石階梯,為何成了到羅馬朝聖者的必訪之處?

2019-04-17 20:10

? 人氣

羅馬聖階梯(曾廣儀攝)

羅馬聖階梯(曾廣儀攝)

為天主教教友來說,位於羅馬聖若望區(San Giovanni in Laterano)的「聖階梯」(Scala Santa)是一個非常重要且具有特殊意義的階梯,它也是來羅馬朝聖者必訪之處。

 羅馬教區代理主教德·多那提斯樞機祝聖(曾廣儀攝)
羅馬教區代理主教德·多那提斯樞機祝聖(曾廣儀攝)

因為據傳說,這階梯是耶穌在被釘十字架前受審時的大理石階梯;300年來它一直被木板覆蓋著,經過一年多的修護,終於在2019年4月11日, 在世界各國記者及貴賓們的見證下,由照管此處的苦難修會(Passionisti)會長桂爾拉神父(Francesco Guerra)親自主持開幕大典,而在羅馬教區代理主教德·多那提斯樞機(Angelo De Donatis)的祝聖下,重新以原大理石面貌展現在眾人眼前,此原貌只為期兩個月,60天。為保護其大理石,等木板修復後,在天主教的五旬期,將會再度重新鋪上。

聖階梯修護中(曾廣儀攝)
聖階梯修護中(曾廣儀攝)

修護的工作,是由梵蒂岡博物館負責。在梵蒂岡博物館的藝術贊助人(Patrons of the Arts in the Vatican Museums)的支持下,順利完成這階梯和穹頂及兩旁的壁畫修復工作,這些壁畫與普通的濕壁畫在技巧上有所不同,它們是特殊的蛋彩畫。

聖階梯的穹頂(曾廣儀攝
聖階梯的穹頂(曾廣儀攝

祝聖當天,在場人都親眼見證到這堅硬的大理石台階因長年跪拜,竟出現了凹陷,為此,在1723年,也就是三百年前教皇*依諾增爵十三世(Innocenzo XIII ) 決定用核桃心木覆蓋來保護它。

*羅馬曾屬教皇國,所以之前Il Santo Padre 一直翻譯為教皇,而今天已改口為教宗了。

為鐵窗鍍金的古物修補人員(曾廣儀攝)
為鐵窗鍍金的古物修補人員(曾廣儀攝)

在祝聖的前一天,記者隻身來到聖階梯朝聖地,只見工作人員們,都只穿著襪子,還在忙碌著做最後的潤飾。在參觀中,巧遇了一位正在為窗櫺鍍金的修護師,閒聊中,她表示自己是一位法國人,但因為在義大利工作了25年了,所以能夠操持著流利的義大利文。她接著強調自己擁有的專業,沒有比留在羅馬更可以一展所長之處。雖然,她也曾經參與過巴黎聖母院的修補工作,但是羅馬擁有的寶藏,讓她選擇在此貢獻心力。自開工以來,她每天都在這個如此神聖的地方工作,如今在大工告成的前夕,面臨即將卸下大任,把辛勤的成果呈現在眾人眼前,她形容此刻的心情,是參雜著難以言喻的興奮和一絲絲的不捨。

羅馬聖階梯朝聖地(曾廣儀攝)
羅馬聖階梯朝聖地(曾廣儀攝)

然而,什麼是朝聖地呢?

為了了解這朝聖地,記者在一個初春的清晨,特別造訪了這個從公元1858年以來,就受到天主教教宗庇護九世(Pio XIV) 特別委託,專職照管這朝聖地的「苦難修會」( passionisti),請會長桂爾拉神父(Francesco Guerra)為您介紹這神聖處所。

桂爾拉會長(曾廣儀攝)
桂爾拉會長(曾廣儀攝)

留著小鬍子,和藹可親的桂爾拉神父,在此工作了8年了,感謝他在百忙之中抽空接受訪問;他首先說明了朝聖地在天主教所代表的意義:朝聖地(Santuario),指的是喚醒靈魂之處,是找尋靈性生活意義的地方:通常是為記念一位聖人或殉道者; 或者與耶穌生平事蹟有相關聯處;再則就是因耶穌的母親聖母瑪利亞顯奇蹟而建造的。

至聖小堂一景(曾廣儀攝)
至聖小堂一景(曾廣儀攝)

聖階梯朝聖地

桂爾拉會長接著解釋,羅馬拉特朗大殿的聖階梯朝聖地(Santuario della Scala Santa),之所以舉世聞名,它獨一無二之處,是因為在這2500平方公尺的大樓裡,擁有4座小堂,5座台階,其中位於正中間的台階,是耶穌在被釘十字架前,前往受審時所走的台階,因此被稱之為「聖階梯「(La Scala Santa)。另外,這聖階梯連接著一處世界最神聖的地方:「至聖小堂「(Sancta Sanctorum),此處曾是歷屆教皇的私人小堂。

拉特朗大殿建築群(曾廣儀攝)
拉特朗大殿建築群(曾廣儀攝)

羅馬教區主教座堂:拉特朗大殿

會長表示,要介紹這朝聖地,首先要認識拉特朗大殿(La Basilica di San Giovanni in Laterano). 這聖殿是羅馬四大特級宗座聖殿的第一座,建造於公元七世紀時期,最早期屬於教皇的大殿,也是天主教會的母殿堂(madre di tutte le chiese),更是羅馬朝聖七大殿之一,本身是一個建築組群,包含大殿,尖碑,主教公署,大學和聖階梯朝聖地等;它們享有義大利國家對羅馬教廷承認具有治外法權的特權,也就是說,是屬梵蒂岡的管轄權。最重要的是拉特朗大殿是羅馬教區的主教座堂;伯多祿的繼承人「教宗「,不但是天主教的領導人,也是羅馬的主教。正因如此,每位新任教宗,在梵蒂岡就職後,都要來此大殿接受成為羅馬主教的就職典禮。

訪問到此,會長風趣地跟記者表示,他不是維基百科,不是百科百度,更不是導遊,他的職責是傳達教義,讓人看到教會的美和其精神,他說:天主教在歷史的長河中流淌,無論是來朝聖或是參觀的人,必須走進這歷史故事中,才能了解它存在的意義。

拉特朗大殿內部(曾廣儀攝)
拉特朗大殿內部(曾廣儀攝)

簡史

會長表示,談到天主教教宗,首先要追朔到西羅馬帝國的皇帝-君士坦丁大帝。他在公元313年,正值中國西晉永嘉年間,頒布了「米蘭詔書」( editto di Milano),宣布信仰自由,從此以後,天主教成為羅馬帝國的合法宗教。接著,天主教會在此拉特朗貴族家族的建築物上,建立了第一座大殿,就此羅馬的主教,也就是當時的教皇,就一直在那兒直到XIV世紀(中國元朝)。

這大殿是全世界最古老的大殿,連聖伯多祿大殿都比它晚。然而,正如俗語所說「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今天我們所見到的這大殿,也是經過歲月累積,長年更新代換所成就的。

後來,教皇搬到法國南部的阿維尼翁市(Avignone)後,這兒因天災人禍,無人整理, 大樓破損嚴重被荒廢。在法國,經歷了9任教皇,約是70年左右之後,當教皇從法國回到羅馬,就選擇了搬到羅馬梵蒂岡山丘上,最主要原因是那兒有座天使古堡(Castel Sant'Angelo),是軍事重地,對其安全措施有所保障。

300年後被修復的大理石聖階梯(曾廣儀攝)
300年後被修復的大理石聖階梯(曾廣儀攝)

中世紀時,約是中國明朝時期,教皇西斯廷五世(Sisto V ),聘請了他最親信的建築師豐塔那(Domenico Fontana)拆除並且重新設計建造整個聖若望區。西斯廷五世是一位最具爭議的教皇之一,他的任期雖然只有五年(從1585到1590 年),卻為羅馬做出了非常多的貢獻。特別是在城市規劃上:道路規劃,尖碑地標,水道,橋樑,噴泉等。另外值得一提的貢獻,就是帶領100多為位工作人員, 40位左右畫家重建這座「聖階梯朝聖地」。

聖洛倫佐小堂(曾廣儀攝)
聖洛倫佐小堂(曾廣儀攝)

聖階梯朝聖地:

這朝聖地,建築在面對拉特朗大殿的右側,是一棟大樓建築物,內部分成兩層,進門處,只見5座不同通往二樓的階梯,連接著4個小堂,一個是獻給聖洛倫佐(San Lorenzo), 一個是十字架小堂,一個是獻給聖西爾維斯特(San Silvestro),最後一個就是最知名的「至聖小堂「(Sancta Sanctorum) .

耶路撒冷耶穌受難地圖,5號為階梯處(曾廣儀攝)
耶路撒冷耶穌受難地圖,5號為階梯處(曾廣儀攝)

五個階梯的正中間那座,就是「聖階梯」。兩邊牆壁上,繪滿了新約全書的故事。這座階梯,傳說是天主因聖神化身為人的耶穌, 祂為世人贖罪在耶路撒冷被判刑,釘在十字架上前,接受總督彼拉多(Pilato)審判的階梯。

聖經記載著耶穌說的: 「我來,卻是為叫他們獲得生命,且獲得更豐富的生命」(若望福音10:10),祂經歷人類的生與死,來傳達「道路,真理和生命」(若十四6),死後三天復活升天。

獨自與耶穌在苦路相遇的階梯(曾廣儀攝)
獨自與耶穌在苦路相遇的階梯(曾廣儀攝)

後來,君士坦丁大帝的母親艾連娜(Elena),把這階梯從耶路撒冷運回來,贈給與君士坦丁大帝同時期的教皇西爾維斯特一世(Silvestro I),放置在當時的主教府裡。據傳說是在1450年的一個夜晚, 眾信徒手持火炬,在祈禱和歌聲中,把這28層白色大理石遷移到此朝聖地的;它是如此神聖,連建梯工人都不敢踐踏,是從上慢慢往下舖的。今天,上這聖階梯只能用雙膝跪拜著上去,誠如好友Giuseppe向記者表示: 這是基督徒獨自與耶穌在苦路相遇的最珍貴的朝聖地,在此可以緬懷基督被逼害、被出賣、受侮辱、受唾棄、被鞭笞,接受苦難直至死亡的經歷。

帶有十字架記號的台階(曾廣儀攝)
帶有十字架記號的台階(曾廣儀攝)

祝聖當天,修護團隊負責人比歐利尼(Paolo Violini)先生告訴記者:當我們把木板拆除時,在台階上找到令人振奮的發現,我們發現了那些信徒和朝聖者們塞進留下的祈福紙條,硬幣,照片,感恩便條等,我們還發現了三處有十字架記號的台階,那刻,我們確定了這聖階應該用最原始的方式呈現給眾人欣賞。 」

尋找真正的感動(曾廣儀攝)
尋找真正的感動(曾廣儀攝)

桂爾拉會長證實這個說法,他表示在階梯的第二,第十一和第二十八層,有釘有十字架鐵片和銅片標誌記號,據說是當時耶穌基督滴下寶血處,所以當我們親身去跪拜,去觸摸,去體驗,抬頭仰望耶穌被釘十字架的壁畫,此刻,無聲勝有聲。

滋潤心靈,讓生命充實,有希望(曾廣儀攝)
滋潤心靈,讓生命充實,有希望(曾廣儀攝)

另外,充滿幹勁兒的年輕工作人員,艾米里阿諾(Emiliano)也感性附和地說,他在此工作了一年多,每一天都是感動,看著多少的淚水滴在那木板上,他認為信仰可以滋潤我們的心靈,讓我們的生命充實,有希望。

主持祝聖儀式的桂爾拉會長(曾廣儀攝)
主持祝聖儀式的桂爾拉會長(曾廣儀攝)

桂爾拉會長還向記者分享一件不可思議的歷史:這些1700公尺的壁畫當時是在一年半內完成的,據記載西斯廷五世當時就已經有所謂的團隊組織:從創意、設計師、工程師、藝術師、領工到工人…它不像一般的壁畫由一位出名的畫家領導,以其風格作畫,在梵蒂岡檔案室還可以找到資料,可以查證,壁畫是由40位畫家共同合作完成任務的。

藝術不但可以創造美麗的見證,也是傳福音的工具(曾廣儀攝)
藝術不但可以創造美麗的見證,也是傳福音的工具(曾廣儀攝)

他強調,雖然畫風非常不同,但是重要的是,其內容是從聖週四耶穌被出賣一直到祂復活升天的故事,讓每個人一看就都能清楚明白。

從這,我們可以了解福音的見證不需文字,語言一樣能傳達,就像教宗方濟各說的:藝術不但可以創造美麗的見證,也是傳福音的工具…透過美學,教會在對神的啟示做詮釋。

耶穌基督滴下寶血處(曾廣儀攝)
耶穌基督滴下寶血處(曾廣儀攝)

神父接著感性地說:在這裡,可以完全沉浸在聖靈的果實中,當辛苦地跪上台階,看著兩旁的畫,記得耶穌為我們所做的一切,除了感受那身體上的艱難,就是反思人生的意義。什麼是一個無憂無慮的生活?從痛苦中可以讓我們學得更多更堅強?教宗方濟各強調的「奉獻精神」(Devozione Popolare),在這兒完全能深深體會到,它比書本上的道理更實際,它傳達的是真生命,是真情感!

開啟至聖小堂 (曾廣儀攝)
開啟至聖小堂 (曾廣儀攝)

至聖小堂

跪到聖階梯盡頭就到了從第九世紀被稱為「Sancta Sanctorum」的「至聖小堂」, 中文直譯是「最神聖的地方」 。推開那扇千年鐵門進堂,頃刻間就感受到一股磅礴的神聖氣息直入體中。堂中祭台上方有馬賽克鑲寫著的:「這世界,沒有比這裡更神聖的地方」(NON EST IN TOTO SANCTIO ORBE LOCUS),「渺小」是唯一可以用來形容我此刻心境!這高聳而別具風韻的小堂,雖面積不大,卻充滿著豐富的歷史和神蹟,絕對讓朝聖者嘆為觀止。

最神聖之處 (曾廣儀攝)
最神聖之處 (曾廣儀攝)

桂爾拉會長解釋: 之所以是「最神聖之處」就因它是最早期教皇祈禱的私人小堂,也因此,有「中世紀的西斯廷」譽稱。

全世界僅有一位教宗/教皇,所以全世界也只有一座私人祈禱堂,回首再望,這兒經過了多少任教皇的祈禱,它卻依舊佇立,並曾輝煌過長長的1000年!這教皇小堂一直到25年前才被開放參觀。

「這世界,沒有比這裡更神聖的地方」 (曾廣儀攝)
「這世界,沒有比這裡更神聖的地方」 (曾廣儀攝)

桂爾拉會長特別提到:來此,除了抬頭認識聖人故事的壁畫,敬仰祭台頂端早期東方教會時期的拜占庭馬賽克耶穌像, 還可以敬拜祭台後牆上非人手繪聖畫像(Acheropita ,直譯:非人手繪畫),傳說中,此被銀包住的耶穌聖畫像是聖路加(San Luca)在夢中由天使指引完成的,是第一個耶穌人形面像,是畫在核桃木上的。

拜占庭馬賽克耶穌像與非人手繪聖畫 (曾廣儀攝)
拜占庭馬賽克耶穌像與非人手繪聖畫 (曾廣儀攝)

另外,祭台下有一個全世界獨一無二的聖髑(Relique),是一個從公元800年(唐朝)左右就存在的大柏木箱,裡面存放最早期羅馬殉道者的遺體,其中據說還包括了伯多祿和保羅的頭顱,會長解釋:早期許多教堂是建造在殉道者的殉道處,但是拉特朗大殿卻不同,因為它是皇帝所贈與的所在地,是教皇的聖殿,所以沒有殉道事蹟。

用做祭台的大柏木箱(曾廣儀攝)
用做祭台的大柏木箱(曾廣儀攝)

早期,人們將聖人或殉道者的軀體交給教皇,由教皇把他們存放在拉特朗大殿的此大木箱裡,後來才轉移到此小堂;值得一提的是,羅馬的聖伯多祿和聖保羅教堂都供奉著他們的遺體,但是據說他們的頭顱卻在此箱中,今天用水銀固定,供奉在拉特朗大殿中央祭台上。

至聖小堂內景 (曾廣儀攝)
至聖小堂內景 (曾廣儀攝)

這小堂在公元1277,中國西夏時期,因大地震遭毀,於1278-80左右,由教皇尼古拉三世(Nicolò III)重新建造,然後中世紀時期西斯廷五世做了翻修,並於1990-1994年再做了修補。

找尋心靈去處 (曾廣儀攝)
找尋心靈去處 (曾廣儀攝)

會長神父再三表示:來此,不是只來旅遊,參觀,或是來欣賞藝術,而是實地的體驗,是反思,是找尋,透過聖神找尋心靈的去處。

體會到身,心,情感的合一! (曾廣儀攝)
體會到身,心,情感的合一! (曾廣儀攝)

在離開前,他慎重地表示:人,不是冷血動物,不可能只有理性沒有情感;而信仰,也不可能只用理性來衡量,我們是情感的動物,是有血有肉的身軀,當母子擁抱,情人視線交集時,不需分析沒有目的,無言的愛已經傳達出來了…。來到這,你看不到雀躍的心,許多人更是含著淚離開的,並不是因受到身體跪著的痛,那是因體會到耶穌的經歷,反思自己,而宣洩出交織的情感,他鏘鏘有力地說: 只有跪過,才能體會到身,心,情感的合一!

生命是存在的 (曾廣儀攝)
生命是存在的 (曾廣儀攝)

走出這朝聖地,腦海裡突然浮出得過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的「絕美之城」,彷彿記得最後一幕當修女慢慢爬上這聖階梯,有個聲音說著「事情總是以死亡而結束,但首先有生命存在。所有的一切都隱藏在無處不在、無休不止的的噪音之下…,但,除此之外,一切都是浮華雲煙,最終不過是一場戲。

是的,我們都在尋找人生中一種真正的感動,生命可以說是是流動在不同的美之中。但是,這種真理的美,不是能在電腦上可以搜索到的,必須透過「心」去感受的,去找尋。透過這些感受,或許那終極的人生意義有了另一層含義了…

我是「回家人「 (曾廣儀攝)
我是「回家人」 (曾廣儀攝)

猶記起一位修女跟我提過:我們都需要天主,尤其是對度奉獻生活的人。她說,天主並不需要我們的恭敬朝拜,天主內在已有圓滿的愛,圓滿的生命,圓滿的真善美,我們的讚頌恭敬,並不能絲毫增加祂內在的榮耀。是我們需要祂,因為我們是有限的,我們時時刻刻可以到祂那兒,在祂泉源那兒找回力量與愛,今天,來到這朝聖地,可以感受到的就是這些「回家人」的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