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皇室、塔信勢力皆弱化,大選後泰國新政治寄望於新世代

2019-04-05 14:00

? 人氣

巴育執政吸納前政府的民粹政策,讓親軍方政黨獲得最多選舉票。(美聯社)

巴育執政吸納前政府的民粹政策,讓親軍方政黨獲得最多選舉票。(美聯社)

泰國於三月二十四日舉行睽違八年的全國大選,這也是泰國二○一四年軍事政變後,歷經軍政府數度推遲才實現的選舉。

迥異於一般選舉的民主常態,泰國大選開票結果出爐(在官方訂的五月九日正式選舉結果公布日之前,一切都是非正式選舉結果),但勝敗各自解讀,對於如何產生新政府更是莫衷一是,泰國恢復民主仍有漫漫長路。

開完票才要開始「喬」新政府

這種「有選等於沒有選」的狀況看似荒謬,但這卻是「泰式民主」的主要特色。

對泰國政治而言,大選是各種政治勢力展現實力的方式,選舉結果呈現出各個政治集團民意基礎的強弱與分布。大家在這個實證基礎上,開始進行各種政治方案的嘗試,用台灣的政治術語,就是選舉結果是拿來「喬」出新政府的工具。

絕大多數民主體系的選舉結果都只有「量」的意義,開票結果「一翻兩瞪眼」,得票數或議席數立即對應新政府的組成,這是「不可逆」的。

泰國政治就不一樣了,選舉結果除了「量」的意義,更有「質」的效應。選舉結果甫公布,泰國憲法與選舉法中,有關組成政府與產生總理規定的相悖之處,就凸顯出來了。

泰國憲政體制是「內閣制」屬性,但在運作上卻幾乎悖離內閣制的基本原則。在已故的蒲美蓬國王時期,泰國「半民主」的最大特徵之一,就是國會大選與總理人選脫鉤。

一九八○年代,秉上將在國王任命下,三度以「不隸屬政黨,不參與選舉」的局外人身分,在三屆大選後皆出任總理。此次大選,泰國軍政府通過的選舉法延續這種「局外人」總理的設計,政黨在選前就必須推出總理候選人,人選不必是當屆的國會議員。

新皇發表三道皇室諭令干涉政治

此外,憲法規定,總理產生方式是由選舉新產生的眾議院五百席,加上由軍政府任命產生的參議院二五○席,共同推選。

這一種「稀釋」眾議院大選席次的做法,將可能造成組閣權與總理人選不一致的狀況,即國會(眾議院)多數黨政府領袖不是總理,總理所屬政黨聯盟在眾議院是少數黨,內閣制精神將蕩然無存,議會政治也可能永無寧日。

這次大選是「後蒲美蓬時代」的首次全國大選,從選舉過程到選舉結果所引發的一連串憲政問題,其根源是缺乏蒲美蓬國王做為政治合法性的最後裁決,環環相扣的政治問題將匯成風暴,形成泰國政治合法性危機。

首先,尚未進行登基加冕的泰國拉瑪十世國王瓦吉拉隆功,在這次大選中主動且明顯地介入,發表三道皇室諭令直接干涉政治。

第一道諭令,是選前對皇姊烏汶叻公主成為「泰衛國黨」總理候選人表示反對,維護王室成員不涉及政治的傳統。

第二道諭令是在大選前一晚發布,呼籲全國人民選擇「好人」來治理國家,不要讓壞人藉由選舉掌握國家政權。

泰國未來前進黨黨魁塔納通深受年輕族群歡迎(美聯社)
泰國未來前進黨黨魁塔納通深受年輕族群歡迎。(美聯社)

第三道諭令是大選結果初步呈現後,褫奪前總理塔信獲頒的皇室榮銜,因彼時各親塔信政黨已籌組眾議院過半數席次的政黨聯盟,宣布將組成政府。

「拋棄式」憲法為泰國政治特色

這是一種全新的王室政治角色形態:「世俗化」與「工具化」。國王成為日常政治的當事者,皇室諭令成為操作政治事務的工具,王權威望的「淺碟化」是泰國政治合法性危機原因之一。

其次,目前泰國使用的憲法是一九三二年行憲迄今的第二十部憲法。泰國憲法平均壽命只有四年多,「拋棄式」憲法是泰國政治的特色。

憲法在泰國政治以及泰國人民心目中的地位低微,是一種政治協議備忘錄的概念。過去在蒲美蓬國王的無上權威之下,憲法可有可無。

然而,當前的國王並無先皇威望,而是仰賴憲法條文對王室地位與國王特權的保護。在泰國這個幾無憲政主義傳統的政治體系與公民社會裡,「憲法存續」很輕易變成政治議程,憲法的高度不穩固,是泰國政治合法性危機原因之二。

再者,一四年政變後透過「國家維持和平穩定委員會」(維穩會)執政迄今的巴育軍事政府,在這次大選中有親軍方的「公民力量黨」提名巴育為總理候選人,在選後籌組政府與推選總理的議程上,不論巴育是否出任總理,維穩會續存或解散是關鍵問題。

若維穩會續存做為軍方監督及干涉選後政治的太上機構,在憲法不穩與憲政主義薄弱的狀況下,軍事政變成為政權合法性的決定者,是泰國政治合法性危機原因之三。

這次大選已徹底改變本世紀泰國「紅衫軍對抗黃衫軍」的政治格局,新的政治版圖呈現出「民主陣營對抗威權集團」的新形態,泰國軍方以政治從業者的新身分參與泰國「恢復民主」的進程,共同形塑泰國議會民主的圖像。

街頭群眾抗爭轉向憲政體制改革

換句話說,泰國軍方已經由參與選舉「漂白」,成為政治議程上的主體,反軍方勢力難以有發動街頭抗爭的號召力與正當性。

此外,塔信體系過去的許多惠民政策(或被稱為民粹政策),都在巴育軍事政府執政的這些年間被吸納且持續推動,這也是親軍方政黨獲得最多選舉票的主因之一。

巴育與公民力量黨未來若執政,將會效法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危機前,泰國軍事強人查瓦利與其「新希望黨」的發展模式,透過軍事體系推動與強化地區發展,建立厚實的草根支持力量,「泰國北部與東北是塔信家族天下」的局勢,將被徹底打破。

不論就民主陣營或威權集團,政治角力的主要場域將在議會與公民社會論壇,憲政改革的議程,不論是修憲甚至制憲,都將很快成為政治攻防議題,街頭抗爭將是比較後面的選項。

然而,一旦進入修憲或制憲的政治議程,新的議題必將是憲法裡王權與軍權保障條款,這無疑是高度政治敏感的問題,下階段泰國政治不穩定之源亦在此。

這次大選最引人注目的是新世代政黨「未來前進黨」的異軍突起,以及最老牌政黨「民主黨」的邊緣化。「首投族」在這次睽違八年的大選中占了一六%,成為影響大選的關鍵族群。

沒包袱,新世代將塑造泰國新政治

進入國會的這批泰國政治新世代,並沒有「塔信與反塔信」的政治包袱,也容易自守舊的王權思維與皇室效忠的框架中抽離,展現具自主性的新政治思維與政策主張。

塔信曾經是二十一世紀泰國的「新政治」典範,與保守的民主黨勢力、封建的皇室軍權體制,進行議會與街頭的抗爭。

然而,塔信體制已在這次大選後進一步被削弱,在新的政治格局裡,與塔信「為泰黨」結盟的未來前進黨,將很有可能主導民主陣營的政治策略。這將拉高泰國政治鬥爭的層次,擺脫舊的階級與地域對抗格局,豐富政治議題內涵,注入區域與全球政策思維,泰國塑造另一個「新政治」,可以樂觀預期。(本文作者為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特聘教授兼人文學院院長)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