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愛憎韓國瑜─台灣集體焦慮的顯影

2019-03-29 06:20

? 人氣

民進黨對北京的恐懼已經到了常人難以理解的程度,因為自己做不到,愈發恐懼別人做得到,動輒以「統戰陷阱」框限兩岸正常交流,韓國瑜在大陸媒體面前,坦言中華民國、蔡總統,不斷強調自己是民選首長,受選民以選票付託,必須以人民為念,嚴厲反駁他選總統老婆可以選市長之說,「通通你們一家人做就算了,這誰能接受?這不是在開玩笑嗎?為何要這樣惡意設計?這等於在醜化,這不是公天下、根本是家天下了,哪有這種搞法?」這正是附送給中國大陸最生動的「民主」教材,真要「統戰」還說不準是誰統戰誰,韓國瑜特別嗎?不!是民進黨太怯懦。

民進黨推倒民主崩壞的第一張骨牌

韓國瑜曾說沒有「韓流」只有民怨,「柯文哲現象」是因為討厭國民黨兼及討厭兩黨惡鬥,「韓流」崛起逆轉為「討厭民進黨」,民進黨愈是反常打韓,愈強化「討厭民進黨」的民意情緒,韓國瑜訪星馬回程百人接機,訪問港澳深廈回程立刻暴增為千人接機,民進黨再不冷靜,很難想像待韓國瑜四月訪美返國接機會是何種盛況,國民黨提名從初選、「徵召初選」、又迸出一個「特邀初選」,愈來愈出格,究其原因,一是民進黨「不能輸」的反常焦慮,擴大了國民黨「一定要贏」的不正常焦慮,二是民意「討厭民進黨」的急切,讓拱韓狂熱到了勢已難擋的地步,孰令致之?

二0二0總統大選的情境是,現任總統可能被所屬政黨踢下來,不得連任;才當選就任不到一年的直轄市長可能被所屬政黨拱上去,直攻大位;這兩者,都不能說是民主政治的正常現象,焦慮與狂熱交錯激盪下的大選,不會是祝福,可預見的社會分裂傷痕,換了總統都未必能癒合,處境艱難的蔡英文不能怪別人,因為民主崩壞的第一張骨牌,正是民進黨推倒的。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50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