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川普為何承認以色列對戈蘭高地的主權?

2019-03-30 05:40

? 人氣

跨界的認同

聯合國隔離接觸觀察員部隊(UNDOF)在1974年進駐戈蘭高地,維護了近40年的以敘和平,1974年的隔離接觸協定也因此被視為中東最成功的協議。但即便戰火平息,人民的苦難似乎仍未消停。據統計,戈蘭高地上現有30多個猶太定居點,2萬名猶太人,2萬多名敘利亞人,多為德魯茲教派的信徒,也有少數阿拉維派信徒。而德魯茲人與此地的淵源早在16世紀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時便開始了,現其多分散在敘利亞、黎巴嫩、約旦與以色列四國內。德魯茲人之所以常要穿越戈蘭停火線,一是為了到敘利亞的卡松山朝聖,二是為了跨界貿易、三則是為了返鄉探親或結婚,歷經多年的前仆後繼,以敘雙方終於有限度地放鬆了戈蘭的關防。

1988年,以色列開放境內德魯茲人神職人員至敘利亞境內朝聖;2005年,第一車德魯茲蘋果由以色列開出,越過戈蘭高地進入敘利亞,這也是以敘久戰多年後的首次通商;但除此之外,邊民互動仍有很大的不便。以跨界通婚為例,1967年六日戰爭後,以色列雖允許境內的德魯茲新娘嫁到敘利亞去,卻不准許她們返鄉探親,而這些身著婚紗的新娘獨自穿越邊境時,心裡也知道,這會是張有去無回的單程車票。2004年的以色列電影《敘利亞新娘》(The Syrian Bride)便以德魯茲跨界新娘為主角,描繪戈蘭高地上被邊界割裂的民族活動。女主角身著白紗、獨自穿越軍事關防的場景,相當震撼人心。時至今日,仍有許多德魯茲跨界新娘得隔著鐵絲網廣播,才能與高地另一側的家人互報音訊。

《敘利亞新娘》劇照,取自網路。
《敘利亞新娘》劇照,取自網路

1981年以色列通過戈蘭高地法後,便開放具敘利亞公民身分的德魯茲人與阿拉維派信徒登記以色列公民。但只有大約不到10%的德魯茲人前去申請,其他人仍保持著敘利亞公民身分,但改持以色列護照,也享有以色列一切社會福利。長久下來,德魯茲人的國族認同發生了變化。老一輩德魯茲人普遍親敘利亞,主張敘利亞統一,並認為自己是敘利亞人,只是現在被以色列侵略者統治;年輕的德魯茲人中則漸有親以色列的聲音,他們或許不否認自己是敘利亞人,但也不排斥成為以色列的一分子。在他們眼中,以色列政治清明、基礎建設良好,與敘利亞形成強烈對比,如果是在以色列本土念書的德魯茲學生們,這種衝擊往往更強烈。國族認同的分歧導致無數德魯茲家庭失和,父母責怪子女忘本,子女認為父母逃避現實,特別是2011年敘利亞內戰爆發後,改登記為以色列公民的德魯茲人數更是大為增加。但當川普宣佈要承認以色列擁有戈蘭高地主權後,當地的德魯茲人卻紛紛穿上全黑的傳統服飾,舉著敘利亞國旗與阿賽德肖像上街抗議,老少皆然。跨界民族的認同,或許向來連當事人都很難說清楚。

喜歡這篇文章嗎?

劉燕婷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