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梵蒂岡仰望星空,信仰與科學也能攜手:專訪梵蒂岡天文台副台長—穆勒神父

2019-03-05 17:00

? 人氣

過去的科學會士所使用的望遠鏡。(曾廣儀攝)
過去的科學會士所使用的望遠鏡。(曾廣儀攝)

穆勒神父首先向記者介紹了近百年來教宗天文台的歷史,他說:天主教和科學研究關係淵源流長,聖座成立天文研究可以追溯到十六世紀下半葉,當時教皇格雷戈里十三世(Gregorio XIII)為了研究日曆改革,在梵蒂岡城國裡建造了一間「風之塔」(Torre del Vento)。他匯集了天主教會的天文學家會士們共同來做研究,並且於1582年成就了現今全世界共同使用的「公元/西元」這是一項日曆改革的重舉,也是天主教與科學對話的開端。

研究中心的儀器。(曾廣儀攝)
研究中心的儀器。(曾廣儀攝)

在公元1600年間,義大利誕生了一位被譽為「科學之父」的伽利略(Gellieo Galilei),他的成就對後世的影響之深,是難以用簡短的文字來形容的,其中,他對望遠鏡的改良,大大影響了人類對天文學的發展。為此,卻也讓宗教與科學起了衝突,他也因其「天體運行」學說,而被天主教會判定為「異教徒」。他的冤屈,一直到百年之後才獲得洗雪;教宗若望保祿二世(Giovanni Paolo II),於1984年時,公開承認當年教會對伽利略的行為是不正確的,然而就因為當時教會不願意承認伽利略的理論,從此宗教與科學研究的矛盾,就成為後人一直在討論的熱門話題。

緬懷希奇神父和幾位教宗。(曾廣儀攝)
緬懷希奇神父和幾位教宗。(曾廣儀攝)

為此,穆勒神父進一步向記者解釋:事實上,天主教會並沒有完全拒絕科學,他提到在十七世紀,公元1800年間,適逢中國清朝的衰落期間,在義大利也出現了一位對科學研究做出很多重要貢獻的耶穌會神父:希奇(Angelo Secchi),他是當時羅馬學院天文研究所(Collegio Romano)的主任,:因創造天體光譜學(Astronomy Spectroscopy),從而發現4000顆星,希奇神父,是第一位研究星系以及其衍生各種性質的科學家神父。

青蔥幽靜,別有洞天的梵蒂岡天文台。(曾廣儀攝)
青蔥幽靜,別有洞天的梵蒂岡天文台。(曾廣儀攝)

穆勒神父表示,希奇神父當時的成就,梵蒂岡天文台都把它傳承下來至今日:發表論文,與最著名的科學家們不斷交流保持聯繫,參加國際科學考察和會議,並成為眾多義大利和外國學院的成員。在希奇神父的領導下,當時梵蒂岡的天文研究已在世界展露了頭角。

過去聖座在羅馬的天文台。(梵蒂岡天文台提供)
過去聖座在羅馬的天文台。(梵蒂岡天文台提供)

觀察研究天文的基本要素就是天文台的選擇,地球大氣是首要條件,還需要寧靜度高,視野廣闊並且地勢得高。

最初始的聖座天文台,是設在市中心的教堂頂樓陽台上,隨著時間演變和城市的發展,天文台在羅馬的地點就一直在遷移,從教堂頂樓陽台到山丘上的市政廳等。

1861年義大利統一,聖座失去了羅馬領土,退到城市西北角的梵蒂岡,當時研究天文的羅馬學院自然歸屬義大利管理,而當時的教宗良十三世(Leone XIII)是一位努力推動科學研究的教宗,於是於1891年在梵蒂岡城內又建立了一座屬於自己的天文研究中心,再度證實天主教會對科學的重視。在城國裡,他設立了6個天文台,並請了四位修女把40萬顆星星規劃整理做成目錄。天文中心當時最重要的貢獻是參與在巴黎的「天空之圖」(Carte du Ciel)國際觀測天空專案,也因此讓梵蒂岡被國際承認。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