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世代觀點:左派可能不知道的北歐模式真相

北歐福利國家的模式未必適合每個國家。(圖為芬蘭圖爾庫)

北歐福利國家的模式未必適合每個國家。(圖為芬蘭圖爾庫)

很多人都聽過北歐模式——高稅高福利,有全世界最好的教育、生活水準、人均收入、性別平權等等。世界各地的左派人士都很喜歡拿北歐當例子,說只要移植了他們的制度,向富人課重稅、讓教育免費,就可以天下太平。事情真的有這麼美好嗎?讓我們來看一些常被忽略的真相。

真相一:北歐的成功要歸功於自由市場

瑞典社會評論家尼梅.塞南戴吉(Nima Sanandaji)的研究顯示北歐的社會福利是經濟發展成功之後的結果,而不是成功的原因。事實上北歐的成功是因為他們有右派的自由市場,加上北歐人的文化習性使然。北歐自古以來是自耕農為主的農業國家,社會互信很高,單一民族的特性也凝聚了很高的向心力,北歐嚴酷的環境更養成北歐人堅毅的性格。這些特質讓19世紀末工業革命和資本主義市場進入北歐後能夠達成快速的經濟成長。在經濟成長之後,才發展出社會福利。北歐從19世紀末到1960年代,市場都非常開放,而這也是北歐國家的經濟最好的時代。著名的北歐品牌如宜家、沃爾沃、H&M、愛立信、諾基亞,都是在19世紀末創立的。

 

然而在1970-1990年代北歐國家經濟政策開始過度左傾後卻造成了問題。例如當時在瑞典執政的社會民主黨推行「工會持有的公司」和「工會持有公司股份」這種偏向共產主義的政策(這和最近臺灣有些人主張公司賺的錢要有一定比例分給員工是類似的),這個政策爛到連社民黨自己都在推行政策前就知道一定會失敗,但基於一些政治因素還是硬推了,結果也不出所料以失敗收場。除了工會持有公司,他們還把稅率拉高到誇張的程度,甚至在計入通貨膨脹之後稅率超過100%,也就是說賺了100元卻可能要繳150元的稅,賺越多賠越多。這些政策造成經濟發展停滯、國家收入排名暴跌,現在瑞典營收最高的前38間民營公司中,私營的部份只有2家是在1970年之後才成立的。

2000年之後北歐國家重新轉回開放自由市場,經濟表現才開始好轉。2015年公布的經濟自由指數,丹麥排名11,芬蘭19,瑞典23,挪威27,都是落在70-80分的區間(大部份自由)。同一區間的還有美國12、英國13、臺灣14、日本20、南韓29,可見北歐國家絕對不是有些左派人士心目中的管制經濟。

真相二:北歐開源節流的方式不一定適用其他國家

要推福利要先有錢。很多北歐國家都有非常賺錢的國營事業當作財源。例如芬蘭的林業和挪威的石油業都是出口貿易的主力,為國家提供了穩定的收入。挪威的股市有約37%的股份是政府持有。雖然有許多國營企業,但是政府對它們的干預不深,所以這些國營事業仍然可以在自由市場上保持競爭力。

除了有國營事業的收入,北歐還壓低了他們的國防支出(GDP的1.2~1.4%,相較之下臺灣約佔3%),這是因為北歐國家不像臺灣必須和中國硬碰硬,而能夠和鄰近的國家建立共同防禦(丹麥和挪威)、或是宣布中立(瑞典)、或是直接向敵國靠攏來避免戰爭(芬蘭)。除此之外北歐國家長期以來都依賴便宜的義務役來維持國防安全:瑞典一直到2010年才在爭議中廢除兵役,是歐洲最晚廢除兵役的幾個國家之一,而芬蘭仍保留義務役,挪威更在今年推出不分性別的義務役。

上述這些,都是臺灣不容易做到的。

真相三:北歐模式是支持大財團的

北歐的左派不反財團,事實上他們最喜歡大財團了,像諾基亞、宜家、愛立信、H&M、樂高等等。這是因為這些大公司能夠提供穩定的就業機會、有足夠的員工人數來建立完善有力的工會去跟資方談條件、而且政府在制定政策時也能很輕易地跟每一間大公司對談。北歐甚至沒有政府訂的基本工資,因為這些大公司的工會很夠力。

真相四:北歐的制度在最近幾年正面臨嚴峻的考驗

因為臺灣以前的反共意識形態,我們都學過共產主義的問題:如果我努力工作卻不會得到相應的獎勵,我不工作反而可以分享別人的成果,那誰要工作?當福利國家的福利太過優沃,失業補助接近正常薪水,努力賺的錢都成了稅金,也會造成一樣的情況。沒有人要工作,沒有人賺錢繳稅,最後國家就面臨破產,像最近的希臘一樣。本來北歐可以靠著他們的社會文化和從小到大的教育來敦促大家努力工作,避免這種情況,但是近年來眾多移民卻破壞了這個制度。當移民發現他們不用努力工作融入北歐社會,只要拿北歐的社會福利就能過活,這就變成用北歐人的稅金養外國移民,而這些沒有工作、時間很多、文化不通的移民就開始滋事、甚至發展伊斯蘭恐怖主義。這也是北歐最近開始出現極右派反移民浪潮的原因。相較之下,在制度對移民不友善的美國,移民必須努力工作才能生活,反倒避開了這些問題。

結語

這篇文章並不是要反對福利國家,而是希望左派能夠務實一點,福利要辦得聰明。廉價的教育讓每個人可以追求自己的人生目標並提高國家未來的生產力、預防性的健保可以省下更貴的治療支出,這些都是值得推行的福利政策。福利能夠投資未來、並幫助有困難的人重新步上軌道,但是不能浮濫(看看那至少三分之二都是假農夫的農保),要避免讓人變成單靠福利過活。更重要的是,社會福利必須建立在強健的自由市場經濟上。如果走向反貿易、反全球化、反商、反資本的極左路線,那只會重蹈瑞典的覆轍。

*作者為旅美留學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