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經期禁忌:你能想像在某些地方,女孩月經來不准上學嗎?

小說《哈利波特》中,人人都害怕說出黑魔王的名字,只好以「那個人」代替。其實我們的現實生活中也有一個大魔王,每當「那個」來的時候,大家總是用各種方法避免說出它的名字!

它,就是「月經」

雖然女人皆有之,但世上絕大部分的文化裡,月經都是「難以啟齒」的事,大多數女性在公眾場合都會掩飾經期來的事實,用「好朋友、大姨媽、小紅」等詞代稱月經,也常常把衛生棉裝在可愛袋子裡,不敢大方拿在手上。

這樣的文化現象有人稱為「月經羞恥」(period-shaming),月經羞恥的影響有很多種,通常女性地位越是低落的地區就越嚴重,相比之下,隱晦稱呼完全是小菜一碟。

哪是好朋友?月經來竟然要被隔離!

blood4.jpg
經期已經很不舒服,卻要被隔離在什麼都沒有的地方......(圖/Menstrupedia臉書專頁

尼泊爾西部有種傳統稱為Chhaupadi,女孩月經來時必須隔離在村外的小屋,不能與眾人接觸,也不能吃營養食材如牛奶、肉類,因為會「污染」珍貴食物,受限於木屋條件,隔離期間連澡也不能洗,造成許多女孩感染、虛弱等健康安全問題,不能去上學也大大減損了尼泊爾女性的受教權,雖然尼泊爾政府已在2005年禁止這項傳統,但積習難改,許多地方至今仍存在類似陋習。

非洲大陸上的馬拉威,月經則是提都不能提的事,女孩唯一能向女性長輩學到的相關知識,就是用舊衣製作布衛生棉,以及「那個來絕對不能和男生說話」。

東部的肯亞也是,由於衛生棉太昂貴,女性經常使用葉子、碎布等東西替代,不但大大增加感染風險,向男性長輩要錢買衛生棉,也讓原本就地位低落的女性有說不出的難處。

blood6.jpg
國際志工團體正在向肯亞女性介紹環保、使用年限久的月經杯。(圖/SuSanA_Secretariat@flickr

而南美的玻利維亞,月經不但是言語上的禁忌,更被當成疾病的來源,少女們會把用過的衛生棉裝進包包裡帶回家,他們相信如果把衛生棉跟其它垃圾丟在一起,就會引發癌症或其他疾病。

對月經的厭惡之普遍,也融入了許多宗教信仰,傳統猶太教認為經血不潔,經期中男女絕對不能接觸,不能同房、不能坐同一張椅子,更嚴格的連聞到女性身上的香水都不行,經期結束後女性還要舉行淨化儀式,才算真的「乾淨」。

至於伊斯蘭教經典,沒有特別強調月經的意義,不過經期中的女性還是不能做禮拜、齋戒等宗教儀式,也不能觸摸古蘭經,不能進入清真寺與麥加的「天房」。而在台灣佛道混雜的信仰中,過去也認為經期中的女性不能進廟宇,不能拿香、燒金紙,但也有人說現代已不需遵守。

女壽司師傅比黑鮪魚還稀少:先進國家的月經羞恥

對月經的種種忌諱,限制了女性生理與心理的自由,這不是開發中國家獨有的現象,大部分已開發國家中,還是對月經有不好的印象。日本就是最好的例子,傳統上女性無法擔任壽司師傅,一說是因為經期讓女性的味覺偏好難以預測,另一種說法則是經期中體溫過高不適合捏壽司,總之,要在菜單上看到女師傅的名字比看到珍稀的黑鮪魚還難。

blood3
你看過女性壽司師傅嗎?(圖/Ed_Schipul@flickr

女性平權運動源起的西方國家裡,禁忌的種類比較少,也比較不明顯,但徇著衛生產品的發展歷史,如衛生棉、棉條、月經杯等,就能發現不是西方人天生尊重女性,而是幾百年來許多運動家努力對抗保守觀念,才讓今日女性的經期更衛生更舒服。

但是再進步的國家,也還無法根除鄙視月經的觀念,美國正在角逐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的地產大亨唐納・川普(Donald Trump),日前就譏諷女主播月經來才會一直刁難他,引起撻伐聲浪。

而今年3月,加拿大藝術家Rapi Kaur也和社群軟體instagram開戰,她上傳一系列名為《月經》(Period)的生活藝術照,對女性來說再平常不過的生活景象,卻被instagram以不雅的理由直接刪除,幸好在大批網友的聲援下,最終instagram道歉表示「是不小心刪除的」。

 

thank you @instagram for providing me with the exact response my work was created to critique. you deleted a photo of a woman who is fully covered and menstruating stating that it goes against community guidelines when your guidelines outline that it is nothing but acceptable. the girl is fully clothed. the photo is mine. it is not attacking a certain group. nor is it spam. and because it does not break those guidelines i will repost it again. i will not apologize for not feeding the ego and pride of misogynist society that will have my body in an underwear but not be okay with a small leak. when your pages are filled with countless photos/accounts where women (so many who are underage) are objectified. pornified. and treated less than human. thank you. ⠀⠀⠀⠀⠀⠀ ⠀ ⠀⠀⠀⠀ ⠀⠀⠀⠀ ⠀ ⠀⠀⠀ ⠀ this image is a part of my photoseries project for my visual rhetoric course. you can view the full series at rupikaur.com the photos were shot by myself and @prabhkaur1 (and no. the blood. is not real.) ⠀⠀⠀⠀⠀⠀ ⠀ ⠀⠀⠀⠀ ⠀⠀⠀⠀ ⠀ i bleed each month to help make humankind a possibility. my womb is home to the divine. a source of life for our species. whether i choose to create or not. but very few times it is seen that way. in older civilizations this blood was considered holy. in some it still is. but a majority of people. societies. and communities shun this natural process. some are more comfortable with the pornification of women. the sexualization of women. the violence and degradation of women than this. they cannot be bothered to express their disgust about all that. but will be angered and bothered by this. we menstruate and they see it as dirty. attention seeking. sick. a burden. as if this process is less natural than breathing. as if it is not a bridge between this universe and the last. as if this process is not love. labour. life. selfless and strikingly beautiful.

Rupi Kaur(@rupikaur_)張貼的相片 於 張貼

難道,沒有人不討厭月經的嗎?

無論東西文化都厭惡月經,幾乎算是「普世價值」,但凡事總有些例外,世界上竟然有不討厭月經的地方!人類學家曾經網羅世界上不討厭月經的文化,例如住在美國西北部海岸的優洛克部落(Yurok),這裡的人認為月經是淨化身體的機制,經期來的時候會舉行淨化身心靈的儀式。斯里蘭卡的女孩,初經來了之後親戚朋友則會幫他們舉行盛大的派對,贈送禮物與祝福,以慶賀成為成熟女人的日子。

廣大的太平洋島國中,密克羅尼西亞聯邦的烏利西環礁(Ulithi)居民,經期中和哺乳中的女性會待在共同的小屋裡,但和尼泊爾不一樣的是,烏利西的小屋充滿歡樂,女人們在裏面舉辦各式各樣的活動。而婆羅洲的朗古斯(Rungus)女性,則對月經沒有特別的評價,認為那就只是自然的生理機能。

這是美國藝術家Jen Lewis的攝影作品,不說你看得出來那是經血嗎?

「如果男人有月經」

不排斥月經的文化,只占世界上極為少數,《內在革命》的作者葛羅莉亞・史坦能(Gloria Steinem)曾寫下一篇文章,假想「如果男人突然有了月經,而女人沒有」那會是怎樣的光景?

月經會立刻變成值得羨慕、吹捧的事。男孩們會吹噓他們的月經有多長、多大的量。

科學家會投入更多心力在防止經痛上,國家會成立專門的研究機構,衛生棉相關產品會由聯邦政府支出。

軍隊拒絕女人的理由會是「不曾流血的人怎能殺敵」,
醫學院拒絕女性的理由則是「女生會因為怕血而昏厥」⋯⋯

當然,這是誇飾法,但史坦能的文章也暗示,人們討厭月經究竟因為它是身體的廢棄物,還是因為它來自女人的私處?若我們能換個角度看待,把月經視為淨化身體的機制,將月經帶來的不方便視作挑戰,把擁有月經當成勇敢的象徵,其實月經,根本沒有佛地魔可怕。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