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中專欄】日本鬼城化危機:解決閒置空屋成當務之急

日本人口驟減,影響的社會問題之一是沒人住的空房子愈來愈多。空屋的老朽化,不僅在地震頻繁的列島上造成嚴重的安全問題,也影響到環境美觀、城鎮發展與房地產價值。預估十八年後,全日本的空屋比例將占總住宅戶的三成,約2146萬間空房,地方都市恐將陷入「鬼城化」。

人口減少帶給日本的棘手問題除了勞動力不足、社會福利制度的崩壞以外,現在還逐漸浮現出閒置空屋愈來愈多的窘態。日本總務省在2013年做的調查,全國空屋總數約有820萬戶,約占總住宅戶的13.5%。

地方政府對於空屋閒置很頭痛。想要拆除,但經常因為所有者的產權不清而無法動手。或者是知道誰是所有人,但因為長年不住在當地(例如人口外移到都市,把鄉間的整棟房子放著不管)始終很難聯絡交涉。為此,日本政府終於在2015年5月頒布一項「空屋對策特別措置法」命令,開始賦予地方政府進行強制拆除空屋時的法源根據。

「空屋對策特別措置法」依然問題重重

在「空屋對策特別措置法」頒佈後,只要是政府判定空屋的狀態達到倒塌的可能、不衛生、妨礙景觀三個標準,市町村自治單位就可以對空屋所有人發出修繕或拆除的權利。若無視或違反,可處罰金。相較於過去無法源基礎的窘狀,這條法令對地方政府來說已是一大利器。但沒想到從五月底推行以後,才不到兩個月,就發現依然問題重重。

首先,如何判定哪些老房子是空屋?有沒有人住?又是否達到拆除標準?就需要一筆不小的調查費用。對於像是和歌山市、奈良市或大阪市這樣的大城市來說,預算還勉強可以編列出來,但對於規模較小的地方政府,如香川縣多度津町而言,根本沒有財力也無人力來做。況且可以預想的是空屋所有人的抗議和反對。若不花錢雇用專家,以專業面來說服所有人,而只是派出市府公務員工來斷定,肯定難以說服。

ghostcity
如何判定空屋、督促屋主修繕,都是不好處理的問題。(圖/張維中)

再者,即使好不容易找到了空屋所有人,依法有權要求改善,但實際上碰到的反應卻比想像中更複雜,不單是法律就能解決。例如,年邁的老人表示「身體狀況糟,自己都處理不好了,哪有精神處理房子?」罰錢嗎?依法可罰,但更多老人則表示「罰也沒錢繳」或「要兒女來處理,但沒人要繼承房子」之類的說詞。大津市公所的負責人就曾無奈地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什麼複雜的情事都有。結果就是空屋所有人說必須慎重處理,但遙遙無期。」

宮城與京都:空屋再利用的典範

在強制執行空屋拆除的另一方面,也有地方政府對空屋採取的態度是不拆除,並找到讓老屋新生的對策。

京都市推行了一項「空屋活用・流通支援等補助金」的制度。補助金的發放,不像其他縣市是補貼拆除費,而是給予修補費。用意是讓古都內的木造樓能夠被保留下來,繼續自住或出租,甚至賦予新的思維,如改建成京町家民宿。京都的補助計畫中,分成「促進方案」和「特定目的活用支援方案」兩大方向。前者只要是一年以上無人居住的空宅,最高補助改建費30萬日幣;後者是針對年輕藝術家、學生或留學生的入居,適用之際將可獲得上限60萬日幣的補助。

宮城縣處理空屋的方式,同樣也是朝再利用為目標,並試圖結合地方產業的發展。東日本大震災後,受到海嘯侵襲的宮城縣三陸地方漁師町,最近開始將當地的空房進行改造,變成很帶時尚感的share house,希望藉此吸引有志青年下鄉共享同棲生活,並誘發年輕人從事漁師工作的可能性。

ghostcity1
空屋經過設計,也能化身帶有時尚感的新空間。(圖/張維中)

因為對家鄉的空屋率攀升、人口外流、漁師人才的無以為繼抱持著危機感,兩位來自於石卷市財團法人「Fishman Japan」的成員——29歲的石卷市海帶養殖業者阿部勝太;27歲的女川町銀鮭養殖業者鈴木真悟,便興起了改建家鄉空屋,創立share house的新鮮點子,希望可以減少空屋的同時也協助產業的振興。

其實,日本比起歐美來說,中古住宅市場的買賣流通率低很多,美國和英國的中古屋買賣幾乎達到房產交易的九成,日本僅佔約一成五。只顧著蓋新房,不管舊屋子(特別是木造獨棟房),這也是促成空屋比攀升的原因。若依照近年來日本人口減少的比例來推算,不到二十年,全國有30%的房子都會是空房。野村綜合研究所建言,從今以後應該減少新房的建設,加強中古屋的新生與活用,才能和緩日本鬼城化的危機。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