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萬歲》說真格的....有女人會想光著上半身出門嗎?

女人真的會想光著上半身出門?當然!《Topless In NYC: One Woman Bares All》網頁截圖;http://goo.gl/IQPnPE

女人真的會想光著上半身出門?當然!《Topless In NYC: One Woman Bares All》網頁截圖;http://goo.gl/IQPnPE

女人會想光著上半身出門?當然,隨便舉個例子吧。

紐約設計師席米塔斯基(Elizabeth Siematkowski)這輩子最喜歡兩件事:溜直排輪跟打赤膊,2013年她鼓起勇氣結合2個最愛,在一個炎熱夏日的清晨6點,跟想法相同的堂妹伊潔(Rachael Yaeger),相約橫越威廉斯堡大橋(Williamsburg bridge)。

Williamsburg bridge
Williamsburg bridge連接曼哈頓下東城、布魯克林,全長2.227公里。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出發前,堂妹伊潔的態度堅定,她設立Toplessblading網頁、FB粉絲頁…,認真推動上空解放概念,還希望能從中發展自己的生意。紐約女人上街露乳並不犯法,很多男人溜直排輪都不穿上衣,但席米塔斯基仍感到焦慮,擔心把自己搞得像個白癡。

伊潔成立的上空直排輪網頁
伊潔成立的 toplessblading 上空直排輪網頁。

她問自己很多問題,像是「阿嬤會怎麼想?」....

「如果報紙上看到我上空過橋的新聞,爸爸會有什麼反應?」

「這樣做不尊重家人跟自己嗎?」

「會不會影響我的專業?」

所有問題的答案,最終都指向社會對於裸體的接受程度。無論如何,那個清晨堂姊妹依約上橋,她們脫掉上衣(沒貼胸貼),分別從大橋兩端,溜上腳踏車道。

剛開始,席米塔斯基還是擔心,會遇到出言不遜的人,或被人拍照、加上賤標瘋傳網路,但過了一下子,她逐漸能放下憂慮,專注在自己最喜歡的運動上。

自由萬歲!

一路上,其實很少人注意到她們,只有一個女生跟伊潔擊掌(high-five)打招呼。席米塔斯基看到有些人表情驚訝,但其實沒人介意。那一趟直排輪滑行,她感受到從未體驗過的自由,那種男人視為理所當然、女人卻很難體會的自由。她日後撰文說:

「坦胸露乳感覺爽快、解放,就像頭次下水裸泳那樣,感覺到單純的喜悅。我的身體被涼風包裹,就像環繞遠處高樓的薄霧,如果我的ㄋㄟㄋㄟ能發聲,她們應該會說:『新鮮空氣真棒!』我大口呼吸,但身體感到輕快又有活力。」

穿著上衣有時並不舒服

今年32歲的紐約舞者薔絲頓(Moira Johnston)練習瑜珈多年,過程中發現身體的感官變得敏感,很多時候感覺衣服的約束很不舒服。後來她練瑜珈的時候會脫去上衣,之後也開始這樣外出。

瑜珈教師 Moira Johnston 相信裸露上身有助於感官的敏感。 圖片來源:紀錄片 Topless Shock Syndrome,https://vimeo.com/ondemand/toplessshock
瑜珈教師 Moira Johnston 相信裸露上身有助於感官的敏感。 圖片來源:紀錄片 《Topless Shock Syndrome》截圖 

薔絲頓(Moira Johnston)被捕過一次,當時有人報警,說她上空打扮殘害周遭兒童心靈,但事後沒有被起訴。

她逐漸注意到,還有其他女人也想脫掉上衣,卻擔心人身安全或異樣眼光,不敢行使自己的合法上空權利。

薔絲頓更加決心身體力行,告訴所有紐約人:女性上空出門,不但合法也可行。她曾經罹患乳癌的母親也非常支持她的行動!

希望這2個例子,能對不信女人也會想打赤膊的人有些幫助。

 

延伸閱讀:王立柔專文:當女體遇上媒體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