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在奧地利,竟有70%青年讀技職學校、當學徒!旅外求學的她道出東西方教育最關鍵差異

台灣這麼想:大學生滿街都是,如果沒有念大學、科大,根本比不過其他人。

奧地利這麼說:不論是升學教育或是技職教育,讓孩子選擇自己想要的路,才是最重要的。

奧地利是高稅收、高福利的國家,所有的公立學校都是免學費(話雖如此,奧地利學校還是很狡猾,都會設很多名目讓家長掏錢的),政府也對本國大學生進行慷慨的學雜費補助。而奧地利的私立學校數量約佔全國9%,多半為教會辦學,學費幅度也很大,從約每月八十歐元(約台幣三千元)到五百歐元左右(約台幣一萬九千元)不等。

奧地利不怎麼盛行放學後去補習班,學生有不懂的地方,就是問老師不然就是上幾堂家教課。在我中學時期,全年級沒有人去補習,雖然城裡有開設幾家補習班,但因為需求很低,規模都很小,奧地利學生的「補習」,大多也是小班制或安排家教。

【奧地利教育思維】多元化的奧地利中學制度,讓學生擁有不同的人生道路

奧地利是九年義務教育,屬於非常早就進行分流的國家,小學教育只有四年,小學畢業後,主要有以下中學學制可以選擇:

選擇1「普通高級中學」,簡稱「普中」(AHS)

八年一貫,相當於台灣的小五到高三。前四年為「低年級」,後四年為「高年級」。要進到普中必須看學生的成績單,學校會因程度篩檢自己想要的學生,所以在奧地利人眼中,相當於升學學校,畢業生多半也會繼續念大學(85.8%的普中畢業生,在畢業後的三年內會進入大學就讀)。

普中又分為以下幾個種類:「文理中學」(文科理科並重,實務上是以文科為主)、「理科中學」(著重在自然科學及數學)、「人文中學」(著重在古希臘文、拉丁文和哲學課程)、「經濟理科中學」(著重在經濟學和生命科學)。

選擇2 「新式中學」,簡稱「新中」(NMS)

四年制,相當於台灣的小學五年級至國中二年級。這是奧地利二○一二年在教改途中推出的新學制,基本上是四年舊學制「主要中學」(Hauptschule)的改良版本,多半是給成績較一般,或是想要盡早就業的孩子就讀。在課程上,新中的要求也沒有普中嚴格,也有大量家政課及手工藝等實用課程。

我的中學母校很特別,同時有「普中」制度下的文理中學,也有「新中」的班級。

我自己的中學之路就是先念新中(當時的學制還叫做「主要中學」),後來再升上普中的高年級(等同於台灣的高中)。

普中低年級生跟新中學生,都是十到十四歲左右的學生,不少普中學生趾高氣揚,瞧不起我們。就連老師的稱謂,在這兩個教育制內都不同:新中學生稱老師為「老師」,而普中的學生稱他們的老師為「教授」。我從新中畢業時,因為成績很好,得以免試升上普中高年級,當時,班上除了我,只有三位同學進入普中高年級。剛開始,普中同學對新中來的學生,態度都有那麼一點瞧不起,後來相處久了,才漸漸好轉。

04.jpg
圖/小樹文化

誰說唯有念書,長大才有出路?

奧地利的經濟與各種產業發展蓬勃,尤其以工業科技更為興盛,在歐盟國家裡,成長十分穩定、快速。許多研究指出,這個現象源於奧地利政府數十年來,重視「技職教育」的開花結果。在奧地利社會,普遍也認定─經濟發展的主要人力,絕對來自良好的技職教育

在奧地利技職教育中,共分為:一年、兩年、三年和四年制的「中級職業學校」,簡稱BMS,教育時間相當於台灣的國三到高三,畢業時則具有基本就業資格

除此之外,也有五年制的「高級職業教育學校」,簡稱BHS,相當於台灣的國三到大一。五年制學校的課程著重實用性,不僅包含通識教育,在專業領域方面,也不輸一般大學的教學層次。許多奧地利企業都與職校有密切合作關係,吸引不少年輕學子就讀,進而就業。

由於奧地利政府和學校把關嚴格,BHS的畢業文憑都會受到社會大眾肯定,且畢業後就業機會也偏高。若BHS的畢業生想要進入一般大學進修,也沒有問題,因為該畢業文憑即等於大學入學資格(根據統計,約有40%的奧地利職校學生,在畢業後三年內會進入一般大學進修)。

奧地利教育部在2015至2016年統計全國的青少年,完成九年國教後,依然就學的十六歲學子中,普中高中生僅佔22.8%,而工商技職學校和學徒制,加起來居然超過70%!剩下的6%左右,則落在教育學院的附屬中學或其他學制。看到這個比率,就不難想像奧地利多麼重視技職教育了。

【奧地利教育思維】學徒也受到政府保護並提供認證制度

在奧地利十六歲的學子中,學徒人數就佔了33.8%的比率。也就是說,每十個十六歲青少年中,就有三位是學徒。「學徒制」(Lehre)在奧地利,被列為正規教育。學徒教育最短一年,最長四年。當學徒出師後,就被視為國家的技術人才。

奧地利為學徒設計了「雙軌培訓」(Duale Ausbildung)的教育模式,學徒教育中,學生約有80%的時間待在企業、工廠或是跟著師傅進行訓練(依照學生選擇的行業不同而安排實習的企業),剩下百分之二十的時間,則是待在職業學校擴展通識教育,同時補充其他必要的專業知識與技能。學徒會從培訓的企業或是師傅那邊,得到微薄的薪水。通常,學生每週會到職校上一到兩天的課程,如果職校安排數個禮拜的連續課程, 學徒因而無法上班時,政府也嚴格規定「企業必須繼續支付學徒薪水」,而且,若企業與學校合作、訓練學徒,也會得到政府的協助與補助。

從2008年起,奧地利也增加了「學徒制和成熟考試」(Lehre mit Matura)的制度,在學徒訓練和職校課程外,也會安排學徒參加成熟考試(等同於我在前面所提到的高中成熟考試),等於這些學徒又多了一張證照。不少學徒為了提升自己的競爭力,紛紛選擇這個新式的教育系統,我周遭,就有不少朋友的孩子走這條路,除了跟在師傅身邊學習以外,晚上和週末都在職校上課,非常打拚,真的好教人敬佩!

我也有好幾個鋼琴家教學生在做學徒訓練,一位選的是「銷售員學徒」,在一家連鎖寵物用品專賣店擔任學徒,她曾經邀請我到她上班的地方參觀,看到十六歲青春年華的小女孩被使喚來使喚去,我心裡浮起:「這是不是廉價勞工啊?」的隱憂。

然而,這個女孩跟我解釋,她必須輪流待過公司裡的每個部門,也真的從中學到很多東西。「而且我還有薪水,現在都不用跟家裡拿零用錢,還可以自己付鋼琴家教的學費了呢!」她用一種小大人的語氣說著。

現行的奧地利學徒學制共有數百種學程,從一般人比較耳熟能詳的:美髮、餐飲類、旅館類、木工、水電等等,在音樂之國奧地利,也有與音樂相關的學徒行業,如:管風琴製作、傳統音樂手風琴製作、弦樂器製弓、鋼琴製作都是呢!而我看過最冷門的學徒行業則是:手工輕型飛機製作!

許多學徒行業是擁有數百年歷史的傳統技藝,有的也面臨即將斷層的命運,例如:竹籐編織、毛刷製作、築爐等等;所以學徒制也是傳承傳統技藝的重要途徑

除此之外,只要通過政府的審核,就連慈善機構都可以成為訓練學徒的場所。離我住處很近的一座山上有一個動物之家,專門收容受傷或是變成孤兒的野生小動物(我也曾把在路邊撿到的受傷刺蝟小寶寶送過去),讓動物養傷,再讓牠們回歸大自然。這間動物之家的創始人也考取了訓練學徒的資格,目前底下的好幾個工作人員,都是她一手帶出來的學徒,也都出師了呢!

我先生在大學工作,他一直想要訓練學徒,所以也同樣去上學徒培訓課,並且通過了訓練學徒的資格考試。我好奇的問他:「那你想要訓練什麼樣的學徒?」我先生回答:「辦公室流程!」這個回答真的讓人吃驚!連「辦公室流程」都可以有學徒制?

於是,我先生所任職的單位,便來了幾個學徒,表現也都非常好,其他同事也相當樂見年輕人的加入、提升了大家的士氣。

但是,我心中還是免不了「學徒=廉價勞工」的擔憂,然而,我先生告訴我:「身為訓練學徒的場所,必須負責教導學徒知識,政府也有許多明文規定來控管。不會有這樣的狀況發生的!」

放開階層的隔閡,讓孩子走自己的路!

其實,在奧地利,數百年來的階級概念依然根深柢固。家長的教育程度不時會被「遺傳」下去(這裡的遺傳指的不是生理上的遺傳,而是家庭背景的傳承):高知識分子的孩子絕大多數會成為知識分子,而教育程度較低的勞工階級的孩子多半不會走上升學一途。

我在奧地利的第一位德文家教,便嫁給了骨科醫生,夫妻兩人也只有一個寶貝兒子。通常,在這樣的家庭出生,孩子在小四後,便會被期待去念八年一貫的普中、走上升學一途。然而,這個孩子偏偏不喜歡念書,而是走了學徒制,學做義肢。後來,孩子出師了,也在業界闖出一番名堂,師丈卻一直覺得自己的獨生子沒有上大學,是「做工的」,而為此感到惋惜。

前幾年,師丈從醫界退休了,被朋友慫恿去做學徒。他選的行業,我聽了差點從椅子上跌下來:「手工獵槍製作及維修!」這是奧地利最冷門的學徒行業,全國目前只有一位師傅在傳承。高高在上的醫生去做學徒,從打掃還有磨木頭開始做起。然而,親自進入學徒制後,師丈這才發現,學徒與想像中不同,必須耐操耐苦,也必須有足夠的手工天賦才行。

有一天,師丈找了已經四十多歲的兒子長談,說:「爸爸以前一心一意希望你念書,你學習製作義肢,吃了很多苦,我都沒有看到,真的很對不起。你的工作對社會非常有貢獻的,爸爸很敬佩你。」師丈眼眶帶淚的告訴我,他那沉默寡言的兒子聽完這番話,什麼都沒說,就是不斷流淚

我有另一個朋友,爸媽都是從土耳其來奧地利打拚的外籍勞動階級,並在奧地利一個偏遠鄉鎮落地生根。這個移民之子很喜歡念書,但是村民絕大多數都是勞工階級,村裡的孩子多半也是走技職學校或學徒制,他的父母也都只有小學畢業,實在不太能理解他為什麼這麼喜歡念書。然而,這個朋友排除萬難,竟成為這個村子裡,第一個到城裡念大學的孩子,成為了全村的驕傲。如今,他也成為了人權律師,努力為弱勢移民發聲和爭取權利。

每個人都有權選擇,屬於自己想走的道路

奧地利政府這二十幾年,一直致力於打破這所謂的「教育程度遺傳」、致力於讓不同社會階層流動。一方面提供資訊讓家長以及學子了解:不論你來自什麼樣的家庭、不論選擇升學教育或是技職教育,讓孩子走上選擇自己想要的路,才是最重要的。

奧地利政府也在這些系統間,設置了互相銜接的管道,如果學子發現走的路不適合自己,都能夠隨時轉換跑道,而這些努力確實漸漸開枝散葉。這些年來,比較能夠看到各個學制中的學生,其家庭背景比以前多元化了。

而這就是奧地利的教育制度裡面,我最喜歡的觀念了:十幾歲年輕人就可以,也應該選擇自己要走的路。而不論是選擇念書或是就職,都很好,重要的是,這是你要的

作者介紹|楊佳恬

1979年出生於國境之南的屏東,13歲赴奧地利學音樂,用看漫畫以及小說的方式自學中文,隨後一路在奧地利就學、就業,目前在音樂產業工作,也在不同的德語雜誌和網路平台上擁有自己的專欄。 奧地利內政部並推選她參加「2013外國血統傑出婦女全國選拔」,入圍文化藝術組決賽。2016年被歐盟執委會任命為「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是這個計畫中第一位也是唯一的台灣人。用西方眼睛看東方,用東方靈魂感受西方。

個人部落格:酸恬苦辣

著有《教育是,陪你找自己的路: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的奧地利教育大震撼》、《小國也可以偉大:我在奧地利生活學習的第一手觀察》。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小樹文化《教育是,陪你找自己的路:歐盟「文化融合親善大使」的奧地利教育大震撼》(原標題:奧地利中學學制:成就未來,不一定只有一種選擇)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