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工時絕對不合法、朋友放假時我一定在工作...旅館櫃台人員的酸甜苦辣

念日文系要幹嘛?關於這一題,我最喜歡 Emma(化名)的答案 ,因為覺得很適合擅長與人相處、喜歡照顧人的她:日文系畢業的 Emma 現在是飯店櫃台服務人員。

所以第二個問題是,飯店櫃台要做什麼?

「其實,就是大家會跟櫃台尋求的所有協助,都是我們的工作內容。」Emma 回答。 除了 Check in、Check out、接訂位、提供交通和旅遊資訊等我們較為熟悉的服務,還會有幫忙叫車、訂餐廳、借用各式工具,或者把喝醉的客人送回房間這種突發任務。

Emma 直言:「會選這邊,是因為語言證照有加給。」

她上班的地方是商務旅館,客人很大一部份(約 8 成)是至科學園區工作的外國人,例如所屬企業把系統賣來臺灣的日本技術員,大都一次住 2 至 3 個月,休假回國幾天之後又出現。

(圖/ILO in Asia and the Pacific@flickr)
櫃台人員是旅館的門面,每天負責處理訂房、check in/out、和旅客需要的各式服務,遇到旅遊季時常2、3小時無法離開椅子,一個晚上可能要接 100 間房的訂單。(圖/ILO in Asia and the Pacific@flickr)

旅館櫃台人員的生態與班表

負責客人的「客務」與負責房間的「房務」合稱客房部,旅館裡的客務部加上 Emma 共有 11 人。

由於是客人進旅館後首先接觸的對象,櫃台人員的服裝儀容有著比其他行業更為詳細的規範,Emma 的制服是連身窄裙、西裝外套、絲襪和黑色跟鞋,另外要戴隱形眼鏡與化妝,比較嚴格的經理還會干涉客務人員的劉海長度,認為若頭髮遮住臉太多會顯得不夠專業。

一般人休假的時間便是旅館的忙季,例如國定連假、跨年前後,這種時候她時常得 2、3 個小時無法離開椅子,不斷重複「登記、結帳、說明入住事項」的流程,「一組客人大約要花 5 到 10 分鐘,熱門時期一個晚上可能會有 100 間房的訂單。」

我問 Emma「你們的工時合法嗎?」她爽朗回答:「絕對不合法啊,哈哈哈哈哈哈!」

事情是這樣的,旅館的早班時段是 0700 到 1500,晚班時段則為 1430 到 2230,中午由公司餐廳提供,分成兩個放飯時段讓大家用餐,晚餐則發放 70 元伙食津貼,限時半小時自己解決 ,沒有其他休息時間。另外 2230 到 0700 的夜班時段(比早晚班多了半小時)則由固定的三位客務部同仁專門輪值。

員工擁有 8 天月休加上當月的國定假期天數,自己決定 6 天、剩下由主管安排,休不完的部分就順延至下個月。雖有 7 休 1 的規定,但還是會出現「需要幫忙」的時候,她就曾看過同事連續 13 天工作。除夕與年假出勤的薪水和平日無異,僅有初一至初三可以領到紅包,颱風出勤有多半天的薪水,回不了家則可以住在旅館內。

然而 Emma 對工時倒是沒有什麼埋怨,還得意地說因為家住得遠,所以經理安排給她的早班不多。要說這份工作的煩人之處,她和大部分服務業一樣選擇「奧客」。

服務業的天敵是奧客

「我自己遇到喜歡要求額外招待或折扣的客人大部分都是臺灣人,例如一開始不預約 4 人房, 登記時才說『我們還帶了兩個小朋友,怕會睡不下耶,可不可以升等啊~』;或者說『哎唷我很常來啊,沒有比較便宜嗎?』但是我翻了紀錄,對方上次住宿是半年前,那旅館樓上一堆一年住 300 天的商務客要怎麼辦啦。」她無奈地說。

不過事實上,客務人員是有權利免費幫客人升等的,他們也真的會在小房間售罄的時候幫
單獨入住的房客升等為 4 人房。「但對方用這種態度糾纏,就是沒有,不可以、不願意。」

Emma 所屬飯店的早班房務早上 8 點上工,通常首先整理「執夜班的商務客」的房間、讓這些作息與一般人不同的房客能儘早休息,接著才打掃續住房客的房間,早班房務們的下班時間則是下午 4 點。續住房間方面,若房內無人(櫃台可看見房間是否插著房卡)則按流程進房打掃,客人留在房內的話,會以房客傳達的「打掃燈」與「請勿打擾燈」訊息作為分別,如果房卡未拔又沒按任何燈號,則會親自敲門詢問,規範十分嚴謹。

有一次,櫃台在下午 2 點先詢問一組留在房內的夫妻房客「是否需要整理房間」,對方說「不需要」;卻又在下午 5 點打電話至櫃台請人打掃。礙於大部分的房務人員已經離開,只有一位經驗淺的新人留守,加上夫妻入住的是較大的套房房型,當下只能提供最簡單的替換備品、收垃圾等服務,對方先說了「好」,過了一會又下樓大發雷霆,質問 Emma「你們清掃人員的工作時間到底是怎樣啊?」,並指責服務不周。Emma 和站在發怒客人身後的伴侶相視苦笑。

(圖/chuttersnap@Unsplash)
房間清掃、抱怨外面風太大睡不著、誤以為有早餐、想換房間,櫃台每天總是會接到這種要處理的客務問題。(圖/chuttersnap@Unsplash)

「啊,現在透過網路訂房的客人越來越多,但有些網站的資訊標示不清,我們會很困擾。」

她舉例在知名訂房網站 booking.com 上,若無特別註明「此房價附早餐」,就代表「沒有」早餐,卻很多人不明白這一點。有好幾次,客人們都因為到了 check in 時才發現自己沒有早餐吃而感到不悅。

「我們告訴對方這只能打給訂房網站的客服,運氣不好的話就會得到『這就是你們的處理態度嗎?』以及『叫你們經理出來』的反應。」

其他真的強人所難的狀況也有,例如夜班同事曾遇到客人來大罵:「外面風這麼大要我怎麼睡!」或者半夜馬路毫無預警地開始施工,房客打電話到櫃台抱怨,這時他們也只能禮貌地回應「那我幫您們換個房間」。(Emma 補充:雖然可以理解那個路段若在白天施工,會讓全市區都塞車,但如果能事先知道就好了……)

相較之下,明明只入住 2 個人卻說:「請問可以給我們 5 個枕頭嗎?」或者團體客入住,將房門大開、造成警報器持續作響,上樓關心時客人卻說:「可是門關起來,其他房的人要進出很麻煩呀。」客務人員們都能當作有趣的小插曲,一笑置之了。

旅館才會遇到的突發任務

旅館業提供的服務是住宿,客務人員又是最直接接觸房客的一線人員,難免遇到各種突發
狀況。

Emma 就曾經碰過一位客人著急地來櫃台詢問,說聯絡不上同樣入住此旅館的同事, 十分擔心,看著對方又持續打了半小時的電話未果之後,只好幫忙刷卡進去查看(規定上當然是不能隨便進入還未退房的房間),裡面的房客竟然因為腦中風不省人事,那是她人生第一次叫救護車。

另外,也會有客人來櫃台要保險套,一開始她聽不懂保險套的日文,幾個客人東拼西湊, 勉強說出一個「套子」,久而久之便見怪不怪了。(註)

甚至,他們後來還發現某些房客會打電話找性工作者來房間。「但有時候,性工作者上樓
一下子就馬上下來,似乎是被『退貨』了。發現這件事後我們就會偷偷計時。」

與異鄉客成為朋友

儘管房客們千奇百怪,偶爾得面對令人頭痛或哭笑不得的狀況,Emma 還是與許多外國常客成為朋友。

因為櫃台的客務們是這些商務客每天上下班都會遇見的人,熟識之後看見櫃台人員感冒戴
口罩會過來關心、從家鄉回來更會帶上伴手禮,十分溫馨的。也因為這些客人,她現在收藏了
幾家連當地居民都不太知道的,日本人開的且幾乎只接待日本客人、或至少來客中一定要有日
本人的超任性居酒屋呢。

「最近有一位來自歐洲的商務客伯伯,週末時一個人去參加市區的烘培工作坊,做了一個好大的胡蘿蔔蛋糕回來,自己只切了一小塊,其他都送給我們,為了不辜負伯伯的心意,同事們吃得好辛苦。」

Emma 苦笑,但語氣是高興與滿足的。

要時常跟自己說:我愛我的工作、我愛我的客人

最後聊到關於這份工作的未來規劃,Emma 坦然表示自己並非本科系畢業,真正的專業仍然是語言,長遠來說並沒有堅持要一直待在這個產業。

「我不知道其他大型飯店有沒有客務人員的升遷規劃,但是以我們這家商務旅館的狀況來說,規模小、部門分配比較簡單,客務部就一個經理,其實沒得往上爬。部門中的資深同事可能做了 10 年、15 年,雖然會慢慢調薪、升遷為主管職位後也會有管理階級的津貼,但其他待遇都差不多,工作內容也差不多。」

Emma 說,如果想在這裡升遷,可能得考慮轉任「業務」一職,但業務負責的是與公司行號或政府單位簽訂合作契約、提供特定房客或某段時間內的價格優惠,範疇完全不同,得重新學起。

「我自己是覺得,想走這條路的話,語言還蠻重要的。商務旅館看中與自家客群相符的語言能力,例如我們飯店要求日文,一般觀光飯店的話可能就是英文。

「另外也要看開『沒有週休二日或年假、連假』,朋友們在玩的時候你就是在工作。」

她想了想,又說,「還有就是準備一顆寬容的心吧,要有修養、保持熱忱,時常跟自己說:我愛我的工作、我愛我的客人。」

作者 / 德拉二號

本文經Goodjob職場透明化運動授權轉載,原標題:朋友放假時我一定在工作:旅館櫃台人員的酸甜苦辣

責任編輯/郭丹穎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opinion@storm.mg

喜歡這篇文章嗎?

Goodjob職場透明化運動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