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你真心認同台灣嗎?」從小在台北長大的「外省」女孩,透過拍紀錄片找出自己的根

紀錄片導演傅榆,透過公視「時光台灣」短片《不曾消失的台灣省》,反思自己成長過程中所經歷的「省籍情結」。(圖/公視提供)

紀錄片導演傅榆,透過公視「時光台灣」短片《不曾消失的台灣省》,反思自己成長過程中所經歷的「省籍情結」。(圖/公視提供)

在過去「國語政策」的推行,與政府有意無意的打壓下,台語曾有很長一段時間被汙名化,甚至成為低俗的象徵。但不同的是,這位「外省」女孩,卻因兒時被同學用台語嘲笑,開啟了自身認同的探索之路。

紀錄片導演傅榆,透過公視「時光台灣」短片《不曾消失的台灣省》,反思自己成長過程中所經歷的「省籍情結」。

遭到聽不懂的語言嘲笑,嘗到「被排擠」的滋味

父母都是華僑的傅榆,在「非本省」的家庭長大,原本以為自己跟其他人沒什麼不同,直到小學時被同學用台語取笑,但自己卻完全聽不懂嘲笑的內容,只聽得懂自己的座號「29」,那時她深深覺得自己被排斥在圈子之外,開始覺得自卑,無法融入「本省」這個族群。

而這樣的感受,在上了大學之後卻更加強烈。這輩子幾乎沒離開過台北的傅榆,遇到許多來自外縣市的同學,開始認識到台北以外的生活圈其實不太一樣,而她也被當成對外縣市一無所知的「台北俗」,甚至還被嗆「台北以外有哪些縣市,你們(台北人)一定背不出來」。讓她再次感受到「無法融入」的辛酸。

隨著接觸更多人,才知道國民黨不只會迫害本省人…

因為從沒離開過台北,傅榆為了想看看「更大的世界」後來選擇到台南就讀研究所,之後她慢慢發現,身旁的同學們幾乎都很討厭國民黨,使在「外省」泛藍家庭長大的她覺得十分彆扭。可能傅榆家與其他本省家庭的經驗不同,沒有經歷過從日治到國民政府來台「狗去豬來」的驚愕瞬間,也沒有因為「本省籍」的身分在社會上被打壓、羞辱過的悲憤。而對於外省族群為何較傾向支持泛藍?她在片中也就自身的觀察下了這樣的註解:支持國民黨不是因為他們做得很好,而是覺得我跟國民黨一樣被(台灣)排斥在外。

對於外省族群為何傾向支持國民黨,傅榆也有自己的看法。(示意圖/取自flickr)
對於外省族群為何傾向支持國民黨,傅榆也有自己的看法。(示意圖/取自flickr

「不會講台語」、「藍營」、「外省」、「天龍人」這些標籤貼在傅榆身上,讓她覺得很不是滋味,覺得自己是「外人」,無法融入「台灣」這個群體。但隨時光流逝,自己接觸越來越多人,傅榆也開始知道了許多以前從未知到的歷史:原來國民黨不只會迫害本省人,而是只要反對它的,通通都會被打壓,有人因此失去自由,甚至失去生命。

而傅榆開始拍紀錄片後,也開始透過影像來思考家庭背景與政治的關係,她拍攝《大家一起照鏡子》,讓分別支持藍綠的兩個家庭隔空對話,後來又拍了探討年輕人政治傾向的《藍綠對話實驗室》,與追蹤第一屆來台陸生蔡博藝從接觸社運到參選學生會長的故事《我在臺灣,我正青春》。

看似荒謬的「宋省長政令宣傳片」,對她卻有特殊意義

傅榆直到這次籌拍短片《不曾消失的台灣省》,她繼續探索自己與「台灣省」的關係。除了傅榆的自白與省思,片中還引用了許多珍貴的台語老電影。其中用了一部1956年的電影《黃帝子孫》,來傳達台灣這片土地上的矛盾與衝突:

片中的小學老師全程台語授課,說著「我們都是炎黃子孫」、「蔣委員長領導抗戰勝利,讓台灣重回中國懷抱」等等,現在被認為是「黨國神話」的宣傳,與現在「台語=本土價值」的既定印象有著濃濃的違和感,也讓人不禁反思:語言,其實不該是分化彼此、排斥異己的工具。

另外她也在影片中,置入了「宋省長政令宣傳片」的片段,從宋楚瑜下鄉巡視的畫面,配上滿是歌功頌德的旁白,現在來看或許有些荒唐,甚至有人會嗤之以鼻。但這些畫面,對傅榆來說卻有不同的意義,因為她的爸爸曾是宋楚瑜的忠實粉絲,讓她對這些「舊時代的產物」有了與眾不同的緬懷。

最後,傅榆自問:「自己是什麼人?是真心認同台灣嗎?還是只是想被接受,不想被排擠?」其實她的疑惑,不只是「外省人」,每個生活在這片土地的人都可以好好想想「你的認同到底是什麼?」

公共電視《時光台灣》紀錄短片《不曾消失的台灣省》在2018年5月4日至5月13日,於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TIDF)世界首映。
5月15日起,《時光台灣》紀錄短片將於每週二晚上十點於公視播出。詳情請上公視「時光台灣」官方粉絲專頁

責任編輯/陳憶慈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潘瑜霈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