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好萊塢第一代「人間胸器」,美國大兵房中滿是她的照片…顛倒眾生的畫報女郎

在50年代,美國大兵們心中的女神就是當紅電影明星-麗塔‧海華絲和貝蒂‧葛萊寶。(圖/澎湃新聞提供)

在50年代,美國大兵們心中的女神就是當紅電影明星-麗塔‧海華絲和貝蒂‧葛萊寶。(圖/澎湃新聞提供)

對於許多美國年輕人來說,若不是因為第二次世界大戰,他們或許一輩子都不會踏出北美洲,參加這場被很多美國人稱為「跨越兩個海洋的戰爭」(two-ocean war)。而在這場你死我活的戰爭中,「畫報女郎」(pin-up girl)成了籍慰那些無法滿足生理需求的美國大兵的幻想物件。

要想知道美國大兵的精神世界是有多渴望瀉火、內心深處是有多希望撩騷(編按:可解讀為暗示、挑逗、調情、獻媚等意。),我們只要看看這些照片就足夠說明問題了。

要知道,這些畫報在當時的美國軍營內部可是和貨幣一樣可以流通的「硬通貨」;靠著一張畫報就可以從其他人那兒換來軍糧、巧克力、鋼筆甚至是直接兌換美元。所以別看這三位「窮鬼」只湊出這麼幾張畫報出來,他們估計也已經是身無分文了2。(圖/澎湃新聞提供).jpg
這些畫報在當時的美國軍營內部可是和貨幣一樣可以流通的「硬通貨」;靠著一張畫報就可以從其他人那兒換來軍糧、巧克力、鋼筆甚至是直接兌換美元。(圖/澎湃新聞提供)

頭號女神麗塔‧海華絲

那麼問題來了,既然美國大兵都收藏這些畫報女郎,那麼在這些大兵心目中,到底哪一位女郎才是他們最想要DIY、自給自足一下的女神呢?這個問題其實不用大家去問百度和google,因為在佈雷特‧基瑟(Brett Kiser)、查理斯‧馬蒂內特(Charles Martignette)等人所出版的多本有關「畫報女郎」的研究著作中,他們都一致認為:至少在二戰的前一半時間裡,美國大兵心目中的頭號女神是麗塔‧海華絲(Rita Hayworth)

麗塔‧海華絲(Rita Hayworth)標準照。(圖/澎湃新聞提供)
麗塔‧海華絲(Rita Hayworth)標準照。(圖/澎湃新聞提供)

根據不完全統計,至少在《開羅宣言》簽署的1943年11月以前,美國大兵哥床頭上的位置基本是屬於麗塔•海華絲的。這位出生於紐約的西班牙裔女郎原名瑪格麗塔‧卡門‧坎西諾(Margarita Carmen Cansino),而她也正如梅里美小說主人公「卡門」那般身材姣好而又熱情如火。只是在「女大十八變」之前,海華絲根本就是一個「土肥圓」的流動舞蹈團演員,幾乎沒有人能把她和未來的女神聯繫到一起。

少女時代嬰兒肥的麗塔‧海華絲(Rita Hayworth)。(圖/澎湃新聞提供)
少女時代嬰兒肥的麗塔‧海華絲(Rita Hayworth)。(圖/澎湃新聞提供)

海華絲在18歲便嫁給年齡足以做她爹的石油商人愛德華‧賈德森(Edward Judson)。賈德森絕對是個絕頂精明的商人,他看準了海華絲這支「潛力股」並將她加以包裝,並建議把她那個讓美國人不大喜歡的拉丁名字改成美國腔十足的「麗塔‧海華絲」;然後通過一些關係,賈德森把自己的老婆介紹給了哥倫比亞電影公司的老闆哈裡‧科恩(Harry Cohn)。

科恩也感覺出了海華絲的利用價值,於是一簽就是七年的合同,當然那筆報酬中還有一大部分要分給賈德森。後來在科恩和賈德森的建議下,海華絲又把自己的一頭黑髮染成了紅褐色,然後再用早期的電針脫毛法把髮際線抬高了一些。經過這番精心包裝之後,麗塔‧海華絲頓時顏值爆表。

從1940年開始,連續出演了多部電影的麗塔‧海華絲開始逐漸走紅,並成為了美國紅極一時的「愛之女神」。然而真正讓她確立起絕對地位的卻是她在1941年8月《生活》雜誌為自己即將上映的新片《黃金夢》(You'll Never Get Rich)所拍攝的一組宣傳照片。在其中的兩張照片中,身材姣好的麗塔‧海華絲身著薄若蟬翼的睡裙,緊身吊帶裝絲毫掩飾不住那對呼之欲出的傲人雙峰——也正是這兩張照片讓麗塔‧海華絲急速竄紅,一度成為了美國最受歡迎的女星。

讓麗塔‧海華絲名聲鵲起的一組宣傳照。(圖/澎湃新聞提供)
讓麗塔‧海華絲名聲鵲起的一組宣傳照。(圖/澎湃新聞提供)

作為好萊塢打造出來的第一代「人間胸器」(bombshell),麗塔‧海華絲的知名度隨著隨後開始的太平洋戰爭而愈發高漲。而媒體也開始利用那兩顆充滿殺傷力的「肉彈」,更多地讓海華絲拍攝一些展示其迷人曲線和胸部輪廓的特寫。當然海華絲絕對不是一個靠胸吃飯的女人,她的顏值也足夠充滿魅力:她在照片中時而展示出一種冷豔傲嬌的高貴神情,時而又有小鳥依人般的楚楚動人,時而又充滿了柔情萬種的風塵氣息……一笑一顰之間都把一大群美國大兵迷得是神魂顛倒。

美國軍方也開始利用海華絲作為購買債券以及廢物回收利用的宣傳者,同時也成為了美國勞軍組織(USO)的特邀演員。這個成立於1941年的宣傳機構與美國國防部合作,經過美國國會的特許,大部分成員就是電影明星、歌手與體育明星,其主要職責就是鼓舞美軍將士的士氣。

1942年,海華絲來到位於華盛頓的華特‧裡德陸軍醫院,參加由美國陸軍部所舉辦的慈善晚宴。一名剛從前線返回的陸軍中士馬丁‧里茲(Martin Leeds)在大廳裡作為代表發言,他如此說道:「她就是我們美國大兵心目中的『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就因她那種純粹的美以及通過方寸畫報將這種美送給上百萬在前線戰場上思念家鄉的士兵,激勵他們繼續戰鬥下去」。作為回饋,馬丁‧里茲獲得了海華絲的一個擁抱和香吻。從某種程度上說,馬丁‧里茲是幸運的,因為根據好事者統計,整個二戰期間海華絲僅僅為美國大兵獻出了4次香吻而已,其數量遠低於獲得一枚榮譽勳章。

美國陸軍已經越發體會到海華絲的價值了,於是他們找來海華絲本人先後為陸軍官方讀物《洋基週刊》拍攝了兩期宣傳畫報。根據一些二戰老兵的回憶,這兩期雜誌一度是軍隊內部交易中售價最高的,最高的甚至可以販賣到55—80美元,要知道二戰期間,一名普通的美國大兵的月薪也不過50美元上下。

麗塔‧海華絲做封面的《洋基週刊》,美國大兵的精神支柱。(圖/澎湃新聞提供)
麗塔‧海華絲做封面的《洋基週刊》,美國大兵的精神支柱。(圖/澎湃新聞提供)

當然明星背後也有明星的苦。海華絲的婚姻情況十分糟糕,她於1942年2月便和賈德森協議離婚。但對於那些身在異鄉的美國大兵來說,處於單身狀態的海華絲就更成了他們奮勇殺敵的源動力。按照美國歷史學者瑪麗亞‧布謝克(Maria Buszek)在其著作《畫報女郎:女權、性欲與文化》中的見解:「很多士兵的帳篷和床頭邊都有一張麗塔的複印照,而這就是讓美軍艱難取得瓜島戰役最終勝利的一個勝負手……在此之前,美國軍人從來沒在哪次戰役中表現出如此充滿韌性與視死如歸的頑強精神。」

女神結婚,戰役受阻

然而好景不長,追求者不計其數的海華絲在1943年9月又結婚了,而她的第二任丈夫正是影片《公民凱恩》的製作人兼導演奧遜‧威爾斯(Orson Welles)。這則消息被一些好事的美國商船海員帶到了歐洲戰場,而要命的是,按照計畫,盟軍將在兩天之後發動薩勒諾登陸戰役。盟軍原計劃三天拿下那不勒斯,但最終卻花了三個禮拜時間。負責左翼掩護的美軍第36步兵師遭到德軍的兇猛抵抗,要不是海軍大炮對著德國人一頓狂拍,美國人的灘頭陣地都可能不保。一名一起參加戰役的西薩里女王皇家步兵團的英國步兵在後來的信中抱怨道:「我以前沒看到美國人打得這麼吃力……與其說是德國佬反攻犀利倒不如說洋基佬有些心不在焉。」

與美軍官兵一同跳舞的海華絲。(圖/澎湃新聞提供)
與美軍官兵一同跳舞的海華絲。(圖/澎湃新聞提供)

沒人知道海華絲對於美國大兵的心態產生了多大影響,但這種情況自然而然地被回饋到了美國軍部。軍隊內部風傳上峰有令,要求所有與前線有聯繫的人員「一律不得將海華絲二婚的新聞告訴給前線作戰人員」。要知道,按照美軍先前所制訂的作戰任務計畫,太平洋的部隊將開始遠比薩勒諾戰役更為重要的一場硬仗,也就是對吉伯特群島戰役展開攻擊。不過,什麼都比不過小道消息的傳播速度,到10月上旬的時候,基本上全太平洋的美軍士兵都知道這則新聞了。

塔拉瓦登陸作戰前,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還在欣賞女郎畫報。(圖/澎湃新聞提供)
塔拉瓦登陸作戰前,美國海軍陸戰隊士兵還在欣賞女郎畫報。(圖/澎湃新聞提供)

在之後的塔拉瓦戰役,美軍同樣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趕跑日本人,雖然海華絲再婚的新聞不能說直接影響了戰局的走勢,但在這種節骨眼上,美軍先後在兩條戰線上遭遇挫折也不能說僅僅是一種偶然。二婚之後,海華絲的受歡迎程度在此之後卻開始日趨下降,很多美國大兵開始不願意當她的「觀音兵」(編按:香港俚語,「工具人」之意),而海華絲在戰時的號召力與影響力再也難以恢復到昔日了。

二號女神登場

美國大兵的心頭好變成了貝蒂‧葛萊寶(Betty Grable)。葛萊寶其實早在1942年就已經廣為美國大兵所熟知,但彼時卻排在海華絲之後屈居次席。說來也怪,葛萊寶在1943年7月同樣迎來自己的第二任老公、著名小號演奏家哈瑞‧詹姆斯(Harry James),但葛萊寶那種鄰家女孩的健康形象總是能召來美國大兵的青睞。如果說海華絲的必殺技就是她的顏值和胸器的話,那麼葛萊寶的武器就是她的笑容與美腿。葛萊寶和海華絲完全不是一種類型的女人,葛萊寶所有的照片中都充滿了陽光的笑容以及迷人的親和力,根本看不到海華絲那種時而讓人覺得冷豔時而又讓人覺得放浪的不定性格。

貝蒂‧葛萊寶(Betty Grable)標準照。(圖/澎湃新聞提供)
貝蒂‧葛萊寶(Betty Grable)標準照。(圖/澎湃新聞提供)

與海華絲如出一轍的是,葛萊寶也是通過好萊塢電影才逐漸被人所熟知;她很快就成了好萊塢當紅的歌舞明星。光她的年薪就有30萬美元,這在當時已經是個天文數字了。二十世紀福克斯公司覺得她的那兩條豐腴的大美腿就是取之不盡的搖錢樹,於是幫她的兩條美腿購買了高達100萬美元的保險—足夠買一個中隊最先進的P-51「野馬」戰鬥機!因此,葛萊寶也獲得了「百萬美元美腿女王」的美名。

1943年6月,葛萊寶為《生活》雜誌拍攝了一組照片,其中一張的那個回眸一笑,加上她那修長的雙腿和泳裝,對男人產生了出乎意料的殺傷力,受到廣泛好評和追捧。正如《生活》雜誌為這組照片所配的標題「好萊塢影星的一個重要里程碑」那樣,這張照片一下子就成了那個時代美女形象的代表作,據歷史學家道格‧瓦倫(Doug Warren)的研究,這張照片僅在二戰期間就在全美翻印了多達500萬張之多,而前線士兵中幾乎每5個人中就有一個人有這張照片。

葛萊寶最著名的一張照片。(圖/澎湃新聞提供)
葛萊寶最著名的一張照片。(圖/澎湃新聞提供)

相比更讓人感到傲霜冷豔的海華絲,葛萊寶在各個方面都更有親和力。僅在1942年這一年時間裡她就自掏腰包,將54000張帶有自己親筆簽名的複印相片寄到了位於阿肯色的羅賓遜陸軍營,這一數字相當於她每天都要在將近150張相片上簽上自己的大名。或許正是因為這種親和力,讓美國大兵對於葛萊寶的二婚十分寬容,美軍內部甚至調侃地出現了這麼一句口頭禪「我能找到一個哈瑞‧詹姆斯娶的那種女人就足夠了(I want a girl just like the girl that married Harry James)。」

當然,美國政府也不會浪費葛萊寶的宣傳感召力。和海華絲一樣,葛萊寶也加入到了戰爭債券的宣傳中:在1943年9月的一次債券購買集會上,她當眾脫下了她的連褲絲襪並將其拍賣,表示會將拍賣所得的資金全部用於購買債券。最後一位商人出資75000美元將這條尚存體香的絲襪捧回家中——而這也是美國在二戰期間依靠拍賣個人物品所得的最高一筆債券購款。

葛萊寶在拍賣絲襪的現場。(圖/澎湃新聞提供)
葛萊寶在拍賣絲襪的現場。(圖/澎湃新聞提供)

葛萊寶同樣也是勞軍組織的成員,而她也一年兩次趕往前線慰問美軍官兵。其餘時候,她更多地只是在美國內的軍事訓練營裡慰問那些即將奔赴前線的新兵。在1944年,她甚至來到中國西南的美軍空軍基地進行慰問,還大方讓一名美軍軍官免費摸了摸那兩條百萬美腿是什麼手感。當然了,絕大多數美國大兵都只能看著海報聊以自慰。

葛萊寶勞軍,大方展示身材。(圖/澎湃新聞提供)
葛萊寶在勞軍現場,大方的讓人摸了她的「百萬美腿」。(圖/澎湃新聞提供)

久而久之,無論是海華絲還是葛萊寶,都成了美國航空部隊藝術的靈感源泉。這兩人的多個經典造型都被這些腎上腺亢進的美國大兵們畫到了他們的飛機上,變成了兩位「飛翔的女武神」。

畫報女郎的經典POSE。(圖/澎湃新聞提供)
畫報女郎的經典POSE。(圖/澎湃新聞提供)
二戰時美軍轟炸機的經典塗裝。(圖/澎湃新聞提供)
二戰時美軍轟炸機的經典塗裝。(圖/澎湃新聞提供)

不過,話說回來,在一個充滿了死亡殺戮的戰場間歇,一群血氣方剛的青年終日居住在滿是雄性荷爾蒙氣息的兵營,畫報女郎無疑會成為每間宿舍甚至是每名士兵身上的標配。人性的特性總是類似的,因為與美軍為敵的德國和日本士兵同樣也會張貼或收藏箱類似的「畫報女郎」。但所謂「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從這些畫報背後所折射出的,恰恰正是一種期盼戰爭結束、早日回家的迫切心理。

德國人的美女塗裝。(圖/澎湃新聞提供)
德國人的美女塗裝。(圖/澎湃新聞提供)
馬歇爾群島上被繳獲的日本行李箱,貼滿了美女照片。(圖/澎湃新聞提供).
馬歇爾群島上被繳獲的日本行李箱,貼滿了美女照片。(圖/澎湃新聞提供)

文/點兵堂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私家歷史》(原標題:「望美人兮天一方」:二戰時期美國大兵的夢中情人)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