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強國俄羅斯也曾經一金難求!從俄國第一個奪下奧運金牌的他,看戰鬥民族體育史

由於違反了興奮劑檢測規定,俄羅斯運動員將只能以「來自俄羅斯的奧林匹克運動員」的名義參加2018年平昌冬奧會,不允許使用俄羅斯的國旗國徽等國家標誌,所獲得的獎牌數也不算入俄羅斯代表團的名下,而且有多名有望奪冠的名將沒能獲得參賽邀請,在這樣的情況下,俄羅斯很有可能再次改寫參加奧運會以來的最差戰績。

自蘇聯解體,俄羅斯獨立參加奧運會賽事以來,這個國家的體育成績可謂是每況愈下,在2010年的溫哥華冬奧會上甚至創下新低只得3金。但不管怎麼說,現在的俄羅斯還是能稱得上是一個體育大國。

然而,在一個多世紀以前,俄羅斯帝國雖然屬於列強國家,但是在體育領域,他們並不比現在的印度強多少。十月革命前的俄國,一共參加了三屆奧運會卻僅僅獲得了一塊金牌,不僅比不上英法美德這些強國,甚至還不如自己的屬國芬蘭。

俄國的現代奧運之路

俄國其實是最早參與到現代奧林匹克運動的國家之一。19世紀末俄國著名的體育活動家布托夫斯基將軍,於1892年與「現代奧林匹克之父」顧拜旦在巴黎首次見面,布托夫斯基對於後者復興奧林匹克運動的想法非常贊同,於是也參與到了這項事業中,後來一道發起成立了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並成為最早的國際奧會委員之一。

1896年的首屆奧運會在雅典舉行,布托夫斯基也在積極推動俄羅斯選手參與到這項盛事中,但是只有聖彼德堡、基輔、奧德薩等幾個大城市有運動員回應。由於當時交通不便,俄國運動員大多都未能抵達雅典,只有一位叫李特爾的基輔人能夠出現在雅典,他向組織方提交了參加古典式摔跤、射擊和擊劍專案的申請,但是申請未能得到批准,他和布托夫斯基成為僅有的兩位見證了首屆奧運會的俄國人。

俄國代表團在1900年奧運會開幕式上入場。(圖/澎湃新聞提供)
俄國代表團在1900年奧運會開幕式上入場。(圖/澎湃新聞提供)

1900年的巴黎奧運會才是俄國的首次正式參賽,兩名擊劍選手參與了佩劍項目的角逐——波蘭族的米肖和烏克蘭族的紮科沃羅特是一對師徒,他們都是在華沙服役的俄軍軍官,也是職業運動員——他們最終分別排名第五和第七。紮科沃羅特後來成為了蘇聯擊劍運動的奠基人。此外,還有兩名俄國貴族參加了馬術比賽,但成績也是一般。

1904年聖路易斯奧運會由於遠隔重洋,俄國沒有參賽。1908年奧運會俄國派出6名選手參加了三個大項,帕寧歷史性地奪得首金,兩名古典式摔跤選手奧爾洛夫和彼得羅夫獲得了銀牌,在獎牌榜上,俄國僅排名第12位。

1912年,俄國派出了前所未有的龐大團隊來到斯德哥爾摩,159名選手參加14個大項的角逐,參賽人數排在所有代表團的第七位。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堂弟德米特裡•帕夫洛維奇大公親自擔任俄國代表團的團長,並且參加了馬術障礙跳躍比賽,但只獲得個人賽第九和團體賽第五。這位大公最為人所熟知的事蹟是參與了對「妖僧」拉斯普京的刺殺行動。

來到斯德哥爾摩參賽的俄羅斯選手清一色是男子,而且絕大多數是出生於聖彼德堡以及波羅的海沿岸地區。但是他們的成績只能用乏善可陳來形容,只獲得了2銀3銅,在金牌榜上排名第16,俄國代表團把成績不佳歸咎於賽前備戰工作不到位。

在足球項目上,俄國的發揮更是慘不忍睹。首場比賽他們以1比2輸給了芬蘭(而這支芬蘭隊在隨後的比賽先後以0比4輸給英國,0比9輸給荷蘭),就此失去了晉級機會,這是俄國國家隊的首場官方正式比賽,球隊隊長瓦西裡•布圖索夫打進了俄國隊的國際比賽首球。巧合的是,後來他的弟弟米哈伊爾•布圖索夫成了蘇聯國家隊的首任隊長,在1924年蘇聯隊的首場正式比賽(3比0勝土耳其)中打進了蘇聯隊的首個國際比賽進球。布圖索夫一家五兄弟,在早期蘇俄足球的發展中都作出了重要的貢獻。隨後的無關痛癢的排名賽,俄國隊更是以0比16的懸殊比分被德國隊「屠殺」,德國球員福克斯一人就打進了10個球。

打著俄國國旗參賽的芬蘭大公國,獲得了9金8銀9銅,排名第四,其中田徑專案就獲得了6金4銀3銅,第一代「飛翔的芬蘭人」科勒赫邁寧獨得3金1銀(5000米、10000米和個人越野賽金牌),從而奠定了此後數十年芬蘭人在中長跑項目的統治地位。

俄羅斯首個奧運金牌的誕生

今年是俄羅斯獲得首枚奧運金牌110周年。

俄羅斯帝國的唯一一塊奧運金牌,產生於1908年夏季奧運會上,但卻是在花樣滑冰這個冬季項目上奪得的,它的主人名叫尼古拉•帕寧•科洛緬金。

俄羅斯國家選手尼古拉•帕寧•科洛緬金。(圖/澎湃新聞提供)
俄羅斯國家選手尼古拉•帕寧•科洛緬金。(圖/澎湃新聞提供)

尼古拉•帕寧•科洛緬金,「尼古拉」是名字,「科洛緬金」是原姓氏,而「帕寧」則是自己的藝名,因為當時的花樣滑冰選手在參加比賽時會為自己取一個藝名,久而久之,人們就稱呼他為「帕寧」,而忘記了其姓氏「科洛緬金」。

帕寧於1872年出生於沃羅涅日,10歲的時候,他隨母親搬到了首都聖彼德堡居住,從小熱愛滑冰的他這裡得到了接受專業訓練的機會。在聖彼德堡滑冰愛好者協會主席斯列茲涅夫斯基的推薦下,帕寧得以進入尤蘇波夫花園接受訓練,這裡是當時俄羅斯最為著名的冬季運動訓練學校和場所,在這裡的冰場上,帕寧練習了花樣滑冰、速滑、冰球和芬蘭式雪橇。

1893年至1898年,帕寧就讀於帝國的最高學府聖彼德堡國立大學的數學-物理系自然科學專業。帕寧是一位非常全能的運動員,他在大學學習期間,又積極參與了各種各樣的體育項目,例如自行車、田徑、賽艇、游泳、射擊、滑雪等。

1901年,帕寧參加了全俄羅斯的第一屆花樣滑冰錦標賽,他以精湛的技藝獲得了冠軍,從而打響了自己的名聲,此後又五次獲得全國冠軍。

1903年,為了紀念建城200周年,聖彼德堡舉辦了世界花樣滑冰錦標賽,帕寧跟一批國外的頂尖選手同場較量,其中實力最為強勁的當屬瑞典名將烏爾裡希•薩爾霍夫。薩爾霍夫以動作難度高而著稱,花樣滑冰中的一個著名的跳躍動作「後內結環跳」正是由他在1909年首先成功完成,因此這個跳躍動作後來被命名為「薩爾霍夫跳」。薩爾霍夫此前已經連續兩年獲得世界冠軍,這一次他依然沒有讓王冠旁落,而在國際大賽上還是初出茅廬的帕寧只能屈居亞軍,此後他再也沒有參加過任何一次世錦賽,而歐錦賽也只參加了兩次,分別是獲得第三和第二。

俄羅斯_冰場上的宿敵—薩爾霍夫(左)和帕寧。(圖/澎湃新聞提供)
俄羅斯_冰場上的宿敵—薩爾霍夫(左)和帕寧。(圖/澎湃新聞提供)

1908年的倫敦奧運會,花樣滑冰這個冬季項目,第一次成為夏季奧運會的正式比賽專案,包括了四個小項—男子單人滑、女子單人滑、男子特別圖形以及雙人滑。帕寧來到了奧運會的賽場上,已經36歲的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戰勝薩爾霍夫獲得金牌。

當時的花樣滑冰並不像現在那樣分為短節目和自由滑兩個部分,而是先比「規定圖形」(就是選手要在冰面滑行的過程中用冰刀滑出規定的圖案,由裁判視滑出圖案的完整和美觀度決定名次),然後再比自由滑。而裁判評分系統則還是直到2004年才廢止的「六分制」。

1908年奧運會,尼古拉•帕寧•科洛緬金在參加規定圖形比賽中。(圖/澎湃新聞提供)
1908年奧運會,尼古拉•帕寧•科洛緬金在參加規定圖形比賽中。(圖/澎湃新聞提供)

帕寧是一位以滑行技術嫺熟而著稱的選手,規定圖形自然是他的強項,而早於帕寧登場的薩爾霍夫,在看到帕寧在冰面上留下的各種美妙圖案後,也不禁歇斯底里,受到了裁判的警告,他也知道自己在滑行上是不如帕寧優秀的。然而,裁判卻讓他放下了心頭大石。因為五名裁判中,有兩位是瑞典人,還有來自瑞士的休格爾是薩爾霍夫的私人朋友,他們都把薩爾霍夫排在第一名,而給帕寧打了低分。只有俄國裁判桑德斯和德國裁判溫特是認為帕寧是第一,所以,在規定圖形比賽過後,帕寧排名落後於薩爾霍夫。由此可見,花樣滑冰裁判的「派系之爭」是由來已久的,而到了現在更是愈演愈烈,「俄系」、「西歐系」和「北美系」裁判在每次大賽都要明爭暗鬥,為的就是捧來自本地區的選手奪冠

帕寧認為裁判是故意偏袒自己的對手,因此他退出了第二天的自由滑比賽,以表示抗議。於是,薩爾霍夫最終是輕鬆奪冠,另外兩名瑞典選手也登上了領獎臺。但是,帕寧依然還有奪金的機會。因為與自由滑同一天舉行的還有一個「特別圖形」的專案(跟規定圖形的規則相似,只是由選手自行設計自己要滑的圖案)。薩爾霍夫稍早前退出了角逐,因為他明白,在這個項目上,他是不可能戰勝帕寧的。

尼古拉•帕寧•科洛緬金在倫敦奧運會特別圖形專案比賽中演繹的圖案。(圖/澎湃新聞提供)
尼古拉•帕寧•科洛緬金在倫敦奧運會特別圖形專案比賽中演繹的圖案。(圖/澎湃新聞提供)

只有三名選手爭奪特別圖形專案的金牌,輪到帕寧上場,只見他穿著冰刀在冰面上滑行,猶如畫家拿著手中的畫筆在畫紙上繪畫,帕寧所滑出的圖案非常複雜,場邊的裁判簡直不敢相信,這樣的圖案竟然是能夠在冰面上描繪出來的,但是帕寧確實做到了,裁判們(依然是上面所提到的那五位)心服口服,把帕寧排在了第一名,帕寧成為了奧運冠軍,載入了俄羅斯體育的史冊。

但是,帕寧直到10月31日奧運會閉幕的那一天才被頒發了金牌,因為薩爾霍夫提出了異議:如果(特別圖形)比賽只有三名選手參賽的話,就不應該為優勝者頒獎!國際滑冰聯盟於是進行了緊急的磋商,但最終並沒有認同薩爾霍夫的意見,俄國人獲得了自己應得的金牌!

在倫敦的勝利成了帕寧在冰場上的絕唱,此後他再也沒有參加任何花樣滑冰的世界大賽。四年後的斯德哥爾摩奧運會,帕寧•科洛緬金參加了射擊比賽,在男子手槍專案上他獲得了第七名,隨後又與隊友合作在團體賽獲得第四,與獎牌擦肩而過。而作為俄羅斯的一名頂級的射擊運動員,帕寧也曾11次成為全國冠軍。

晚年的帕寧在指導年輕的花樣滑冰選手的訓練。(圖/澎湃新聞提供)
晚年的帕寧在指導年輕的花樣滑冰選手的訓練。(圖/澎湃新聞提供)

結束這一屆奧運會後,帕寧轉而從事教練、體育教研、管理的工作,對於體育運動在蘇聯群眾中廣泛普及做出了巨大的貢獻。1928年,已經57歲高齡的帕寧在首屆全蘇運動會上寶刀不老,戰勝了那些比他年輕了十幾二十歲的競爭者獲得了手槍射擊冠軍,當時他實際上已經很多年沒有參加體育比賽,但賽事的組織者認為,如果這次國內體育盛事能有一位奧運冠軍參加的話,將會更有影響力,於是他們成功說服了帕寧前來參賽。由於其在體育事業上的突出貢獻,帕寧於1940年被全蘇體育運動理事會授予「功勳體育健將」稱號。

衛國戰爭期間,帕寧在圍困中的列寧格勒生活了半年,而後被轉移到了大後方,負責訓練遊擊隊的戰鬥技能。戰後回到了列寧格勒,於1956年與世長辭,享年84歲。2009年,帕寧入選國際花樣滑冰名人堂。

蘇聯體育的騰飛

因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奧運會中斷了一屆,而俄國也經歷了改朝換代,就此與奧運會闊別40年。舊俄國的體育,既不強大,開展也不廣泛,能夠參與體育運動的人,基本上只侷限於生活在沿海地區和少數的大城市,或者是軍隊中的,社會地位和生活條件較為優越的男性,而普通勞動者、女性、少數民族,或者是生活在鄉村、內陸的人們是很難獲得參加體育運動的機會的。

俄國體育的騰飛是在蘇聯時期,從二十年代末開始,蘇聯開始了轟轟烈烈的社會主義工業化建設,因此就需要大量高素質的體力勞動者,體育成了增強蘇聯人民體質的最主要手段,為此蘇聯積極推廣群眾體育,並修建了各種體育場館,為群眾參與體育鍛煉提供了條件。

在發展群眾體育上,蘇聯最偉大的創舉就是實行了「準備勞動與保衛祖國體育制度」(簡稱「勞衛制」),即通過運動專案的等級測試,促進國民特別是青少年積極參加各項體育運動,以提高身體的體力、耐力、速度、靈巧等素質,按年齡組別制定達標標準,每一名公民只要體育項目上達標,即可被頒發證章和證書,並享受一定的待遇。無論是在軍隊、機關、廠礦、學校、鄉村,日常都會開展體育鍛煉,體育成為了蘇聯人生活中的一項不可缺少的內容。

蘇聯「勞衛制」宣傳畫(「年輕人,去運動場鍛煉吧!」)。(圖/澎湃新聞提供)
蘇聯「勞衛制」宣傳畫(「年輕人,去運動場鍛煉吧!」)。(圖/澎湃新聞提供)

「勞衛制」在促進蘇聯青少年健康成長和培養傑出運動員方面發揮了巨大作用,蘇聯的高水準運動隊伍正是在群眾體育廣泛發展的條件下壯大起來的。蘇聯解體後,「勞衛制」曾經被一度廢止,但是俄羅斯在發現本國體育水準在不斷退步後,終於在前幾年重新恢復了勞衛制。而新中國成立後,「勞衛制」作為蘇聯體育的先進經驗被引入,對於提高群眾體質也發揮了積極作用。

1952年,蘇聯第一次參加奧運會,獲得22金30銀19銅,一個嶄新的體育大國橫空出世。1956年,蘇聯在冬奧會和夏奧會均成為了金牌榜和獎牌榜第一,而尼古拉•帕寧•科洛緬金,這位被載入祖國體育史冊的傳奇人物,卻在這一年的一月逝世,沒能親眼見證本國體育前所未有的偉大勝利,但毋庸置疑的是,他還有一大批蘇俄早期的體育工作者都為蘇聯體育的騰飛作出了巨大的貢獻。

文/葉楓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私家歷史》(原標題:崛起之前:奧運場上,俄國也曾一金難求)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