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拍58天、成本不到2千萬,為何《水底情深》入圍13項奧斯卡?揭超節儉導演奇特「拍法」

《水底情深》導演吉勒摩·戴托羅,又以這部片橫掃各大影展、奧斯卡入圍榜,更驚人的是他的電影製作費用不到2千萬、只拍58天,到底是怎樣做到的?(圖/IMBD官網)

《水底情深》導演吉勒摩·戴托羅,又以這部片橫掃各大影展、奧斯卡入圍榜,更驚人的是他的電影製作費用不到2千萬、只拍58天,到底是怎樣做到的?(圖/IMBD官網)

隨著墨西哥導演吉勒摩·戴托羅在導演工會獎上的勝出,《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在奧斯卡獎的贏面進一步加大。退一步說,即便最佳影片環節它仍將面對來自《意外》的挑戰,但在最佳導演領域,以往的歷史早已證明,導演工會獎得主幾乎就是板上釘釘的奧斯卡最佳導演獎得主。

這麼一部成本不到兩千萬美元的電影,是如何拍出魔幻大片的效果來的?

01.jpg
(圖/澎湃新聞提供)

準確地說,《水底情深》的製作成本只有1930萬美元,用58天拍成。不說預算近兩億美元的《環太平洋》,甚至都比不上導演在1997年拍攝的《秘密客》(Mimic)。

在接受電影網站「獨立線上」記者訪問時,他表示:「不少業內人士都不相信我們,他們都說,不不不,這電影的成本絕對不止3000萬美元,非要我透露一下實情,所以我就告訴他們,這片子之前宣佈的成本是1950萬美元,但其實那還不對,應該是1930萬美元,因為我們最近又重新算了一筆總帳,發現之前多算了20萬美元。

熟悉吉勒摩·戴托羅電影背景的老影迷,對此應該不會感到十分驚訝。畢竟,在電影工業並不怎麼發達的墨西哥,所有導演都必須處處精打細算,盡力控制成本,才有可能存活下來。

吉勒摩·戴托羅1985年在祖國拍攝的處女作《魔鬼銀爪》(Cronos)只花了200萬美元,卻依然營造了出色的恐怖氣氛,正如他所說,「我由許多經典電影中學到了經典的特效製作方式,所以我不光掌握最新的電影技術,也熟悉那些舊辦法」。

而在時隔多年之後,已經成名成家的吉勒摩·戴托羅,開啟《水底情深》的拍攝時,顯然還是沒有忘記那些「舊辦法」。

影片的開場段落,女主角的房間整個淹在水裡,她和傢俱都在上下漂浮的那些畫面。換作別的導演,可能一定會用上最先進的電腦特效,或是乾脆將整個場景放在大水缸中來拍攝。不論哪樣,一定都價格不菲。

可吉勒摩·戴托羅卻用了相對不怎麼花錢的特殊「水戲」:所有傢俱以及女主角,全用繩子懸吊在空中,以製造出漂浮效果;然後再在室內加上大量水汽,光線也通過散射來製造效果,看上去就像是真的在水下一樣。

當然,碰到男女主角愛情昇華的浴室戲那樣的狀況,就沒法單靠視覺技巧蒙混過去了,於是導演只需將整台浴室佈景全都淹沒在了大水缸裡,拍出了實打實的逼真效果。

002.jpg
(圖/澎湃新聞提供)

節約和高效的製作方針,貫穿了《水底情深》的整個製作過程。例如拍攝用到的攝影棚,其中之一就是吉勒摩·戴托羅拍攝美劇《活屍末日》時用的那一個。每逢電視劇拍攝暫停的時候,他就會帶領同一班工作人員,利用這現成的資源,預先為《水底情深》的拍攝做些籌備工作。此後,美術指導保羅·奧斯特貝里(Paul Austerberry)還特意等《活屍末日》全部拍完之後,從本該要報廢的道具、佈景中找出不少能廢物利用的東西來。

節約下來的錢,全都被他們花在了刀口上。《水底情深》的攝影讓不少影迷看了覺得十分享受。最大的感受莫過於兩個字:流暢。似流水一般的鏡頭流動性,正是吉勒摩·戴托羅對本片攝影最大的要求。

一般說來,類似這種兩千萬美元的製作,更多地會使用固定機位拍攝。因為複雜的運動鏡頭,一是會耗費大量準備時間,拉長工作週期;二是勢必要用到斯坦尼康穩定器和大型搖臂等高價設備。但吉勒摩·戴托羅還是決定,這筆錢絕不能省。

片中不少運動流暢、氣勢恢宏的大場面鏡頭,用的都是大型搖臂拍攝。不過,相比當初拍攝《環太平洋》時隨時都有兩台大搖臂在現場待命的「豪氣」,這次吉勒摩·戴托羅每每事先做好周密計畫,只在確定需要用到它的那一天,才會租來這些大設備。

文/程曉筠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有戲》(原標題:不到兩千萬美元拍出大片效果,《水形物語》是怎樣煉成的)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