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超級盃太狂熱,美術館竟開賭局?互押重要館藏,輸球就要送走畫,2間美術館玩很大…

就算不是足球迷,對於藝術愛好者來說,也有一個激動人心的理由去關注超級盃。萬眾矚目的超級盃於上週末舉行,由新英格蘭愛國者與費城老鷹隊繼2005年後再次的對決。和往年一樣,與體育無關的組織也欲欲躍試的參與,就比如說美術館。雖然某些預測比賽結果的遊戲在今年好像陷入了停滯,但是年度的藝術館對決開始了。為了貫徹體育精神,波士頓美術館(the  Museum of Fine Arts, Boston)和費城美術館(the Philadelphia Museum of Art)立下賭注。獲勝球隊的城市將獲得展出來自敗北球隊城市畫作的機會。

讓我們來看看他們分別派出的是哪兩幅畫作吧!

波士頓和費城的美術館都珍藏有藏有古老的文物,包括美國早期偉大畫家繪製開國先賢們的油畫。費城博物館選出的是《富蘭克林從空中導電》(Benjamin Franklin Drawing Electricity from the Sky)。波士頓博物館選出的是《詹姆斯·華倫夫人》(Mrs. James Warren)。對於選擇畫作的原因,費城美術館在一份聲明中解釋說:「該館選擇的是美術館最具代表性的館藏,即是具有代表該城市歷史性意義的藏品。」

韋斯特《富蘭克林從空中導電》。(圖/取自Wikimedia commons)
韋斯特《富蘭克林從空中導電》。(圖/取自Wikimedia commons

只比標準的尺幅大一點,班傑明·韋斯特(Benjamin West)1816年的作品《富蘭克林從空中導電》描繪了1752年班傑明·佛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著名的風箏實驗,實驗證明瞭雷電是由電力造成的。其實真實生活中,兩位班傑明不僅是好朋友,他們還具有姻親關係。在班傑明·佛蘭克林去世後20年,班傑明·韋斯特創作了這幅肖像,本來韋斯特計劃為佛蘭克林於1751年創立的費城醫院創作一幅更大尺幅的肖像,可惜這個計劃最後擱淺了。

辛格萊頓《詹姆斯·華倫夫人》。(圖/取自波士頓博物館官網)
辛格萊頓《詹姆斯·華倫夫人》。(圖/取自波士頓博物館官網

相對來說,約翰·辛格萊頓·科普里(John Singleton Copley)於1763年創作的作品《詹姆斯·華倫夫人》缺少一些戲劇性,畫的尺幅很大,足有四英呎高,三英呎寬(寬91.44、高121.92公分)。這幅畫據傳是詹姆斯·華倫夫人的肖像。詹姆斯·華倫夫人是美國大革命中的一名政治評論家,她通過撰寫政治諷刺的詩歌和小說來抨擊貴族階級,並且激勵波士頓人民追求自由。雖然畫作是在詹姆斯·華倫夫人已成名後繪製的,但科普里的這幅肖像描繪的是30歲出頭的,作為母親和家庭主婦的詹姆斯夫人。端莊而規矩的舉止,以及親近花的動作,完整體現出一個母親的形態。

2月5日據《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VOA)報導,費城老鷹隊以41比33戰勝了新英格蘭的愛國者隊,成為第52屆超級碗大賽冠軍。那波士頓美術館是否會真正履行之前許下的承諾呢?讓我們持續關注。

文/劉星宇

本文、圖經授權轉載自非池中藝術(原標題:超級盃:兩大美術館賭上名畫的對決)
責任編輯/趙元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