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人民怕漲價、政府怕圖利財團、企業怕增加成本…他指出台灣社會可怕的「均貧」思維

我們的社會一直有種古怪的「均貧」思維,電價不能漲,否則老百姓無法過日子,要苦民所苦,所以不能用好東西。在我看來,這種思維和行為才真正違反了社會多元化的價值和能源自主的原則!優質的生活該是我們共同努力追求的目標,而這些都不該困在「匱乏」的思維裡。

我推動綠色經濟已經20多年了,一路走來,總是飽受大家的質疑。綠色代表環保,環保就是成本,和經濟以最低成本為生產消費的選擇觀念時常互相牴觸,所以一直有很多環保和經濟的衝突出現,也常會聽到有些企業不理性的聲音。這就像我環境經濟學的職業生涯,環保人認為我是學經濟的,一定不懂環保,經濟人說我是學環境的,常用懷疑的眼光看著我!從小到大,這種互相衝突,「分歧者」的特質一直在我身上出現。

我曾經在推動空氣污染防制、水污染減量、再生能源條例及資源回收工作時,遭到企業嗆聲,企業認為環保就是成本,要經濟好,政府就別加諸環保要求,因為環保就是不經濟,會讓企業用腳投票走人。而如果討論政府要補助綠色企業時,大家更是不能接受,「為什麼不補助在我身上」,同樣的企業又會這麼說。於是父子騎驢,什麼事情都做不成。對這些企業而言,經濟還是比較重要,所以要推動環保,總是要等到環境出現威脅,外國開始用碳限制當作貿易障礙來卡你了,才會趕緊跟風上去。

環保真的不經濟嗎?很遺憾的是,不學習和環境共存,不環保也不會有經濟的時代已經來臨。當年參加WTO貿易與環境的談判工作時,在國際場域上,大家對於解決環境問題方案的知識求知若渴,大家滿腦子想的,是為了解決環境問題,我們應該擁有什麼樣的生活方式,應該要推動哪些環境友善的商品,政府又該有什麼樣的政策。這種「面對挑戰,重新塑造我們想要的生活」的核心思維,促成了今日許多的綠色創新。相反的,國內害怕改變的人太多了,政府害怕圖利企業財團,企業害怕環保法規趕走投資,這些都和綠色經濟的推動背道而馳。我一直希望能在國人的腦袋裡安裝一個新的軟體,讓大家發現這些恐懼是毫無根據的,我們可以重新站起來,啟動下一個世代的經濟及就業引擎。

有太多的環保商品已經存在我們的周圍,不管是燃料電池環保發電機、有機食品、綠建材、綠色交通工具等等,這些商品,能夠讓大家生活無虞,不受環境的威脅,也不會增加環境的負擔,那我們還在等什麼呢?等你搬開你腦中的石頭,重新發現你是有選擇的,選擇的力量,不求政府,不求企業,就掌握在你手裡。

作者介紹|溫麗琪

一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經濟學家,研究領域包括環境政策的經濟分析以及WTO相關政府政策,曾榮獲中央社2008年的台灣企管類十大潛力人物獎。目前擔任中華經濟研究院綠色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及綠學院的綠色帶路人,推動台灣綠色經濟的發展。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綠學院(原標題:一個環境經濟學家的告白)
責任編輯/林安儒

喜歡這篇文章嗎?

綠學院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