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正放映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為何失戀那麼痛?別再說時間是最好的解藥!心理學家實證研究找出4招快速走出情傷

人認為最深沉的愛,莫過於分開以後,將自己活成了他的樣子。自此之後,默默地守著回憶,直到有他和沒他的日子一樣長,甚至更加久遠...

從一段自己真心付出的感情中分離出來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無論分開的原因為何,抑或你願意與否。

所以,在關係結束後:

人,或許會麻痺自我,用工作,用酒精,用一段草率開始也自認為不會有結果的新戀情;

人,或許會充滿憤怒和怨恨,和親友大吐苦水,傾訴自己在這段感情裡的所有付出,以及他的不珍惜;

人,或許會自責,後悔,內疚,反覆地想自己究竟做錯了什麼,以及怎樣挽回;

亦或許,人會認為自己想通了,誰都不怨,也誰都不恨,決定繼續自我的生活。但是卻總還是去尋找生活中所有關於他的踪跡,去他常去的地方,希望能夠偶遇...

(圖/
「你的缺席穿透了我,像細線穿透銀針,我所做的任何事都縫著它的顏色」──W.S. Merwin, Separation(譯:KY主創們)

但是,當晚上孤獨一人,閉眼嘗試入睡的時候,來自過去的一切又如同鬼魅般浮現在腦海裡,拖著心墮下去。那些曾經的誓言和發生過的一切都慢慢的在夜色與眼淚中模糊,只有輾轉反側留下的孤獨在不斷地提醒自己,我真的失去他了。

(圖/
 

確實,失戀本質上是一種「失去」,而人失去的除了關係本身,還有共同的對未來的夢想和承諾。

而失去希望的人生,我想,是絕望,迷惑,不安甚至心痛的。不幸的是,在成人的世界,快節奏的社會很多時候不給人們恢復和喘息的機會,帶著心傷的人們,往往第二天都被推著回到現實生活中,面對失去他後生活充滿的各種未知。

但,失去愛為何讓人如此痛苦?

很重要的原因是,從長期的親密關係分離出來,會大幅度地打破和改變一個人對自我的概念

因為關係雙方隨著時間的推移,個人的自我意識往往會越來越多的與對方糾纏在一起。澳大利亞麥覺理大學的最新研究表明,親密的情侶往往會成為對方人際交往中認知系統的一部分,並且雙方都會依賴於彼此去填補各自的自我認知(self identity)。

換句話說,在親密關係中,人會潛移默化地改變,不斷地受到對方習慣,性格,興趣愛好,人生觀,價值觀等的影響,直到自我認知不斷擴大,把來自對方的一切同化成一部分的自己。

(圖/
 

然而,這也意味著當一段關係結束時,失去他從一定程度上意味著你失去了一部分的自己。並且研究表明,若這段關係裡的他對你的影響越大,越幫助你自我成長,那分手後你會更容易體會到自我概念混亂(identity confusion)和自我概念縮水(identity shrink)。所以,不難理解關係結束後很多人都會產生「離開你之後我是誰?」這樣的困惑。

而這種與自我分離的傷痛,在我們的大腦看來和生理的傷痛並無區別。

美國密西根大學心理學家Ethan Kross和他的同事在2011年針對失戀的人做了腦部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實驗。他們的研究發現,當參與者在看到前任的照片時,腦部活躍的區域和人在經受燒傷或者燙傷等刺激時候的腦活躍區域一致。這說明,愛對人的傷害是真正存在的,並且是和身體傷痛一樣,人可以體會到。

走出失戀的傷痛,怎麼辦?

「學會區分現在與過去,振作起來面對痛苦。」這是一句旁觀者說著簡單,當局者明白卻也很難做到的話。對熱戀中的人腦掃描顯示,戀愛中人腦的核磁共振成像和成癮行為非常相似,這證明走出一段曾經自己投入那麼多的戀情,其實和戒去煙癮,酒癮,毒癮一樣難。

(圖/
 

但幸運的是,越來越多的心理學研究找到了實證有效的失戀應對策略,或許以下的建議可以幫到你:

1、重建自我。換句話說,你需要找回那部分失去的自己,重自己定義自我。嘗試新的事物,遠途旅遊,花時間與新的人相處都是很好的方式。

研究證明相較於沉淪於痛苦與情緒裡的人,在失戀後勇於去重建自我,探索新事物的人更少有被精神疾病困擾的風險(Mason, Law, Bryan, Portley, & Sbarra, 2012) 。

(圖/
 

2、真正的斷開聯繫。這就如同失戀在人們的心上劃了一個傷口,而要讓傷口治愈,最重要的方法就是別去觸碰它。

這做起來非常困難,但是真正的斷絕聯繫才能幫助失戀的人更快的回到生活的正軌。因為保持和前任的聯繫被證明會減少人從悲傷、憂鬱等負面情緒中恢復過來的復原力(Sbarra & Emery, 2005)。

(圖/
 

3、合理、辯證地看待反彈關係(rebound relationship)。反彈關係,又稱籃板球關係,就是指,一個人剛分手之後馬上開始交往新的對象,就如同籃板球一樣,你投了一球沒進,馬上抓籃板球再度進攻(Rebound)。

反彈關係在現實生活中有很壞的名聲,但是心理學實證研究卻表明分手後快速進入一段新的關係是一種健康地幫助人們恢復的方式(Brumbaugh & Fraley, 2015)。

在反彈關係中的人會認為自己是被需要的,被愛的。這樣有助於他們提高自尊,減少與前任分離所產生的依戀焦慮和對依戀關係的迴避感,從而更容易走出分手的心傷。

(圖/
 

4、走出失戀不是一兩天就會發生的事,所以對自己要有合理的預期。悲傷和難過可能還是會不期而至,他的生日,一起去過的地方,吃過的東西,相互的朋友等等都可能是你情緒的激發點,所以你需要培養良好的壓力應對方式。寫作、保持運動、聽音樂、和朋友或者心理諮詢師傾訴等等都是很好的方式。

(圖/
 

人都說時間會撫平心裡的傷口,但值得想的是面對失去所帶來的心痛,時間能做的真的很有限。若人們被傷痛困住了,時間僅僅是把那些痛和悔不均等地分到你餘生的每一天。所以真的想要走出來,還是取決於人用怎樣的視角看待這段感情,以及如何幫助自己。

走出失戀確實很艱難,也沒人能準確地說需要多久,但是它同時也是幫助個人成長和反思的一個過程。每一個我們曾經深愛的人,都可能會幫助我們成長為更好的自己。他的離去確實會讓你迷惑、恐懼,但是你可以選擇學習和吸收從他身上習得的良好習慣和品格,使得自己成為這段感情的受益者而非受害者。

我很贊同曲瑋瑋說的一句話:

走出失戀,不是為了放下別人,而是為了和解自己。

或許有一天,我們也能微笑而淡然地說出所有的事。

(圖/
 

Refernece

Brumbaugh, C. C., & Fraley, R. C. (2015). Too fast, too soon?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 into rebound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32(1), 99-118.

Harris, C., Barnier, A., Sutton, J., & Keil, P. (2014). Couples as socially distributed cognitive systems: Remembering in everyday social and material contexts Memory Studies, 7 (3), 285-297 DOI :10.1177/1750698014530619

Kross, E., Berman, M., Mischel, W., Smith, E.E., & Wager, T. (2011). Social rejection shares somatosensory representations with physical pain.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Mason, A. E., Law, R. W., Bryan, A. E., Portley, R. M., & Sbarra, D. A. (2012). Facing a breakup: Electromyographic responses moderate self‐concept recovery following a romantic separation.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9, 551-568.

Sbarra, D. A., & Emery, R. E. (2005). The emotional sequelae of nonmarital relationship dissolution: Analysis of change and intraindividual variability over time.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2, 213-232.

文/袁蕾蕾 USC MSW、圖/俊城君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什麼值得想(原標題:失去愛讓人如此痛苦 | 如何走出失戀?)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