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15歲入幫月收30萬,五度被關當去玩!醫師世家的惡少,如何變人氣饅頭店老闆?

曾經的浪子如今不求家財萬貫,只期盼有個安穩的收入,擁有踏實的生活。(圖/鐘敏瑜攝)

曾經的浪子如今不求家財萬貫,只期盼有個安穩的收入,擁有踏實的生活。(圖/鐘敏瑜攝)

「其實現在很多媒體來採訪我過去竹聯幫的事,我都有點煩惱。雖然幹過不少壞事啦,但現在我安份做這家饅頭店,只希望大家多給我們一些鼓勵,不是一直去翻以前的事。現在,我真的真的不想讓爸媽他們擔心了。」正式開始採訪前,他這麼跟我說。誠懇語氣裡,不難聽出一路以來他對父母的在乎與愧疚。

周六午後的捷運石牌站人聲鼎沸,循著麵點香味走進一旁靜謐的小巷,「鑽石師」的饅頭店映入眼簾,南瓜糕、各式養生饅頭任君挑選。小小店面看似沒什麼特別,卻是曾經誤入黑道的老闆花了好多年才建立起的心血結晶。

看上去年紀輕輕的麵點師傅,過去「瀟灑」的人生經歷讓人意外。(圖/鑽石南瓜糕@Facebook)
看上去年紀輕輕的麵點師傅,過去「瀟灑」的人生經歷讓人意外。(圖/鑽石南瓜糕@Facebook)

穿著白色烘焙服、頭戴鴨舌帽,親切端上手工芋頭饅頭到我桌前的是老闆李承融,比起本名,他更喜歡叫自己「鑽石」,「因為鑽石亮亮的,大家都喜歡,那是我(從監獄)出來之後對自己的期待啦!」今年二十八歲的他,在十多歲時加入竹聯幫,強悍又敢衝的個性,讓他從平凡小弟一路做到幹部等級。

前後入獄五次,幾乎全跟打人鬥毆有關,不只打過同學,甚至連法警也曾經用力揍下去。「我自己也承認啦,以前那不只叛逆,那真的是壞、壞透了!」他撓撓頭,難為情地這麼說。

生在醫生世家,親友的「比較」讓小小年紀的他好想逃…

看到青少年走偏,很多人經常不加思考的就把原因歸在家庭不健全、低收入等等,那麼鑽石的家庭一定跌破你的眼鏡。爸媽都是醫生、親戚也都是「學霸」等級的資優生,甚至還有人跳級進入北一女。不過,這麼優渥的生活環境對小小年紀的他卻成了最大的壓力。親朋好友的比較,讓成績常居於班上中段的他總是害怕。

此外,父母因為工作因素常帶著他搬家,也讓他經常得重新適應校園生活,「常常得靠打架來保護自己。」十五歲時他與一群朋友一起加入竹聯幫,討債、圍事、打架通通是家常便飯。他分享,那時候靠著討債分紅、販賣違法物品等各種管道,每月進帳至少數十萬。即便父母苦勸,他依然不願回頭。

「那時候你叫我怎麼回頭?我那時候只覺得,再多幹幾年,我一定是『削海(賺大錢)』的啊。放棄太可惜了吧!」

「那時候一個月在酒店差不多可以花三十萬,錢太好賺的時候人真的是會迷失的。」一個在親戚眼中相對「笨拙」的孩子,忽然成了江湖小霸王,心中驕傲感自然也跟著無限膨脹。他也分享,當時不只能花大錢喝酒、帶小姐出場,就連逛夜市,沒逛幾間也能花上兩、三萬塊,「像去三重那個夜市,就買球鞋啊,什麼都能買。」

他坦言,當時那種錢花不完的日子,真的讓那個價值觀已經嚴重偏差的少年覺得自己「好帥」。

「我還要讓我爸媽擔心多久?」五度入獄終於悔悟

一路以來,鑽石都是個正義感強烈的人,不論是自己或看到其他人遭受不公平的對待,他拚了命也會想討個公道。他也分享,去年一位台大學生陳皓揚虐貓事件吵得沸沸揚揚,當事人開庭時,他恰好也在台北地方法院擺攤,當時衝上前打了陳姓學生一頓,甚至遭到逮捕。看起來叛逆不羈,其實他心底,有著一顆最「仗義」的心,只盼自己能替受到不公平待遇的人伸張真理。

十八歲前就入獄兩次,第一次是因為一場車禍出庭,雙方明明早已和解,法官卻堅持將他拘留,不服判決的他氣得就朝身邊法警打下去,後來被關了一個多月。第二次也是因為不滿高中同班同學經常調戲女孩子、甚至騙了好多朋友的錢,帶了二十多人,「仗義」把對方打到送醫院,在他眼裡,那些「雜碎」真的應該被懲罰。前前後後入獄五次,前四次都是幾個月的短刑期。

「當時仗著未成年懲罰很輕,反而更敢衝,反正坐牢也都有朋友,沒什麼好怕,就當度假嘛!」

前幾次入獄多是因為打人糾紛,但第五次入獄的原因他卻不願多談了。當時他被判處七年半刑期,在監獄裡除了進麵點工廠勞動之外,其他時間都跟其他受刑人待在一起,「我們買東西不是用現金,是先把自己有的金額登記在一本簿子,每天會開放買特定的東西,比如星期一買菸、星期二買日用品,錢都從簿子裡扣這樣。」他也分享,在獄中很多人的生活娛樂,就是以物資賭博,「比賽翻書翻到第幾頁,頁碼數字相加比較大的就贏,你看那時候多無聊。」

真正讓他悔改的,是看到一個獄友的媽媽即使行動不便也堅持定期來看孩子,「一般受刑人每個月大概花兩、三千,那個人因為愛賭博所以一次大概都要拿八千,他媽也是努力給他錢。」看著別人家的狀況,鑽石才發現自己似乎也讓爸媽操心了好幾年了,爸媽每次來都變老一些,自己還能這樣「浪費」多久?於是,他全心投入麵點學習,也在獄中戒菸,五年多後假釋出獄時,心裡早已確定重生的方向。

窗明几淨、整齊座位區,這是鑽石如今實現夢想的基地。(圖/鑽石提供)
窗明几淨、整齊座位區,這是鑽石如今實現夢想的基地。(圖/鑽石提供)
平價又好吃的各式麵點,可是鑽石從在監獄裡就開始認真學習的成果喔!(圖/鑽石南瓜糕@Facebook)
平價又好吃的各式麵點,可是鑽石從在監獄裡就開始認真學習的成果喔!(圖/鑽石南瓜糕@Facebook)

半年拚出三張專業證照,如今目標是前進世界級麵點大賽!

「蜂蜜、水、水果泡成的汁液泡數天後,再加麵粉養成麵糰,還要續種數天,才是成熟可以用的老麵。」在料理台前細細講解製程,這是鑽石如今的生活重心。民國一百零三年出獄後,他除了複習之前學的麵點工法,也積極吸收新知,半年內就考到中式麵食證照、中式餐飲證照以及一張健身證照。後來到處擺攤、副業做網拍,存到五十萬資金後開了這家饅頭店。

特製的玫瑰形狀饅頭,是鑽石的得意之作。(圖/取自鑽石南瓜糕@Facebook)
特製的玫瑰形狀饅頭,是鑽石的得意之作。(圖/取自鑽石南瓜糕@Facebook)

「我要做,就要做得有聲有色!」把顧客當成朋友,什麼都要用最好的去做,就跟自家吃的沒兩樣,這是鑽石開店兩年多以來的堅持。去年,他在中華發酵麵食大賽拿下優勝,之後期待能夠拿到前兩名,代表台灣出國比賽。

除此之外,延續在獄中定期間發票的習慣,現在的他也會定期到孤兒院送饅頭、或是簡單教學,「以前我們是社會的負擔,現在有機會、手頭寬裕一點,就可以去幫助別人啊。」

不定期去教小朋友做饅頭,也是鑽石生活中的樂趣之一。(圖/鑽石提供)
不定期去教小朋友做饅頭,也是鑽石生活中的樂趣之一。(圖/鑽石提供)

以前的他一個月少說賺幾十萬,現在每月頂多小賺幾萬塊,但卻比以前更踏實了。採訪尾聲我問他,左手臂上的刺青是以前留下來的嗎,他說是出獄後才刺的。「把鑽石刺在身上,提醒我自己不要忘了出獄給自己的目標,最想改的,應該是讓個性再圓滑一點吧,別像以前那麼衝了。」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