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家揭密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給弱勢優惠,就是社會正義?他道出身障者真實心聲,便宜幾塊錢才不是他們要的

這幾年來,持有台灣身心障礙手冊的社會福利不停增加,從交通方面的公車、火車、高鐵,到休閒旅遊方面的電影、展覽、博物館皆有之;各式各樣令人羨慕的優惠,可以看出各界對於身心障礙者有一定程度了解,且願意釋出善意接待。

社會已經從過去隔離排斥,轉變為今天瞭解差異並給予優惠;為了彌補先天條件的不足,達到積極性的差別待遇。這個概念像是:行動不便者,如將車子停在離目的地太遠,將會花比普通人多兩至三倍的時間進行移動,因此設置無障礙停車格,達到移動時間的對等。

但是除了上述的例子外,我們社會對於領有身心障礙手冊人的優惠,大都陷於價格上的調整。調整價差是我們最常見的優惠方式,但享受優惠,與想和普通人享有同樣品質,這兩件事情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例如,如果你是輪椅使用者,今天去電影院,你能買半價的電影票,但你可能只能選擇坐在第一排的側邊,抬頭看完整場電影。

簡言之,就是我們被迫選擇花比較少的錢,接受較不適當的環境。進一步來說,像是政府透過金錢的補助我們,來彌補社會做不完善的無障礙空間。在更進一步來說:我們共同處於那個環境時,依舊可以看出障礙者跟普通生的差異與不對等之處。

另一方面,這樣的優惠,也會因為環境因素,所以導致完全用不到。行無礙資源推廣協會總幹事許朝富一次演講曾經說過:「過去政府提供身心障礙者搭乘免費公車時,卻有非常多數的輪椅使用者是沒辦法搭乘公車的,因為那時很少的公車是低底盤設計。」

價格上的優惠,也許不會真正解決障礙者的需求。不時會看到社會新聞提及:轉賣身障手冊,來享有福利或開設公益彩卷。也可以看出,有許多的福利制度成為買賣,背後有許多的原因,但核心問題還是因為障礙者「並不是真正需要。」

他們需要的並不是票價便宜,而是進入電影院內可以選擇坐前、中、後的坐位,而不是永遠只能於第一排抬頭觀看。他們需要的並不是打折的展覽,而是看展過程是不用一直抬頭看畫,並且能夠有無障礙通道通行的。進而,有著一個讓障礙者能夠舒適且與一般人相同的環境,這樣我便認為就不需要這些價格上的優惠

社會對於障礙者的定位,是該將他在社會中擺出一個位子,還是要讓社會中的每一個位子都能適合障礙者?我想後者是更能達到平等的。面對背後結構因素,檢視著自己的環境,是不是教室內桌椅能夠讓行動不便者有不同位子,是不是公司的樓梯,有斜坡道或無障礙電梯,是不是展覽的畫,擺得太高,幾乎輪椅者都要抬頭全場。也許有天,那些天生坐輪椅者又或者是聽覺、視覺障礙朋友,將能透過儀器與輔具、無障礙空間,與我們能活在相同方便的環境內。像是展覽場內是有點字說明、像是電影院內無障礙是有位子能選擇的。這是我們可以共同進步的。

我們不需要特別在社會中另外畫出一些屬於身障者的位置,也並非給予非常多優惠,而是應該讓他們都能與我們比肩而坐,在面對社會所有事情上都是。

作者介紹|李坤融

是一位師大學生,不喜歡任何權威教育,是一位學習障礙者,關注著障礙者議題。未來希望成為一位專業的評論家。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比起優惠,我們更想要社會正義:談身心障礙手冊優惠)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