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騙簽下血汗條約,做得要死一個月只賺1200元…台灣慣老闆吸血賤招完全沒極限

眼前是一對年紀很輕的夫妻,大約都二十多歲,從苗栗來,太太手上抱著一個一歲半的小女生。

少年家說,結婚之後,太太懷孕,他一直相信只要靠雙手,努力打拚,一定可以好好照顧家庭,養家活口。有一天,來了一個人說他有家公司,想找少年家「合作」,而且保證絕對可以賺到錢。

合作事項很簡單,就是少年家出資三十萬,「加盟」該公司,公司擁有清潔洗衣機的「技術」,也有客戶,每年至少可以派一百八十個案件給他,每個案子一千五百八十元台幣,公司抽成五百元。

少年家心想,這倒是個不錯的賺錢方法。雖然清洗洗衣機很辛苦,但是為了家庭,為了襁褓中的小孩,像他這樣沒有背景的人,再怎麼辛苦也必須拚。於是,咬著牙,到處周轉湊了三十萬,簽下約,期限三年。

約簽了四個月,有一天,老闆突然說,目前這樣的制度,公司沒辦法營運,必須除了每個案件抽成五百元外,每個月要再另外給公司一萬五千元的「廣告費」。老闆要求他必須簽「新約」。新的約定上,還加了一條違反「營業秘密」條款,要求少年家先簽下一張一千萬的本票,也就是如果違反,違約金一千萬。

少年家面臨抉擇:是要簽新約續合作,還是不合作? 不合作的話,那剛剛交出去的三十萬,不就打水漂了嗎? 家中嗷嗷待哺的小嬰兒,可還在等爸爸帶奶粉錢回家。迫不得已,他只好接受「換約」。

這樣一來,以每年一百八十件清洗洗衣機的案子計,一百八十除以每年十二個月,每個月可以派到十五件。一件一千五百八十元,扣掉給老闆的五百元,剩下一件一千零八十元,十五件,一萬六千兩百元。換成新約,少年家要給老闆每月一萬五千元,實際收入變成只剩一千兩百元,對,一千兩百元,然後一年一萬四千四百元,等於每天每月每年辛苦清洗洗衣機得來的報酬,都給了老闆。

「所以你的問題是,針對這項不公平的約定,你要告這個公司嗎?」 我問。

「不是,是這家公司要告我。」

「因為在這個約定底下,我們已經快活不下去了,一個月賺一千元,我們一家三口要如何生活?我只好去做一些打雜的工作,老闆知道後,卻說我違反『營業秘密』條款,要用那張一千萬的本票告我。」少年家哭喪著臉回答。

看著合約,我無法想像這一家三口這一兩年來有多麼艱苦。一個年輕人,為了照顧自己的家庭,忍受這樣的剝削與屈辱,到頭來竟還被威脅告上法庭、面對一千萬元本票裁定的可能。

有句話說「法律是保護懂得法律的人」,說起來很辛酸,這個案件裡,老闆利用這位少年家年輕,沒有社會經驗,在少年家繳了三十萬加盟金四個月後變臉,要求「換約」,簽立苛刻的新約,逼得他幾乎走投無路。

但,老闆可以要求少年家四個月後「換約」嗎?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原來的契約如果沒有意思表示錯誤、被詐欺脅迫等問題,該契約就是有效契約,當然就得按照原契約內容履行,如果老闆要求換約,員工當然可以拒絕,而員工拒絕後,因為是老闆不願意履約,自然應該由老闆負不履約的債務不履行責任。也就是交還少年家已經給付的三十萬元。

另一方面,新約除了要求每個月給付公司一萬五千元的「廣告費」外,要求少年家簽的一千萬本票,性質上應該屬於違約金。但違約金是違約後,損害賠償總額的預定,先不論本案中少年家在這樣的契約下搞到活不下去,因此去打零工是否違約,我們只要思考一個問題:少年家去做打雜的工作,老闆有因此損失達一千萬元嗎?答案當然也是否定的

這個「新約」,以及這一千萬元本票約定,讓我想到柯文哲說的,用刀叉吃人肉!

這些「違約」、「損害賠償責任」、「違反營業秘密」等讓人看不懂的法律文字,看似文明,暗藏的實則是極度的不公和剝削。但,一個從苗栗鄉下走來,只想好好照顧家庭、養家餬口的少年郎,哪裡能讀出這些? 面對這樣精心設計的陷阱,這樣的惡意,毫無警覺,他就像獵物一樣,掉進這以謊言編織的文字網中,等待被獵殺。

我決定帶著他到台北,跟老闆調解。

談判桌上,老闆的律師要求我方拿出少年家每個月所賺的金額。

「不可能賺那麼少吧?」 對方律師說。

這時站在一旁、抱著小孩的太太,拿出所有她整理過的資料,密密麻麻,先生幾月幾日到哪裡清洗洗衣機,時間地點金額,還有顧客的簽收,電話號碼,被老闆抽成後剩多少錢,全部寫得清清楚楚。

少年家望著太太的舉動,淚水奪眶而出。

少年家很努力,東奔西跑努力清洗洗衣機,晚上才拖著疲憊的步伐回家。太太也很努力,除了在家帶小孩,還把所有紀錄整理得一清二楚。這對小夫妻,為了生活,為了他們的將來,為了他們的家庭,如此賣力的打拚,這個老闆於心何忍?

經過許多波折,我們終於拿回老闆手中的那張一千萬本票。

協同少年家夫妻步出跟老闆談判的大樓,心情大概就像陳金鋒對日本擊出了全壘打那樣高興!三人都快抱在一起了!

太太接過本票,將它撕得粉碎。

互相道別的時候,我問,解決了這約,以後打算做什麼呢?

少年家靦腆的看了太太與小孩一眼,緩緩的說:

「認真工作,養小孩。」

作者介紹|邱顯智

律師,社會運動者。出生於嘉義縣竹崎鄉,高中就讀嘉義高中,日後於台北大學取得法學學士、碩士,並在德國海德堡大學取得法學碩士,現為海德堡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

從小在農村環境成長,深感中下階層疾苦,一路走來莫不以「擁有專業知識的人,應該要去幫助比較辛苦的人」自我勉勵、身體力行。2011年返國後加入鄭性澤案律師團,2012年年底,參加關廠工人案,聲援全國關廠工人抗爭事件,後續更以律師身份積極參與如鄭性澤案、洪仲丘案、大埔丟鞋案、苑裡反瘋車案、梨山老農案等案件之義務辯護行動,同時也是2014年太陽花學運義務辯護律師團之一。

本文經授權節錄自大塊文化《我袂放你一個人:律師,永遠的反抗者》(原標題:他只不過想養家餬口 洗衣機清洗工人案)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