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二戰後裕仁天皇有免死金牌、排除在戰犯之外?一切來自跟麥克阿瑟的一場秘密交易...

二次大戰結束後,希特勒跟墨索里尼都有悲慘的下場,但裕仁天皇卻可以全身而退,這是為什麼呢?(圖/維基百科)

二次大戰結束後,希特勒跟墨索里尼都有悲慘的下場,但裕仁天皇卻可以全身而退,這是為什麼呢?(圖/維基百科)

許多日本的戰爭的影視、遊戲作品,經常出現一句令人印象深刻的日語對白:「天皇陛下萬歲」,那麼,為何當年的日本人為何會出現這種狂熱行為呢?

作為「現人神」的天皇

古代日本的皇權並不強大,在西元12世紀(相當於中國宋朝)就進入了幕府時代,權柄落入幕府將軍之手,朝廷的作用逐漸淪為修改年號和下旨附和追認幕府的命令,天皇動輒被迫出家為僧,經濟困窘的時候甚至要宮女充當暗娼貼補開銷。

19世紀中葉,日本的有識之士組成維新派,以「尊皇攘夷」為口號發起推翻幕府的內戰、廢黜了末代幕府將軍。隨後,他們搬出古代「天照大神派自己的孫子降臨人間成為首代天皇」的民間傳說,強調剛剛登基的明治天皇,是居住在人間的「現人神」,這成為近代日本天皇神格化的第一步。

02.jpg
日本明治天皇由崇尚歐洲文明的維新派教育長大,總是以戎裝示人。(圖/維基百科)

接下來的幾十年,天皇的權威不斷強化。不過從1868到1925年的明治和大正兩代天皇,還是有所局限:明治天皇是伊藤博文等維新元老培養成人的,元老們天天環伺左右,給人一種兒皇帝的感覺;大正天皇則更加不堪,患有腦病、精神不甚正常,以至於需要皇太子裕仁提前攝政。這個,對日本平民來說,崇拜天皇還沒有滲透到日常生活中。

1925年,裕仁正式登基。此時維新元老們基本凋零殆盡,且因日本正在對外擴張、與歐美列強產生矛盾,輿論越發自傲自大,諸如「日本人信奉神道教,是神的後裔,是高等民族;白人信奉進化論,是猴子的後裔,是劣等民族」等,對天皇的尊崇和膜拜陡然間水漲船高。

直到戰敗之前,每個日本人每天都要定時對裕仁的照片行禮,發表疑似對天皇不敬的言論就會被捕,軍人被反復灌輸自己的生命屬於天皇。另一方面,裕仁公開露面時總是神情嚴肅,也不公開發表演講,猶如廟宇中供奉的神。絕大多數日本人天天重複著膜拜天皇的儀式,卻從沒聽過天皇的聲音。

03.jpg
日本大正天皇因健康原因無法正常處理朝政,皇太子裕仁提前攝政。(圖/維基百科)

天皇的演說

裕仁登基前後,日本建立起全國性的無線電廣播系統。這天正午,日本放送協會的廣播裡,傳來一個陌生而口音怪異的聲音:「朕深鑒於世界大勢及帝國之現狀,欲採取非常之措施,收拾時局,茲告爾等臣民」。

這是天皇的聲音第一次公開播放出來,當日本的庶民們還對其晦澀難懂的宮廷用語感到費解時,裕仁念出的第二句話「朕は帝國政府をして米英支蘇四國に対し其の共同宣言を受諾する旨通告せしめたり(朕已飭令帝國政府通告美、英、中、蘇四國,願接受其聯合公告。)」猶如在池塘裡投下一塊巨石,頓時讓夏威夷、馬尼拉和重慶等地的同盟國廣播監聽站沸騰了,精通日語的情報官們立刻反應過來:日本投降了,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悅情緒,紛紛摘下耳機歡呼、擁抱,甚至跑出屋子,朝天開槍慶祝這個勝利。

07.jpg
1945年8月15日,圍在收音機前聽到戰敗消息的日本人。(圖/澎湃新聞提供)

最初的沮喪過後,七千多萬日本人平靜地接受了戰敗的命運,生活的重心轉向經濟環境,對於天皇的狂熱頂禮膜拜仿佛未曾發生。但裕仁本人卻不能這樣自然地轉換身份。在先於日本戰敗的德國和義大利,發動戰爭的首腦都下場不妙:希特勒攜情婦在地堡裡自殺身亡,屍體被蘇軍拖出來展覽;墨索里尼和情婦被反法西斯遊擊隊抓獲處決,屍體倒吊起來供人唾駡。如果日本也像那樣遭到清算,裕仁就難逃制裁。

09.jpg
墨索里尼(倒吊左1者)及其情婦、親信被處決後,屍體遭倒吊示眾。(圖/維基百科)

庇護者麥克阿瑟

對戰敗後續來的美國征服者,日本人表現出了萬分的恭順。日本內務省甚至下指示「以最大限度的慎重為佔領軍籌備慰安設施」,招募青年女性充當官妓,服務即將登陸的美國大兵。

13.jpg
(圖/澎湃新聞提供)
11.jpg
佔領日本期間前往慰安所尋歡作樂的美軍士兵。(圖/澎湃新聞提供)

裕仁的大臣們,在美軍到達日本前,就迫不及待地四處演講,把裕仁粉飾成寬宏大量的和平使者,要求全體日本國民因為戰敗向聖明仁慈的天皇陛下謝罪,隻字不提發動戰爭的責任,仿佛裕仁是1945年8月橫空出世的偉人,及時中止了可怕的戰爭。

但不管日本高官如何竭盡全力地替天皇撇清戰爭罪責,裁決裕仁是否有罪,仍掌握在美軍手中;而同盟國陣營內要求審判裕仁的呼聲很高,深受日本荼毒的亞洲國家自不必說、美國人也是如此。1945年7月的蓋洛普民意調查顯示,70%的美國民眾贊成絞死裕仁。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卻令世人跌破眼鏡...

駐日盟軍1945年10月1日擬定的審判戰犯訴訟摘要書寫到:「天皇簽署宣戰詔書並非行使自由意志,且冒著生命危險促成了日本投降。」美國佔領軍總司令麥克阿瑟,為何會成為裕仁最強大的庇護者?其中蹊蹺,來自他的副手邦納·費勒斯準將。

費勒斯二戰期間負責對日心理戰,與滿腦子向日本人討還珍珠港血債的美國軍官不同,他在戰前就對日本抱著濃厚的興趣,是麥克阿瑟眼中的日本專家,他撰寫很多份分析日本國民心理的報告,反覆宣稱:天皇對日本人猶如耶穌對虔誠的基督徒一般重要,倘若美國人處決或廢黜天皇,將導致全體日本人頑抗到底,美國應該在擊敗日本軍隊後,利用普通日本人對天皇的信仰引導日本成為一個合乎美國需要的國家。

16.jpg
邦納·費勒斯準將是麥克阿瑟的重要副手,也是為裕仁脫罪的主要操作者之一。(圖/維基百科)

麥克阿瑟於是認定,不僅日本的君主制不可動搖,而且裕仁本人也必須繼續擔任天皇。

至於給裕仁脫罪的手段,對駐日佔領軍內部,麥克阿瑟積極化解下屬的仇日情緒,日本宮廷經常邀請到美軍高級軍官,參加宴會等活動。結果高級軍官們不禁陶醉其中,對日本人的印象也大為改觀,甚至以獲得一枚象徵日本皇室的菊花紋章為榮。

17.jpg
參加日本宴會的美國軍官們。(圖/澎湃新聞提供)

對美國國內,麥克阿瑟仿佛患上了嚴重的拖延症。1945年10月16日,美國參謀長聯席會議致電麥克阿瑟,要求他儘快搜集裕仁與日本發動戰爭有關的證據,麥克阿瑟拖到1946年1月底才回復「調查已實施」,但「找不到」裕仁與日本的戰爭決策相關的證據,並警告:如果起訴天皇,日本將陷入動亂、分裂和遊擊戰,還可能共產主義政權。

麥克阿瑟管理日本期間樹立了極高的威望,幾乎是說一不二,某家日本建築公司聽說他要競選美國總統,在公司辦公室外牆豎起看板,上面用英文書寫「祈禱麥克阿瑟將軍贏得大選」、「我們希望麥克阿瑟將軍成為美國總統」

天皇責任問題最終成為東京審判的禁區。受審的戰犯們若敢扯到裕仁,則會直接被「禁言」;甲級戰犯、前首相東條英機在法庭上自辯時,多次涉及裕仁在日本發動侵略戰爭中的作用,均受到美方檢察官「及時糾正」;另一名甲級戰犯、前內務大臣木戶幸一的供詞多達800頁,但因其中有太多關於裕仁親自作出戰爭決策的細節,乾脆沒被美方檢察官提交法庭。

從1946年5月開庭,到1948年11月才宣判,裕仁終於徹底擺脫了成為罪犯的可能,此時的裕仁已經搖身一變成為「人間天皇」。

15.jpg
麥克阿瑟與裕仁。(圖/維基百科)

回到人間

美國人則開始進行利用天皇改造日本的行動。1946年元旦,在美軍建議下,裕仁發表詔書,正式否定了自己的神性。對此,日本社會沒有立即出現太熱烈的反響,美國輿論界卻普遍表示歡迎,認為是裕仁對天皇崇拜和軍國主義的真誠反省。

普通日本人真正關心的是自己的一日三餐,即使得到美國不斷輸血,經濟仍陷入了徹底的凋敝。日本政府發放的每人每日配給口糧僅含約1000卡路里熱量,不到成年人正常需求的一半。饑饉之下,日本社會由戰時的嚴管狀態迅速陷入動盪,而且持續數年:黑市猖獗(1946-1948年,日本平均每年約136萬人因黑市交易罪被捕)、犯罪激增(1946-1949年,日本平均每年約120萬人因搶劫或盜竊罪入獄)。

19.jpg
 
20.jpg
眾多日本城市在美軍戰略轟炸中化為廢墟。

在饑餓持續催化下,日本工人表現出前所未有的反抗精神,許多白領、記者、公務員乃至明星演員也加入工會,參與罷工和抗議。在日本平民普遍食不果腹的1946年春天,裕仁在美軍建議下,開始了對全國的「巡幸」之旅。他專門學習了英國王室如何與平民相處的書籍,把戰時的大元帥禮服束之高閣,穿戴好西裝禮帽,親自去表現自己不僅是肉體凡胎,而且關心愛護廣大國民。

裕仁的巡幸斷斷續續地進行了8年多,足跡遍佈沖繩之外的日本全境,總行程達33000公里,無論在哪,都由美軍憲兵作為先導隊開路,無聲地展現了美國佔領當局對天皇的支持。

29.jpg
裕仁巡幸期間得到了美軍憲兵的貼身護衛。

而決定裕仁命運的最後一件大事,是日本新憲法的制定。麥克阿瑟從佔領軍裡調來一些法律人才,替日本人草擬新憲法,遵循三條原則:保留天皇作為國家元首、廢除日本發動戰爭的權力、終結日本的封建制度。

1947年日本新憲法正式敲定。此後的美國及日本主流社會,再沒有追究裕仁戰爭責任的舉措,仿佛這個曾經下令侵略中國、攻打東南亞、襲擊珍珠港的日軍統帥、無數如狼似虎的日本侵略軍官兵曾山呼萬歲的人造天神,一直就是一個人畜無害、愛好研究海洋生物的立憲虛君。

晚年裕仁的形象已經很難讓人聯想到他曾親自批准、簽發過入侵中國、扶植偽滿洲國、建立731細菌戰部隊和襲擊珍珠港這樣的命令。

30.jpg
裕仁晚年。(圖/澎湃新聞提供)

文/點兵堂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思想》(原標題:裕仁天皇是如何逃脫戰爭罪責的?)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