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工作20小時、月薪只有27k!從日本超血汗動畫產業,看見台灣設計業的悲慘未來…

「平均每日睡眠0到4小時」、「每月在公司的時間600小時以上」,這是一個動畫人在網路日記上記錄的日常。他曾在京都的大型動畫公司「A-1 Pictures」工作三年,擔任過《王牌投手》、《神薙》的製作協調負責人,在因為身體原因向公司提出轉職被拒絕後,選擇辭職,一年後這位28歲的年輕人因抑鬱症自殺。

儘管動畫公司沒有正規的工時打卡記錄,「每月工作600小時」仍被勞動基準監督署認定為「過勞死」的證據。

01.jpg
(圖/澎湃新聞提供)

普通動畫師的收入不及上班族一半

據NHK現代Close Up於6月7日播出的節目報導,日本動畫行業正規社員只占從業人數的15%,自由畫手佔總體約4成。

「自由」是「計件工」的代名詞,意味著要拿到維持生計的報酬只能不眠不休地工作。完成一張原畫所得到的報酬僅為200日圓(約54元新台幣),即便是熟練的畫師,一天極限能畫20張,加班加點的月收入僅為10萬日圓(約2.7萬新台幣)左右

而隨著對原畫品質要求日漸苛刻,達到這個收入水準的難度也越來越高了。

日本動畫原畫師的平均年收入為110萬日圓(約30萬新台幣),這是日本動畫從業者協會JAniCA 2015年公佈的調查數據。如果以剛畢業的大學生的平均收入240萬日圓(約65萬新台幣)的數字作為參考,動畫師的收入不及普通上班族的一半

02.jpg
(圖/澎湃新聞提供)

此外還有社會保險方面的缺失。手握正規社員身份的上班族,即使離職,每個月領到的失業保險都不止10萬日圓。而東京都的最低工資標準為958日圓/小時,算下來在便利店打零工,每週工作40小時,收入也在15萬日元以上。

NHK節目中採訪的原畫師25歲,原畫的工作加上打零工年收入100萬日圓(約27萬元新台幣),住在非盈利組織提供的月租2.5萬日圓(約6800元新台幣)的宿舍中,雖然說著「我是因為熱愛才選擇的這個工作」,但又不乏失落地講到「動畫師中能結婚的只有最頂層的二成。必須要放棄一些東西…,做動畫師就要犧牲很多東西」。原畫師的收入與付出不成正比,這仍是一個需要靠情懷支撐的職業。

03.jpg
(圖/澎湃新聞提供)

在《你的名字》等大熱作品的帶動下,日本動畫產業規模大幅擴大,2016年增長至2兆億日圓(約為5400億元新台幣)。在行業整體大繁榮的背景下,從業者工作時間長、壓力大、收入低的處境卻沒有得到根本改善。

此外,令創作者感到痛苦的另一個原因是創作的自由度極小:

●  一線畫師的工作很難說得上具有「創造性」,每一幀畫面中的人物動作和表情已經有了詳細的設定,他們只是將被分配到的場景通過畫筆實現出來。

●  資深的畫師會承擔「人物設定」的工作,但設定時需要考慮公司風格、市場銷售等因素,每個細節經過團隊反復推敲,最終產出的動畫人物很難體現個人特色。

●  新人畫手三年內辭職的比例高達80%,除了薪資和工作強度問題,另一個原因是難以忍受永遠做著機械重複性工作。

●  導演,被認為是製作委員會中唯一能施展創造性的職位,他最重要的工作是繪製分鏡頭劇本,此外還承擔重要場景原畫並統籌全片,任務繁重,幾乎無暇睡覺。

●  而承擔著各個環節協調工作的「製作進行」,是動畫能否按時播出的責任人。NHK的節目中,一位匿名的製作進行負責人向記者展示了的出勤表,上面顯示出一周當中起碼有 6 天是從早上11點一直工作到淩晨過後,一個月加起來加班時間已經超過100個小時。

利益構造決定了創作者身處底層

日本動畫製作「由上至下」的利益構造決定了一線的創作者被置於行業最底層,無法分享作品帶來的經濟成果

從動畫製作流程來看,首先由電視臺或電影公司提案、成立製作委員會,製作委員會將委託動畫公司,動畫公司召集人馬進行創作。

一部動畫作品的利潤大部分來自於周邊產品等「二次利用」環節,由於作品版權屬製作委員會所有,這部分利潤歸也由出資方所有。而真正的創作團隊——動畫公司員工,並沒有權利從中分到一杯羹,他們也不具有與出資方交涉的能力。

另一個問題是製作經費過低。電視臺或電影公司給一集動畫的製作預算一般為1000~1500萬日圓,對比一集日劇一集則在2000~5000萬上下。隨著觀眾對畫面精細程度的追求日漸提升,目前動畫的預算經費不足以支撐市場要求的品質,只有靠榨取動畫製作人員以超長時間地工作來實現。

04.jpg
(圖/澎湃新聞提供)

良心公司僅佔極少數

NHK的節目中將湯淺政明、和他的Science Saru工作室,樹立為「良心公司」的典型。

創始人韓裔動畫師崔順英,曾因超時工作而累倒,在她宣導的新機制下,Science Saru工作室執行朝 9:00、晚 6:30、週六日雙休的時間表,用減少手繪是關鍵,使用flash動畫補足動態的方式,僅用一般動畫電影三分之一的製作人數完成了動畫製作。

製作了《BLAME!》的 Polygon Pictures 也是嘗試利用新技術來提高製作效率、減少製作開支的公司之一。動畫電影《BLAME!》幾乎全部由CG技術製作而成;曾在大型制鐵公司就職的社長鹽田週三介紹,公司使用了一套電腦系統,從而把控全體員工的工作量和工作進度。這套系統為公司省下了30%的製作經費,而剩下的資金會被投入到最新技術的研發當中,最終既提高了生產效率也保證了作品品質。

但NHK節目中給動畫製作公司指出的這條「明路」,是從縮減經費的角度出發,並沒有提出改革動畫產業利益構造、提高人工費的對策。原本想揭底「動畫黑產業」的這期節目,卻招來動畫從業者的批評,嘉賓的發言中提出的「廣泛使用人工智慧(AI)技術提高動畫製作效率」,被視為對畫師工作的貶損。

庵野秀明曾預言,日本動畫的輝煌時代已經過去,最多只能堅持五年。以目前的體制無法維持長久的繁榮,人才流失後,動畫行業崩塌是遲早的問題。

文/李思園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思想》(原標題:日本動畫行業中的畫師被嚴重壓榨,單靠情懷無法支撐)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