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根本不存在的初音,可以讓粉絲神魂顛到、至死不渝?揭密日本最強虛擬偶像商業模式...

今年的8月31日,是第一位走入大眾視野的虛擬偶像初音未來(初音ミク/Hatsune Miku )這位永遠16歲的虛擬偶像誕生10週年。這些年來,她的演唱會一直一票難求,和真人巨星的演唱會一樣有大型舞台、人山人海的歌迷和狂熱呼喊的聲浪。

當演唱會進行到白熱化階段時,熱愛初音的人類觀眾們歡呼雀躍地向台上的非人類揮舞螢光棒、發出叫喊,似乎忘記了自己為之高喊的只是一堆電子數據——「她」根本聽不到這些充滿激情和淚水的呼聲。為什麼一個無血無肉的,由數據組成的二次元形象如此令人著迷? 虛擬偶像走紅的背後代表著什麼?

從初音開始:作為「大眾娛樂」的虛擬偶像產業

初音未來的創造者佐佐木涉:「只要是用戶們所創造的都屬於他們,這就是初音未來」。

在「初音未來」正式上市前,公司就建立了企業部落格聽取潛在消費者的意見;隨後,公司在官網上公佈「初音未來」的形象插畫,並鼓勵網友圍繞插畫形象進行二次創作投稿。

為了進一步推動二次創作,公司在產品發佈時對初音未來這一人物形象只做了最小程度的設定,只提供了如生日、年齡等一些基本的數據,給了消費者極大的創作空間:曲風、性格,甚至身高、體重,皆由粉絲們共同賦予。粉絲成為了虛擬偶像的創作者、崇拜者,更是養育者,同時也成為了它們的共同擁護者。由此,以初音未來為代表的虛擬偶像的誕生正式宣告著新時代大眾參與型娛樂工業與定制型偶像造夢的開始。

過去,傳統的偶像是被崇拜的對象,一言一行都被大眾所追捧和模仿。在這種自上而下的偶像崇拜模式中,觀眾是單向的接收者,處於被動的地位。但虛擬偶像的形成機制,讓大眾一改被動的地位,轉而成為了偶像的「父母」。

大眾與偶像之間的關係,不再是單純的崇拜與被崇拜,模仿與被模仿的關係。虛擬偶像的一切均來自大眾的創造,且由於數據的非唯一性和可複製性,每個人都可以用自己喜歡的方式來解讀、創造一個獨屬於自己的「初音未來」,觀眾在文化生產中獲得主體地位。

000.jpg
初音未來包含了所有粉絲喜歡的元素。(圖/ Crypton Future Media, INC. @facebook)

虛擬偶像崛起背後:迷戀素材的「數據庫」一代

日本文化研究學者東浩紀認為,90年代以前的日本的動漫一直是以講故事為主,即借助故事情節構建一個龐大的虛擬願景,誰的故事寫得最有趣、有內涵,誰就能贏得觀眾。

但隨著經濟和文化環境的發展,日本的動漫消費者由本來的故事取向,往消費「數據庫消費」發展。觀眾沒有耐心仔細聽完一個故事,去分析角色在其中的表現,慢慢接納其外貌和性格特徵,更喜歡像在數據庫中抽取數據一般選擇那些一開始就特徵明確,簡單粗暴地用流行元素拼湊出來的角色。

讓粉絲高呼「可愛」和「萌」的虛擬偶像正是產生在這樣的背景之下。因為雙馬尾可愛,就給初音裝上雙馬尾;因為超短裙可愛,就讓初音穿上超短裙;因為大眼睛的女孩子天真、有魅力,就讓她擁有大眼睛;因為嬌小的女孩小鳥依人,所以初音的身高被設計得不具有冒犯性;因為瘦弱的體型更受歡迎,所以給她選擇纖細的身材…,最終形成了一個包含著各種各樣經典萌元素的大雜燴式視覺形象:初音未來是一個16歲少女,身高158cm,體重42kg,有著與日系漫畫中最受歡迎的少女角色一樣的大眼睛、小嘴、細長大腿和尚未發育完成的胸部。

當然,之後出現其他的虛擬偶像身上,也包含其他不同面相的熱門元素,並根據觀眾的喜好排列組合,從而滿足不同觀眾的需求。而且這些虛擬偶像們,永遠能夠回應觀眾的形象追求,不會衰老、不會發胖、不會作出不合時宜的改變——成為了最完美的偶像。

m03.PNG
(圖/AJ Kam1kaz3@youtube)

從虛擬製造到真實消散:虛擬偶像與我們的未來

2002年,美國有一部名為《虛擬偶像》(Simone)的電影上映,講述的是好萊塢導演維克多用一套含有電影明星們表情、體態等表演資料的數據庫創造出了一個讓全世界都狂熱喜愛的超級偶像西蒙妮。可是,由於逐漸難以忍受公眾窺私的壓力,維克多選擇了毀滅電腦程序,西蒙妮就此消失。最後,當他說出事實的真相,即西蒙妮只是「擬像」,在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存在時,人們拒絕相信並以謀殺罪逮捕了他。

《虛擬偶像》不過只是一部虛構出來的電影,但其故事發展從某種程度上卻揭示和反思了當代特有的真實和虛幻的消散:當人們迷戀偶像的時候,迷戀的究竟是真實還是幻象?如果迷戀的是幻象,人們該如何認知真實?會不會有一天,真實被幻象所取代?

但令人憂心的是,沉迷於幻象的人類,究竟還有沒有能力面對真實的生活?近年來被發現的心理疾病:巴黎綜合症,是一個十分離奇卻典型的關於幻想破滅的例子。這種心理疾病最早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中,由旅法日本心理學家Hiroaki Ota發現,主要患者是日本人。

日本人對巴黎的熱愛由來已久,對西方的生活方式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然而,當旅遊者真的到了巴黎參觀,發現真實的巴黎和他們瞭解的想象的差異巨大時,就會產生心理疾病,病症表現為噁心、失眠、抽搐、恐懼、自卑感、蒙羞感等等。熱愛虛幻巴黎的日本人接受不了真實的巴黎,會不會有一天,熱愛虛擬偶像的大眾再也無法接受真實的明星呢?

文/阿莫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思想》(原標題:從初音未來到荷茲:人們為什麼會迷戀「虛擬偶像」?)

責任編輯/陳憶慈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