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沒有南京大屠殺?身為日本老兵的他批評日政府:太不像話!真想找安倍幹一架

9月9日淩晨2點,98歲的日本老兵三谷翔在日本家中去世。揚子晚報記者9月11日從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獲知這一消息。

三谷翔是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的加害者,又是真相的揭露者。10年前,南京大屠殺慘案發生70周年時,他來到南京,向南京人民懺悔、謝罪。在2014首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到來前夕,揚子晚報記者曾遠赴日本,在其家中採訪了這位日本老兵。他說,自己作為侵華日軍的一名士兵,對日軍的暴行感到恥辱!面對安倍政府罔顧歷史,「真想找上他幹一架。」

他曾親眼目睹南京大屠殺慘案

三谷翔1919年出生。他曾在錄製紀錄片《1937南京記憶》時稱,自己少年時,受日本軍國主義教育根深蒂固。17歲那年,他作為志願兵加入日本海軍。

1937年12月12日,南京保衛戰最為激烈之際,18歲的三谷翔隨日軍軍艦「海風」號侵入南京週邊。當時,他是「海風」號上的信號兵,負責傳遞開炮等命令。

2014年10月,三谷翔在接受揚子晚報記者採訪時曾回憶:「12月13日是南京被攻陷的日子。當時連我所在的『海風』號一起,共4艘艦艇,一起進攻南京中山碼頭。我們在『海風』號艦艇上,朝中山碼頭行進時,就看到上游漂過來4個小竹筏,上面全是屍體,當時以為小竹筏古怪,裡面是不是藏有中國士兵?我們就用手槍對著小竹筏胡亂射擊,持續了十幾分鐘後,發現什麼反應也沒有。」

三谷翔想,長江上怎麼會漂來全都是屍體的竹筏,肯定是日本軍隊幹的。到1937年12月16日晚,他們接到上岸命令。到達挹江門,他環顧四周,看到附近小公園的空地上,有成堆的屍體。「屍體高度能達兩米,每堆有五六十具屍體,仔細看,不是中國軍人,有老人有女人甚至小孩,也有壯年,當時看後我覺得非常吃驚,沒想到是這個景象。」三谷翔向揚子晚報記者控訴說。

作為見證者,三谷翔還目睹了日軍屠殺中國軍民。他曾跟揚子晚報記者說,1937年12月18日上午,他在距離中山碼頭約500米的日本艦艇上站崗,忽然聽到了機關槍的聲音。他看到在中山碼頭岸邊,中國人被機關槍對著掃射。「中間夾雜著機關槍的聲音、中國人的慘叫聲,一個個中國人倒下,聲音非常大。」他還用望遠鏡仔細看,「看到很多中國人在岸邊被機關槍掃射,當時難以置信,像看電影慢鏡頭一樣。這樣的事情不僅是18日一天發生,到了19日、20日也同樣有。我值班時看到,中國人被用卡車運來,在中山碼頭的岸邊,被日軍用機關槍殺死。」

(圖/澎湃新聞)
2014年,國家公祭·南京1213新華報業全媒體行動「日本尋證」記者曾採訪三谷翔。(圖/澎湃新聞)

他是真相的揭露者,勇敢站出來向日本公眾講述歷史真相

儘管目睹了南京大屠殺的真相,可三谷翔得到部隊嚴令,不得將在南京看到的事情講給任何人聽。此後幾十年,即使回國,他都沒把在南京的見聞說出來。

回到老家的三谷翔很快認識到戰爭的災難,他認為自己也是日本發動侵略戰爭的受害者,「因為戰爭,我沒完成學業,老家愛媛縣也遭到轟炸,失去家園,我開始厭惡戰爭。」

三谷翔曾在日本「巡務所」協助維持治安,也曾到京都做過苦力。他打過短工、賣過米、殺過牛,顛沛流離的生活苦不堪言。最終,他在大阪一家醫院找到工作,才算安定下來,直到退休。

1997年,三谷翔在報紙上看到日本友人松岡環女士發起的徵集侵華老兵證言熱線,毅然站了出來,作為證人參加多次集會,向日本公眾講述這段歷史。

「南京大屠殺不存在?簡直是睜眼說瞎話!」三谷翔認為,為天皇效命的軍人變成了魔鬼,屠殺俘虜和老百姓,強姦婦女,太無恥。是軍國主義教育把他和同齡人送上戰場。日本必須承認歷史,真正反省,才能獲得諒解,才有永久和平。

(圖/澎湃新聞)
三谷翔曾來南京懺悔。(圖/澎湃新聞)

10年前曾親自來到南京懺悔

「不講出日本軍隊的暴行,不向南京人民懺悔,我一生不安!」2007年12月,南京大屠殺慘案發生70周年,時年88歲的三谷翔在家人陪伴下重返南京。出發前親戚們都反對,怕惹麻煩,但他態度堅決,一定要去道歉,說一生就這一次機會了。

參與南京大屠殺的日軍士兵戰後絕大多數選擇沉默,對此三谷翔說:「我不理解,那些老兵為什麼能沉默下去?」

近些年,日本右翼勢力不時否認侵略歷史,否認南京大屠殺。安倍政權圖謀修改和平憲法,用內閣解釋的花招解禁集體自衛權。三谷翔極為憤怒:「安倍太不像話了,我真想去找他幹一架。」

他認為,如果日本政府不徹底反省侵略歷史,不承認南京大屠殺史實,不真誠道歉,就不可能得到中國等國家的諒解。「所以必須集結反戰的力量,阻止軍國主義的復活。

2014年,三谷翔生了一場大病。當年10月,他身體稍有好轉,得知揚子晚報記者專程從南京趕來採訪,對友人松岡環女士說,願意接受採訪,身體撐得住。他真誠地表示:「我的力量微薄,但我想活到100歲,跟這股掩蓋歷史真相的勢力鬥下去。」

三谷翔生命最後仍在訴說南京大屠殺真相

日本友人松岡環曾在三周前的8月17日前往醫院看望三谷翔。當時,三谷翔因突然高燒而被送到醫院好幾天了。根據複診醫院的診斷,他腹部的癌症已經擴散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他自己也知道有生之日不多了。

松岡環趕往醫院,躺在床上的三谷翔非常虛弱,但記憶力依舊清晰。「『我看到了堆積成山的死屍,太悲慘了』,他雙手捂臉,邊說邊哭。為了把在南京看到的一切最後留存下來,他訴說了有1個半小時的時間。」

數日之後,已經不希望做無謂治療的三谷翔回到家中。要到南京參加一場學術會議的松岡環和他約定,一周後從南京回去,一定再去看他。

8月31日,松岡環再次前往三谷翔家拜訪。當時的三谷翔已經有些言語不清了,但還是斷斷續續地說:「我之所以開始想說出關於南京大屠殺的事情,就是因為石原慎太郎(日本右翼保守政治家)否定南京大屠殺的言論。」

三谷翔還向年幼的曾孫回憶起了兒時的故鄉。那時的三谷翔,已經兩周沒有吃任何東西,渴了就用湯勺挖一勺碎冰含在嘴中。

9月3日,松岡環又一次前往慰問時,看到三谷翔雙頰非常消瘦,他費力地訴說著年少時期被軍國主義毒害的歷史。

9月8日晚,等松岡環在南京參加完「南京大屠殺與日本戰爭犯罪」國際學術研討會後返回日本,還沒來得及前往三谷翔家中,9月9日淩晨,他就永久地告別了人世。「得知消息後我奔赴三谷翔家弔唁,進了一炷香後微微揭開白色的手帕,看到了面頰已經甚為消瘦,但面容安詳,似乎正在微笑的三谷翔最後一面。」

三谷翔的證言將拍成紀錄電影

松岡環是三谷翔的老朋友,正是在她的支持下,三谷翔不斷獲得勇氣,一次次站出來,向日本民眾講述南京大屠殺的真相。「他從幾十年前開始就在大阪北部地方從事『促進生活美滿運動』『捍衛日本國憲法運動』等活動,通過這些活動加深了他的反戰意識。」

松岡環還回憶了一件10年前的往事。「南京大屠殺慘案發生70周年之際,三谷翔參加了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舉行的悼念儀式,還在南京理工大學的講堂上向學生們敘述了南京大屠殺的證言。他在出發前,曾擔心『訴說證言讓我壓力很大,不知道南京市民會不會憤怒?』然而,與三穀翔的畏懼正相反的是,演講結束後一名男學生說:雖然『日本存在否定南京大屠殺的右翼分子,但是三谷翔勇敢地敘述了歷史真相,消除了我對日本人的偏見』。很多學生走到三穀翔身邊和他握手,三谷翔邊握手邊感慨道:『和平的時代真好,能夠這樣的相互理解。』」

與三谷翔相識20年,松岡環一直在聽取他的證言。「作為南京大屠殺的見證人,三谷翔經常反省他曾經參與日本侵略戰爭的歷史。他認為只有將南京大屠殺的悲慘,以及戰爭的殘酷告訴更多的人,才是對和平的認真思考。我會繼承遺志,努力實現他的這一願望。」

松岡環和三谷翔的兒女們約定,計畫製作一部以三谷翔證言為中心的紀錄電影。

祝這位日本老兵一路走好。

文/于英杰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澎湃新聞《長三角政商》(原標題:南京大屠殺真相揭露者日本老兵三谷翔離世:病危仍在訴說真相)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