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中專欄】和菓子危機:日本年輕人不再愛吃和菓子?

許多年輕一代的日本人假日最愛到西式咖啡店吃甜點、甚至想成為洋菓子師傅,那麼,為何他們不愛和菓子了?(圖/作者提供)

許多年輕一代的日本人假日最愛到西式咖啡店吃甜點、甚至想成為洋菓子師傅,那麼,為何他們不愛和菓子了?(圖/作者提供)

日本的四季遞嬗向來清晰分明,而日本人對於季節更迭所滋生的情懷,總喜歡體現在食物之上。其中,又以「和菓子」最具有代表性。

和菓子,傳統日式甜點。春夏秋冬,在不同的季節踏進和菓子店舖,都能感受到迥然不同的氣氛。店內除了全年都會販售的招牌甜點以外,最醒目的部分,必定是會有符合當旬時令的店內擺飾,以及期間限定販售的和菓子。

例如,春天就是櫻餅,還有各式以櫻花盛開為主題的甜品,色調一片粉紅;夏天,從端午節句為首,會看見各種以「鯉魚飄」為意象的甜點,還有對日本人來說,只要是夏天就會聯想到的金魚、西瓜與花火圖騰的和菓子。秋天,當然就是紅葉了,還有中秋賞月與白兔;至於冬天,和菓子色調偏白,因為是雪的季節。

日本人早就不過農曆年了,但從前受到中國曆法影響而成形的「節氣」概念,迄今仍深入日常生活。不是所有跟吃有關的商家都在意這件事,但肯定不會有任何一間和果子店舖,不遵照四季節氣的步伐來走。

喜歡在東京閒晃散步,經常會路過許多在街頭巷尾,或是百貨地下街的和菓子店舖,不自覺得就會留心和菓子店裡,此時此刻呈現出來的季節改變。

我不是經常會去買和菓子的人,但無論如何總會在每一個新的季節來臨之際,習慣踏進和菓子店裡,挑一兩個當季才有的甜品來吃吃。已成為久居日本的習慣了,像是以味蕾開啟時節的某種儀式。

和菓子是一種「五感」藝術的呈現。視覺、味覺、嗅覺、觸覺和聽覺。前四項都可以理解,但哪來的聽覺呢?難不成日本人做出來和菓子,也跟主人一樣講禮貌,會跟你說:「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嗎?當然不是。所謂和菓子的「聽覺」指的是和菓子的取名都很典雅,發音也講究音律,因為許多和菓子的名稱,是從文學和歌、俳句、節氣名,或是地緣名勝地而來。

(圖/作者提供)
和菓子是日本極具代表性的小點。(圖/作者提供)

最近聽到一個消息,說近年來,新一輩的日本人,有愈來愈不愛吃和菓子的趨勢。曾經有媒體針對十歲至五十歲世代做過調查,三十至四十歲世代的日本人,回答「喜歡和菓子」的人,不到問卷受訪人數的一成。

幼稚園的兒童沒吃過和菓子的比例也愈來愈高,因為年輕的爸媽本身也就已經不吃。伊勢丹百貨曾經進到幼稚園做過試吃活動,發現幼稚園裡有超過半數孩童,從未吃過羊羹。

位於滋賀縣大津市的「叶匠壽庵」是日本知名的和菓子老舖,全國約有八十多間分店,幾乎所有百貨公司都能見到專櫃。三代目社長芝田冬樹也曾表示,他確實對日本和菓子的未來,保持著危機感。不僅是買來吃的人愈來愈少了,就連想要從事和菓子製作的年輕人也大量減少。同樣都是甜點領域,年輕人更想成為洋菓子師傅,尤其是製作法式甜點,感覺很時尚。因此,今後該如何延續傳統技藝的傳承,彷彿也成為他的使命。

問身邊的日本朋友,從二十歲到三十歲的都有,確實喜歡吃和菓子的人少之又少。但是,這些人卻經常會跑去百貨地下街買蛋糕吃,也會在假日,為了想吃某家咖啡店的甜點而特地跑一趟。

日本朋友不吃和菓子的原因,其實還滿令我意外的。至少有兩、三個人都告訴我:「不愛吃紅豆泥。」其中還有一個人,是出身於和菓子重鎮的京都。

我是愛豆沙的,覺得那是世界上的食物中,最神秘的發明之一,從前沒想過原來有人並不愛。可見再怎麼以為會是人人討喜的,總還是會樹立敵人,即使自己也沒討厭誰。

至於我明明喜歡和菓子店的氣氛,又會被和菓子精湛的外觀而感到震懾,卻為什麼不常吃呢?其實,相信很多台灣人的答案都會跟我一樣。

那就是,和菓子真的——太、甜、了。

是的,大部分的和菓子都讓人覺得過甜。搭配日本茶,偶爾吃一個剛好,吃多了或常吃就覺得有負擔。

再者是因為真正做得精緻且品牌有名的和菓子,價格都不便宜。自己老是吃那麼好的東西,值得嗎?被可愛漂亮的外型給吸引了,忍不住想掏錢,卻又猶豫。

人類的意志力,我想,就是用在這種購物的關鍵時刻吧。雖然會說應該要犒賞辛勞的自己,但其實自己天天都很辛勞。這個放水了,想必其他的也會跟著潰堤。最後就會搞成,天天都在犒賞自己。那可不行。

於是後來,找到了一個折衷之道。

喜歡去逛和菓子店的我,自己雖然不常吃,但會在某些重要時分,會買來當作禮品送給重要的人士。和菓子送禮體面,收到的人看見那麼美的東西也會開心。更重要的是,送出的那些和菓子,是帶著人間溫度的掌心捏製而成的。依循季節而生的和菓子,更飽滿著濃郁的時間感。

有時,有人,有相會。

和菓子捏出了一個季節,也捏合出與人共處當下的,甘美的緣。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