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台灣最美風景!95歲醫生守護苗栗70年、翻山看病不喊累,一句話展現人生高度

驅車下苗栗交流道,沿著蜿蜒山路來到公館鄉福基村,不過十來分鐘,即從人車鼎沸的喧囂,進入一處山嵐繚繞、雞犬相聞的村莊。一棟有著亮藍色窗框、灰色石子外牆的建物就坐落在山路邊,格外醒目。(本文主圖為張智傑攝,遠見雜誌提供)

這幢二層樓高的老建築,不僅是間民宅,也是守護村民70餘載的福基診所,診所內唯一的醫師是高齡95歲的謝春梅。

謝春梅醫師從日治時代開始行醫,迄今超過70年。小小的診間牆上,掛滿裱框的獎狀,年代最為久遠的是民國42年貼有蔣中正總統肖像及署名的泛黃獎章。2016年副總統陳建仁頒發行醫滿70年的醫師獎給他時,問他要做到何時?謝春梅回答:「我要做到不能做為止。」

謝春梅跟多數醫生世家出身的醫師背景大相逕庭。他是出生於苗栗公館鄉的客家人,從小渴望讀書,但父親是佃農,因家境貧困,15歲(當時9歲上小學)小學畢業後,只能遠赴屏東一家牙醫診所當齒模學徒。半年後,經介紹再回到公館鄉周朝棟醫師的診所當醫務助手,學習藥學、診療等醫學知識,將近三年,從此愛上從醫這條路。

後來祖母因不明腹痛過世,更讓他決心從醫。謝春梅儘管沒念過醫學院,卻在400多名考生中脫穎而出,是少數沒念醫學院而考取者。經過半年的受訓及實習考試後,最後謝春梅與其他36位同學取得醫師試驗合格證書。

原有意在台北發展的謝春梅,因父親希望他回鄉服務,23歲就回鄉開業,同學曾邀他到台北發展,他也不為所動,在鄉下一待就超過70年。

一人診所 包辦內外婦兒科

在福基診所,內外婦兒科都由謝春梅醫師一人包辦。謝春梅說,他接生的第一個女嬰已經72歲,男嬰則已經69歲,當爺爺了,過年前還特地到福基診所拜訪他。

讓謝春梅印象深刻的是,曾有一位住在山區的孕婦羊水破水,當時沒有電話及交通工具,她的先生走了一個多小時求助謝春梅,兩人再走一個多小時到山上,所幸在他的診療下,經過好幾個小時的折騰後,順利生產。

早年山區交通不便,謝春梅出診,來回都要走上兩、三個小時的山路,夜間外診甚至要摸黑步行。如今他已高齡95歲,還是偶爾出診,身體還算硬朗的他,還能走上一個半小時到患者家。

雖然診所沒有先進儀器,謝春梅憑藉豐富的看診經驗獲村民信賴。

採訪當天,診所內一位家屬帶著坐輪椅來求診的另一半,她感激地說,「謝醫師救了我先生好幾次!」她先生曾經中風,緊急送來福基診所救回一命。

有一次,她先生咳嗽嚴重,不吃不喝,到大醫院照X光,找不出原因,轉而求助謝醫師,光用聽診器一聽,就發現是肺葉邊緣有痰瘀積。她豎起大拇指說,「謝醫師用聽診器聽一聽就知道問題出在哪裡,比X光還厲害!」

這位家屬滔滔念著,到醫院看病要做尿檢、血檢等一堆檢查,但醫師不太問診,「謝醫師則是很仔細問診。」有次,她需要打針,本以為年事已高的謝醫師眼力不好,不敢讓他打針,沒想到,謝醫師一摸她手臂後就找到血管,她暗自鬆一口氣,從此更對謝醫師讚不絕口。

與謝春梅同住的女兒謝蕙苓更能感受父親救人的事蹟。她提到,鄉下常有眼鏡蛇出沒,因血清很貴,以前連衛生所都不會準備血清,但父親卻會準備,因此曾緊急救回許多村民的性命。2016年鄉下曾經虎頭蜂為患,有村民被螫到,本來要送苗栗醫院急診,但想到車程太遠了,馬上求助謝春梅,及時救回一命。

「行醫要救命不是賺錢」 

不僅是一人診所,福基診所更是全年無休,除看診,還協助開立死亡證明的行政相驗。謝春梅坦言,當醫師很辛苦,他連農曆過年也看診,因為救人是分秒必爭,「再累也要做,沒辦法休息,行醫是要救命不是要賺錢。」

問老醫師如何養生?身形瘦小的謝春梅說,飲食只要七分飽,心胸要開闊,不要想太多。他最推崇的運動是走路,外診時一次就要走上好幾個小時,也算是一種運動。

不過,謝蕙苓觀察父親這一兩年身體狀況稍微變差,但半夜病人來敲門,他也會起來,有時候因半夜看診而睡眠不足,白天有空檔時,坐著也可以睡著。

謝蕙苓不免感嘆,由於年輕人不回鄉服務,距離村莊最近的苗栗醫院開車要20多分鐘,讓心繫村民健康的父親堅持做到不能做為止。尤其是行醫超過70年未發生醫療糾紛,難能可貴。

文/林惠君
本圖、文經授權轉載自遠見雜誌(原標題:謝春梅:小鎮行醫逾70年 無悔守護村民)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