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害怕的台劇!名導演重現太陽花學運遭停播,一語道盡「拚經濟」沉痛代價

「房價早就被你們炒得就算我們花3輩子薪水都買不起了,我們連最基本的成家立業都沒有辦法,還能有什麼希望啊?」

畢業於台大經濟系的導演鄭有傑,在新作劇集《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以一句句寫實台詞吼出年輕人的痛與怒,還疑似因為重現太陽花學運,在第二集播出前遭中國百度旗下影音平台緊急停播。劇裡拍下台灣年輕人面對中國打壓的絕望,這部劇在真實世界的境遇,也諷刺得讓人鼻酸。

為何我們已經無法相信「明天會更好」?《爆炸2》播出前的炎熱7月,鄭有傑接受風傳媒專訪,道出他對台灣的種種想法:「2、30年來都說要拚經濟,怎麼都沒改變呢?怎麼越拚越窮的感覺?拚經濟有點算假議題,他其實沒打算要拚,這就是個社會的遊戲……」

「到底是拚誰的經濟?永遠都是你們的,不是拚我們的啦!」

「一個好好唸經濟系的孩子,竟然就這樣子墮落了,迷失了,沒有了!」頂著台大高學歷光環、家裡經商的鄭有傑,於17年前拍下人生第一部短片,意外引爆不小的家庭革命,讓媽媽哭了一整晚。在那個《海角七號》還未出現的年代,國片市場頹靡,電影圈看不見希望,年輕的鄭有傑卻毅然跳進這個深淵。

幸運的是他交出亮眼成績單,第一部長片就接連獲獎,2010年編劇與執導的劇集《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也奪下5座金鐘獎,開始改變台灣電視劇只談浪漫愛情、千篇一律正能量的氛圍。

第一部《爆炸》裡的品學兼優好學生崩壞自殺,7年後的續集則是談遍台灣年輕人普遍困境,刻劃真實鬼島——

薪水低得買不起房子,住在被污染的土地、呼吸混濁空氣、連吃下肚的都有問題;年輕律師以為可以伸張正義,老闆卻不想得罪大財團,要他故意打輸一場過勞死官司;抗議黑箱法案想挽救自己未來,卻被警察揍得遍體鱗傷;歌手為台灣加油打氣,卻被舉報為「台獨」得罪中國,經紀公司要她錄道歉聲明……

「到底是拚誰的經濟?永遠都是你們的,不是拚我們的啦!」劇中角色大鵬30秒連珠炮似吐出的這口怨氣,多少台灣年輕人吞不下去。

鄭有傑還申請青島東路封路,短短30小時內還原太陽花學運場景拍攝《爆炸2》,種種抗議標語逼真得宛如回到當時。劇裡一幕中國留學生黃茜為了採訪被捲入鎮壓、在高壓水柱暴雨下痛哭的一幕,讓年輕人的痛苦超越了國族:雖然她是個中國人、也對「台灣獨立」不以為然,台灣年輕人究竟面對多嚴峻的考驗,她懂,也為了台灣人而痛。

公視報導,中國百度旗下影音平台原本有上架《爆炸2》,卻在第二集播出前緊急停播,劇裡年輕人受到的壓迫,劇外也真實上演。雖然該影音平台表示是「為了強調和其他平台的差異性」而調整節目,但許多網友認為是因劇情太「台獨」,而台師大政研所教授范世平也指出,太陽花學運對中共來說可謂「敏感中之敏感」,畢竟先有太陽花學運才有香港占中運動與港獨發展,如今有戲劇要重現這改變台灣的一役,中共當然會怕。

不願告訴孩子:我沒有為了你們的未來,做過半點努力

鄭有傑從不迴避所謂「敏感議題」,也積極參與社會運動,文林苑、大埔拆遷、反媒體壟斷、反核等場子都有他的身影,2011年拍攝的5分鐘短片《潛規則》,也酸度十足地嘲諷中華民國為賺中國錢、連國旗都可以撬下來的醜態,影片在周子瑜「被道歉」事件後還再次引起瘋傳。

有了兩個孩子、又在影劇圈闖出名號的鄭有傑,理應能夠安安穩穩過日子,為何還要這麼拚,甘願冒險衝到社運最前線?一切的一切,都是想許孩子一個更好的台灣:「我不希望跟小孩講說,我沒有做過任何努力,我想要稍微留一點,希望可以讓他們好一點,會開始關心一些相關的議題。」

每當抗爭發生,總有人罵「不如去拚經濟」,但鄭有傑認為拚經濟其實是個假議題。2、30年來,台灣都在喊拚經濟卻越拚越窮,問題在於「人性就是這樣太自私,希望獲取利益再來鞏固利益,為了鞏固利益犧牲別人」。

「沒有什麼經濟發展不需付出代價的,這個代價有可能是對環境的破壞、對主權的退讓,有可能是對人權、勞工權益的壓榨,這代價有很多種,但一定得付出代價才會有經濟發展,只是你願意付出多少?我們還有多少東西可以為了經濟發展而犧牲?總不能無限上綱『經濟發展』。

「人家喔,早就用人民幣把你買下來了」、「(白色恐怖)給人誣賴那些人啊,現在都沒事情喔,都還在當官耶,這社會啊沒用啦,沒用!」聽完鄭有傑的話可發現,《爆炸2》一句句台詞或許也是所謂代價,為了一句「拚經濟卡實在」,台灣人就該犧牲尊嚴、說話的自由、甚至放棄為已逝的無辜生命討公道嗎?

鄭有傑說,很多不合理的現象都是無意間造成的,「但那個無意不代表就是無辜的。」到底是什麼原因把台灣變成讓人活不下去的島,他不願多說,只說希望觀眾看完《爆炸2》以後好好想想,「這部份留給觀眾自己去解讀。」

(圖/公視提供)
鄭有傑從不迴避所謂「敏感議題」,也積極參與社會運動(圖/公視提供)

改變世界,就是「今天做對的事」、守住不能退讓的線

《爆炸2》劇裡的年輕人們努力要打造一個更好的台灣,例如說話的權力、高品質的新聞、為過勞死的工程師討公道,但鄭有傑也提醒,他不想告訴大家「努力就會有希望」。「希望」本來就不是那麼容易獲得的東西,不是理所當然,而是必須堅持原則走下去,才能看見一點點光。

「世界有沒有可能變得更好?當然有可能,但是世界要變好,不是說選一個總統出來世界就會變好,或是你幹掉一個大壞蛋或財團,或一個政黨,世界就會變好,不會。

社會改革並不是打倒魔王就能幸福快樂,反而往往像喬治‧歐威爾《動物農莊》革命成功、統治農場的豬,變得越來越像牠們當年想打倒的萬惡人類,《爆炸2》劇中就有這樣的案例:說要改變媒體亂象的年輕人,卻差點發一條未經求證、抹黑警察性騷擾的新聞——幸好,他們守住了。

鄭有傑強調,想改變世界必須從改變自己開始,包括守住我們最初的理想、一條絕對不能退讓的「線」:「有很多人在跨過那條線的時候,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跨過那條線,等到你發現的時候,你已經離那條線很遠了,當你變成你討厭的大人,還會找理由去合理化說,為什麼你會變成這樣子。」

「你要改變的是世界,那就是『今天做對的事情』,我今天在我自己的生活範圍裡做對的事情,明天可能世界就會變好。你今天做什麼選擇,你明天就成為怎麼樣的人,大家今天做什麼選擇,造就了明天的世界長什麼樣子。

「誰說我們不能改變?」鄭有傑無意在《爆炸》系列給人「希望」,第一集結尾男主角何士戎卻仍漾著笑,這樣告訴來到學運現場的友人。

我們還沒有壞掉,我們都還活著,我們確實還有機會改變。縱然《爆炸2》的年輕人要面對的是社會殘酷,一次次妥協一次次被弄傷,甚至「爆炸」了,但不努力一次,怎對得起自己?

一如鄭有傑,他還在拍還在抗爭,還想傳達更多台灣人必須面對的問題,只期望能問心無愧地告訴孩子:我不是沒有努力過。

《他們在畢業的前一天爆炸2》於7月29日(六)起,每周六晚間9點於公視播出,詳細播映資訊請見節目粉絲團。若錯過節目播放時間,可於LineTV公視+7等服務觀看。

責任編輯/謝孟穎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