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有婚姻關係,卻活得像單身,沒有性生活彷彿在服役,想打破2人僵局就靠這招!

伊蓮娜和沃夫岡結婚二十年了,但這幾年她卻幾乎都一個人生活,過去幾年中,她覺得先生愈來愈喜歡責罵她。

我問她:「沃夫岡愈來愈容易不耐煩、對你很火大,之後妳做了什麼?」

伊蓮娜想了一會兒說:「我愈來愈不敢接近他,就只有偶爾提出建議或隨便說幾句話。」她猶豫著,語調帶著怒氣。「然後我就只管自己的事了,把心力放在我現在的生活上。我下定決心做我自己,不要他參與。」我接著告訴她,沃夫岡因為工作緣故經常不在家,所以她一個人獨自過婚姻生活並不難。

「郝茲貝克先生,你的愛情理論愈來愈深奧」,我聽到她說,「這到底是什麼意思?當然不能只有一個人經營關係呀,這實在太荒謬了。你是不是想說在關係中覺得寂寞的人堅持不了多久,因為那太痛苦了?你應該直接這樣說,拜託!」

(示意圖非本人/debowscyfoto@pixabay)
婚姻生活,卻是一個人過?(示意圖非本人/debowscyfoto@pixabay

時不時就有這樣的事,有人決定獨自一人過有伴侶的生活,有點兒像內心流亡。他雖然還在,但他卻也再也不在了。如果婚姻裡出現這樣的情況,那就宛如依照規定在服役。有時候也多少是這樣,包括性生活;說白了就是:停止的正是性生活。

那些朝著內心跟自己的關係道別的人,不會再去對別人說我要離開。他就是再也不在了。

情況艱難時,許多伴侶便會決定「只管自己」。他們覺得,再也沒有機會更正向、更令人滿意地經營自己的愛情關係。

這是一種沒有反應的放棄,一種沒有離開的撤退。

這是一種試圖,試圖留在一段自覺自己的願望已無容身之地的關係裡。這似乎是「雖然沒有和你在一起,卻也不能沒有你」的情況的一個解答。

(圖/Chris Photography@flick)
愛情關係不易經營,但我們能一起成長。(圖/Chris Photography@flick)

這是朝向獨處的退卻,以免感到孤寂排山倒海而來。會向後退得那麼遠的人,終究是試圖要挽救關係,以免非得放棄任何希望不可。但這卻是一場注定失敗的嘗試。

一方面,撤退讓另一位伴侶有被拋棄的感覺,像沃夫岡一樣憤怒無助地抗議,或者他也就沉默、撤退到更遙遠的地方,反正這段關係隱約已變成一齣空洞的滑稽劇。

另一方面,我們的伴侶在這場僵局裡說的每一句話,都會激怒人、爆發一場雪崩。每一個沒有收走的杯子,都讓我們萌生不受重視的感覺,而我們多希望能甩開這種感覺。我們以為躲到牆後就好了,但這堵牆沒有起保護作用,卻阻撓我們說實話。

如果我們依舊希望這段關係和我們自己都還能出現一道曙光時,我們應該要說出心裡的話。

作者簡介|奧斯卡‧郝茲貝克(Oskar Holzberg)

德國《明鏡》周刊暢銷作家。心理學碩士、專業心理治療師、講師,以及合格的精神分析師。具二十多年豐富的婚姻諮商經驗,更長期為德國最受歡迎女性雜誌Brigitte的專欄作家。另著有《Liebe kennt keine Regeln. Eine Beziehung schon、Papa ist fertig》以及《Vom Leben mit den lieben Kleinen》(Amazon評價五顆星)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遠流出版《愛情不很完美,但很珍貴:從53個不很完美的伴侶關係中學習成長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