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省老爺爺娶本省大小姐遭所有長輩反對,岳母一句話,化開最難解省籍情結…

年輕時的他投筆從戎,隻身來台愛上台南世家的女子,兩人陷入熱戀,論及婚嫁時,他的「外省人身分」遭到女友家中所有長輩的反對,只有他岳母站出來說了一段話……

我的客戶多半是台灣人,但其中有一個客戶是印傭,某日她拿著一兩多的黃金來當一萬多元,在我付錢時她竟然哭了。

原來,她離鄉背井來台灣工作,遠在印尼的家人生病急需錢救命,雇主卻不願意借她錢,她只好和幾位同鄉籌了些黃金飾品來典當,她很感謝和她素昧平生的我願意借她錢。

她這麼一說,我反而不好意思,當舖生意不就是這樣,她是客人,拿東西來典當所以我借她錢,愈被她哭著道謝,我就愈不好意思。

以前在抗戰的時候,重慶當地的人非常痛恨那些從北方撤來的外省人,把他們稱為「下江人」,當有些重慶人拿下江人沒辦法時,就跑到江邊去小便,企圖讓下江人喝他們的尿藉此消氣。

但這種想法實在很無知、愚昧,人性最大的榮耀就是發揮光明面,點亮自己,照亮別人,這不是各種宗教都在呼籲的事情嗎?

上個月,我送走一位滿清皇族後裔,他曾經跟我說過一句話,讓我有被觸電般的感動。他說:「我這輩子最感激的人就是我岳母。」

年輕時的他投筆從戎,隻身來台愛上台南世家的女子,兩人陷入熱戀,論及婚嫁時,他的「外省人身分」遭到女友家中所有長輩的反對,只有他岳母站出來說了一段話:「我們要疼惜出外人,因為我們的子孫未來也有可能成為出外人。」

這段話一出,現場再也沒有人反對,兩人的婚事才能順利舉辦。因此,他非常感念岳母,日後岳母的老年生活完全都是這位女婿一手打理,心裡也總是充滿了萬分的感激。

我們有些觀念很狹隘,常常把外鄉人、外省人、外國人等都視為「外人」,總有一種「非我族類,其心必誅」的心態,造成許多不必要的隔閡。應該要改變想法,放棄成見,這個世界應該只有好人和壞人之差,沒有男女、國籍、地域之別。

我的當舖有很多「外人」,鮮少自己人。但我都把他們視為衣食父母,不熟稔不是重點,能解決對方的燃眉之急才是我的工作,因為這個外人也是別人的丈夫、兒子或是父母。待之以心,回饋的必然也會是真心,偶爾就算是自己表錯情,沒得回報,但只有張開雙手、敞開胸懷,也才能有擁抱春天打開彩虹的機會。

我年輕時就深深認為,很多時候「遠親不如近鄰,近鄰不如有緣」,人生關卡上幫助我的人往往都是素昧平生的人,每個人都有成為「外人」的可能。

只要走投無路時,自己就會需要求助外人,所以平常就應該善待外人,不要自己當了外人之後才發現,你是一個被人摒棄在門外的無助之人。

作者介紹│秦嗣林

1958年出生於基隆,國中時因為父親的期許而到台北念書,當時借住的地方剛好就是一家當舖,因此開始了與典當交易這個行業的緣分。17歲那年,家中遭逢變故,因而毅然一腳踏進當舖業,沒想到一做就是近40年。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也是唯一份工作。

正式進入當舖業之後,不僅努力端正當舖給予人的較為負面形象,也積極參與推動當舖法,同時不斷跟著時代求新求變,並以父親秦裕江的名字成立獎助學金,更曾擔任台北市當舖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現任為大千典精品質借(當舖)機構執行長。

對於大多數的人來說,當舖只是暫時的過繼站,借錢或買賣,沒有人願意久留。但對於他來說,典當的卻是自己的一輩子。在許多報章電視媒體皆可以看到他蹤影,例如,《蘋果日報》、《天下雜誌》、《自由時報》、《國民大會》、《一袋女王》、《年代向錢看》等。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麥田出版《學上當:所有的壞消息都是好消息,沒學到才是壞事,磨亮自己,當自己的貴人》(原標題:我們每個人都是「外人」)

責任編輯/謝孟穎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