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們會活成一個戴面具的人?資深商業顧問揭穿兒時秘密,教你活出新的人生

2017年05月19日 15:41 風傳媒

對生命而言,任何生物所做的一切,甚至是那些在我們看來至關重要的一切,對延續生存來講,基本上沒有任何用處。因為不管怎麼絞盡腦汁、如履薄冰,每一天的生命個體都在一步步走向真正的終點─死亡。

「我其實是可以不需要受苦的,但這意味著我將不能再起舞!」──加斯.布魯克斯(Garth Brooks)演唱

托尼.阿拉塔(Tony Arata)創作《起舞》(The Dance)

稍微換個角度,再來看看我們製造出的「形象」盔甲。

一開始學會鑄造盔甲,是因為這是我們能想到的唯一個用來保護自己和滿足父母長輩要求的辦法。就像上一篇講到的,我們在小時候其實是很誠實的。還記得五歲那年,你當著滿屋子客人的面,笑阿姨臉上有好多滑稽的皺紋。這話一出口,自然就是一頓訓斥。這就是你最初印象中誠實的代價。後來你又跑去告訴老師她很胖,那個時候你也只是童言無忌而已。只是你的這份天真爛漫,並沒得到生命當中重要長輩的認同。

一次次類似的苦頭之後,你就學乖了,想通了要在社會裡如魚得水,就不可以「口無遮攔」!要很有禮貌地說一些能讓別人聽上去舒服的假話。於是你學會了用更多謊言來堆起在他人心目中的形象,並堅信這是立足和生存的基本前提。我們通常很擅長這樣做,所以一眨眼功夫,就已分不清楚哪個是夜半無人時真實的自己,哪個是在社會叢林中「變色龍」的偽裝。

自那以後,你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繼續在社會上立足,不想承擔任何被撼動或遺棄的風險。光是這個看似簡單的目標,就讓太多人投注全部精力,犧牲了太多和自己對話的機會。丟掉的不僅僅是珍貴的好奇心、無窮的創造力和不竭的熱忱。

難道,生存立足就是我們畢生追求的全部目標嗎?

我想說,這錯了!對生命而言,任何生物所做的一切,甚至是那些在我們看來至關重要的一切,對延續生存來講,基本上沒有任何用處。因為不管怎麼絞盡腦汁、如履薄冰,每一天的生命個體都在一步步走向真正的終點─死亡。這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是一樣的,所以以生存之名做出的種種偽裝、妥協、犧牲,這些和揮霍生命無異!人類往往短視,只因沒能一眼看到人生的盡頭,就不能意識到活在當下、全然珍惜眼下每一瞬間脈搏跳動的珍貴意義!

剛才這段話聽上去像是個壞消息,那麼好消息是什麼呢?好消息就是,我們是有得選擇的,究竟是要執著於「生存」被捆綁?還是為了活出「生命」本色而綻放?

生命不易

「生命是一場巨額賠率的賭博,如果真要下注,恐怕你不敢。」 ──英國劇作家 湯姆.斯托帕德(Tom Stoppard)

「人活著不容易。」這是暢銷書《心靈地圖》(The Road Less Traveled)作者史考特.派克(M. Scott Peck)的開篇第一句。這不是什麼新感慨,但事實上並不是所有人都這樣想。

正如作者在書中指出,很多人都持有不切實際的期望,覺得人生就應該很輕鬆、很公平、很享受。這樣一來,正常生活中的起起落落、歡樂和痛苦,都被看作是天大的煎熬。

數千年來,各類精神哲學領袖都在提醒我們,想當然的期望會給我們帶來絕望,只是大多數人還沒領悟到這一點。

遮雲蔽日的狂熱期望

為何人會因不如意而生出悲傷、憤怒或挫敗?主動改變心態以跟上人生的節奏,豈不是更合理的存在方式?說起來應該是這樣的,可惜人們通常不會這樣做。作為活在未來的動物,我們總有一堆「奇思妙想」。

放在面前的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認知:一邊是對未來保持積極的願景和展望,並做好親手創造的準備;另一邊是期待所有事情都能順理成章地朝著個人理想中的樣子進展,否則就感覺到受了傷害。來看看安妮.威爾遜.雪芙博士(Anne Wilson Schaef)在女性冥想書籍《Meditations for Women Who Do Too Much》中是怎麼描述的:

「期望是殺手,出現即伴隨著失望。同時讓我們對眼下正發生的事實渾然不覺、視而不見。因為實在太心心念念於想要看到或不想看到的事了,所以看不到正在發生的一幕幕。期望也會將人困在幻覺裡,我們會把自己的期望投射在別人身上,並以此作為衡量現實的尺規,產生掌控的錯覺。」

與願景不同,期望會引發自我折磨。如果說信念是為了保護自己,那麼期望,尤其是對別人的期望,往往只會帶來失望。於是我們就陷入了如下面這位美國偵探小說家雷蒙德.錢德勒(Raymond Chandler)筆下的私家偵探菲力浦.馬羅(Philip Marlowe)一樣的焦慮裡:

「我站起來,走到屋子的角落,拿一桶冰水潑在臉上,過了一會兒就感覺好一點了,但也只是一點。我需要一杯酒,需要人生的港灣,需要休息,需要一個家……但我現在有的是一件外衣、一頂帽子和一支槍。我把它們帶上,從屋裡走出去。」

看過著名勵志影片《春風化雨》(Dead Poet’s Society)嗎?裡頭有個典型的例子就能說明單方面期望所帶來的巨大破壞力。故事的主角是一位出色的醫生父親和他的兒子。父親把兒子送進名校,希望子承父業,不屈不撓地逼兒子放棄做演員的「荒唐」想法。最後兒子自殺了。這個悲劇顯然是父親的期望和執念帶來的後果,他完全忽視了兒子的意願

在我們的研討會上,一位五十多歲的男士向組員分享了類似的情形。女兒是一所知名高中的籃球運動員,父親就是教練,所以父女倆經常在球場上一起練習。早在女兒六歲時,父親就期待女兒能成為籃球明星,打進專業球隊。一切都十分順利,直到我認識他前的六個月,女兒突然說要放棄籃球。這位父親對女兒的決定,趕到震驚、無法置信。於是父女倆開始不斷爭吵,直到最後兩人再也不說話,女兒也選擇了離家出走。

透過課程上一系列的發問和練習,這個男人漸漸看到了問題在他而非女兒。是他把個人期望強加在了女兒身上,逼她按他所規畫的路線生活。這條路和女兒想走的沒有任何關係,他認為的「好」,也並不是女兒所要的,可惜他並沒看到這一點

做孩子的自然也希望父母開心,所以一直以來女兒盡了全力。直到最終她想成為的那個人,和父親為她規劃的未來之間,差距實在太大!以至於她不能再忍受這樣的壓力而做出放棄籃球的決定。這樣的結局,對父親來說,自然懊悔不已,也心痛不已。

把頭埋進期望的人:

錯誤地認為想像中的自己就是真實的自己,穿著 「皇帝的新衣」。

眼看未來腳踏實地的人:

合理看待對自身和他人的期望,不受迷惑不受束縛,追尋夢想。

作者介紹|羅伯特‧懷特Robert White

資深的商業領袖顧問,個人成長發展導師和活躍的演講者。近幾年在亞太地區積極開辦各類組織領導力、變革管理、企業價值及個人生命潛能、效能提升等主題工作坊。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追求樂活卓越的一生》(原標題:扭過頭,看到真正的終點線)

責任編輯/林安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