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乏狼性、喜歡追求小確幸?從香港來台打拼的他們,有話想對台灣的人才說...

編按:三位香港年輕人來台灣精進程式技術,與台灣人當同學的時候,他們發現台灣真的不乏人才,但也認為許多台灣同學能力很好,薪資待遇卻很低;而問到台灣人才的問題是什麼,三人也一致提到「缺乏狼性」......

ALPHA Camp 的願景一直是希望能培育出亞洲新創界最好的人才和領袖,並且建立起一個無可取代的強大社群,這幾屆開始,除了台灣以外,也陸續收到許多海外學生的詢問和表達強烈的興趣,其中特別是有許多香港的學生選擇加入 ALPHA Camp。

跨海而來的他們,來自甚麼樣的背景又有著甚麼樣的期待和目標 ? 我們特別訪問了第十二屆的三位香港學生 Chris、Joseph 和 Brian,聊聊他們身為香港年輕一代的焦慮,選擇來 ALPHA Camp 的原因與體驗,以及對台灣年輕人才的觀察。

創業失敗再站起來,為未來的競爭力佈局

Chris 是其中經驗最為豐富的,才 30 歲的他已經有過兩次創業的經驗,但他一路走來也並非一帆風順。

他剛從化學系畢業時,正是金融風暴最厲害的時候,努力嘗試才找到一個月薪8,500港幣的工作;工作一年後為了有更好的發展決定去大陸闖蕩,在浙江做化工品公司的業務,每天喝酒應酬拚命打拚,業績突出的他兩年內存了一筆錢,卻也開始厭倦這樣的生活。

那時他看到一本書「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特別打動他:「我也想開始為自己人生的旅途創造一些什麼,其實內心的聲音一直在提醒自己。」

於是他與香港的中學同學合作,在上海開了一個以旅行為主題的餐廳。當時 Chris 覺得上海與香港環境相似,以為可以移植過往香港的成功經驗,兩人各出了過百萬人民幣的起始資金,卻在 20 個月後認賠出場,辛苦賺的錢就這樣灰飛煙滅,Chris 痛定思痛,開始反省做生意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剛開始決定做咖啡店時真的是文藝青年上身,並不理解所謂的營運定位和經營方法,最後半年我開始認真思考何謂 business、何謂管理。」在賣掉咖啡店之後,Chris 決定了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把賠掉的錢賺回來,因為有明顯價格優勢再加上對美國市場的相對熟悉,他決定做從中國到美國的電子商務。

他研究了美國所有主要的電子商務網站,看什麼品項賣得比較好,市場比較大,發現服飾業有很大的機會,那時剛好是聖誕假日購物的旺季,Chris 請工程師分析所有主要電商網站的產品數據,來決定要販售的品項,並毅然決然搬到廣州,方便與供應商聯絡,完全使用數據分析決定販售貨品加上多品項的長尾策略在僅僅六個月內就把之前賠掉的錢賺回來。

學會掌握這個遊戲規則的 Chris 並不滿足,他希望能帶領公司在未來持續不斷成長,卻發現自己的強項只有策略和銷售,以前賣化工品,他只是業務不懂配方;開餐廳,他不懂廚房不懂咖啡;即使開始做電子商務,他也不懂背後的技術。

「我希望從深度理解產品開始,瞭解如何與工程師溝通,理解他們在說什麼和程式後面的邏輯。」 Chris 相信掌握技術才能讓他的公司在未來更具有競爭力,這也是 Chris 決定來 ALPHA Camp 主要的原因之一。

不想要一樣的未來,就勇敢走不一樣的路

來 ALPHA Camp 之前,Joseph 才剛從香港科技大學畢業,是三人裡面最年輕的,才 22 歲的他,思考顯得自由而不受拘束。

大學時雖然唸的是 information system,但其實課堂上並沒有接觸很多寫程式的部分,大四時花了一年的時間和同學一起設計一個 app產品,希望能促進留學生和香港本地學生的交流,雖然參加比賽有拿到名次和獎金,但是因為技術不夠紮實,團隊成員在發展方向上又有意見分歧,就這樣到了畢業的時間點,大家就決定各自去找工作,自然解散。

在大學時,Joseph 有機會聽很多在金融業工作的學長姐回來分享他們工作內容,很強烈的感覺那樣保守封閉的職場環境並不是自己想要的未來,而在大學最後兩年開始接觸新創團隊和相關的資訊後,覺得自己似乎比較適合工作性質自由的環境,也認為在新創比較有機會對公司產生影響,便開始對新創這個選項產生了興趣。

至於為什麼會決定來 ALPHA Camp,Joseph 回憶起當時:「我在 Facebook 追蹤很多關於新創的文章,然後就有機會看到 Startupbeat 信報轉載ALPHA Camp blog 的文章,之前做 App 的時候因為自己不懂技術,沒辦法參與對話,就想說如果之後真的要做一個產品的話,還是得認真學程式,畢業的時候正在思考自己的下一步,就覺得 ALPHA Camp 的課程能幫助自己往這個方向走,一方面自己也希望能藉機多瞭解台灣的 startup,所以很快就決定過來了。」

人生只有一次,別放棄挑戰不同的可能性

24 歲的 Brian 在香港大學時雙主修工商管理和法律,儘管已經通過了 Bar Exam,熱愛嘗試與挑戰新事物的他卻決定在畢業後先給自己一年的 gap year,好好體驗人生,「我覺得這樣子直接成為律師的人生太無聊,想趁年輕多挑戰到處看看不同的世界和視野。」曾經到中南美洲自助旅行好幾個月,也在大學第五年時選擇去加拿大多倫多當交換學生,在那邊他接觸了很多新創團隊和活動,看見學 coding 的趨勢,也開始思考未來創業的可能性。

Brian 說:「畢業前閱讀了很多有關人工智能的文章,覺得白領工作被取代並不是天方夜譚。我不想與這個時代的發展脫節,雖然不是立志要成為工程師,但我覺得能理解並持續與最新的科技產生連結是必要的。」

因為自己想創業,希望知道如何與工程師溝通,並運用科技發揮更大的影響力,於是他畢業後也開始自學程式,接觸前端,但遇到很多的困難,那時候他開始覺得也許進 Bootcamp,藉由更系統化的學習,應該會有比較好的效果,關於最後決定的原因,Brian 解釋:「我決定離開香港在一個新的環境學習會比較專心,所以也有考慮美國,但在比較費用和時間等因素之後就選擇來台灣的 ALPHA Camp。」

(圖/ALPHA Camp提供)
(圖/ALPHA Camp提供)

在 ALPHA Camp 的相遇:對台灣人才的看法

Chris 與 Brian 有著相似的目標,並沒有打算成為工程師,但希望自己能夠對程式技術有更深入和全面的認知,在技術之外,每個人也都有屬於自己的收穫。

Brian 說:「我覺得這裡給我一個啟發,學到自己應該怎麼去學習 coding 這件事情和該具備的 mindset。學習是一輩子的事情,但這裡就是我踏出的一個起步點。另外最大的收穫是學習到有關於 lean startup 以及 mvp 的觀念,因為以前都沒有接觸過,如何測試自己的構想是不是真的有市場價值,這件事情我覺得對想要創業的人來說真的非常重要。」

Joseph 則覺得自己從同學身上學到非常多:「除了技術上的知識,和同學一起討論問題的過程,看他們解決問題的方法,也是很有幫助。」Chris 還提到他覺得台灣的同學特別有人情味的地方:「我在學習的過程中遇到問題,他們會很有耐心去教我,像是我遇到困難,他們不肯直接給我看解答,一定要用啟發的方式,確保我真的理解,即使這會多花他們更多的時間。」

在被問到對於台灣人才的看法, Chris、Joseph、和 Brian 都不約而同地提到他們覺得台灣真的不乏人才,但也發現許多台灣同學能力很好,但薪資待遇卻很低。從老闆的角度,Chris 說他在 ALPHA Camp 的意外收穫之一,是對於台灣人才的重新發現,「我覺得這裡我評價為高級人才的人薪水都很低,雖然我來的時候沒有想過要徵才,但瞭解到這點之後,我可能就會考慮之後在台灣建立一個團隊,進行一些專案。」

在被問到覺得台灣人才的問題是什麼,三人也一致提到「缺乏狼性」,Joseph 覺得台灣人的野心不夠大,對其他市場的興趣不夠大,感覺語言能力相對程式能力偏弱,Brian 則提到和香港新加坡比起來,台灣人比較不願意去外國,比較追求小確幸,Chris 則有著更犀利的觀察:「台灣的年輕人好像在等待某種救世主的出現,和大陸不一樣,大陸年輕人是不相信政府的,他們相信只有自己可以救自己,所以理所當然只能靠自己去打拚。」

香港年輕一代的困境:在現實與幻想間擺盪

雖然與台灣人相比,香港人才顯得更國際化,溝通表達能力也更強,但年輕一代卻也陷入普遍悲觀的社會氛圍中。Chris 說:「香港並不是一個讓夢想容易萌芽的地方。」Joseph 自己身為其中一份子,焦慮感是最直接的:「我感覺身邊的人對未來沒有太大的希望,工作賺錢就是唯一的目的,真的做自己有熱情的事情的人非常少,每個人的選擇都很像,就是感覺如果自己繼續待在那裡,也就只能那樣了。」於是毅然決然決定做出不一樣的選擇。

Brian 說他觀察到很多年輕人空有 idea ,不懂怎麼實踐,卻做著一步登天的夢,「很多人幻想自己可以一夜之間變成 Mark Zuckerberg 或是 Steve Jobs ,可是並沒有嘗試踏出自己的舒適圈,也沒有真正去接觸和學習新事物。他們就困在自己的幻想裡,白天在沒有創造力的地方上班,晚上繼續幻想。」很多年輕人就這樣一邊抱怨職場、抱怨大環境,卻無法真的做出任何改變,抱持著對這個社會的怒氣,繼續過著千篇一律的生活。

創造令人期待的未來

提到之後的規劃,Joseph 希望能作為 PM 接案協助新創公司,Brian 下一站希望去新加坡的新創公司實習,之後回香港做律師,一邊發展人脈,一邊找到自己真的有興趣的主題再創業。而 Chris 則希望進一步把更多台灣、大陸、香港的中小企業品牌,帶到美國市場,也相信唯有追求價值導向,增加利潤空間,才能協助解決人才低薪的問題,另一方面,他也希望繼續鼓勵香港的朋友們,去勇敢追尋自己喜歡的事情。

「我相信每個人來到這個世上都有一些事情要去完成,所以如果我能夠幫助別人去找到這個天命會讓我很開心,我慢慢覺得能在前進的道路上幫助身邊的同學和朋友,讓他們也找到自己的熱情,是件很有意義的事。」

從這個角度來看,沒有被這份悲觀吞噬的三人也許是幸運的,每個人都在做自己想做的嘗試,十週的日夜投入,除了創造一份美好的回憶與紮實的學習體驗之外,更重要的是在 ALPHA Camp 這個起點之後,繼續迎風面對自己的下一個挑戰。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ALPHA Camp,原標題:ALPHA Camp 國際學生系列 — 香港人在台灣

對職涯或未來出路有些疑問,需要過來人的建議?快來提問,讓學長姐幫助你!

請關注風傳媒特別企劃「學長姐說」,也歡迎加入FB社團進行討論!

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歡迎讀者分享您的經驗,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