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教育水準不輸日本,為何看不到跟日本一樣水準的電視節目?她一針見血戳破事實

2017年05月17日 07:20 風傳媒

台灣大概是全世界電視水準和國民教育水準差距最大的國家,為什麼教育水準不輸日本的台灣觀眾看不到和日本一樣的電視水準?

這一篇可以說是集結了國民數十年來對電視亂象的鬱憤。但是每一台都一樣,像似在聯手綁架電波,國民無可奈何只好認命嗎?

不,電視是公器,電波是國民的資產,電視是社會的知與知識的平台,是國民監政的第四權。但是依目前如同陷入躁鬱症的台灣電視生態,民心如何安穩、有信心?政治如何走正軌?國民不能再坐視電視被塗鴉!

不過,不要灰心,日本的電視也是從低能開始,是靠國民意識覺醒才開始進化的。台灣要成為一個公民社會,電視是一個重要的知與知識的平台,我們從整頓電視,恢復我們的第四權開始。

日本的電視在低能時期被稱為「傻瓜的箱子」。台灣的電視目前看起來則是「躁鬱症的箱子」。我們先攤開全部問題再一起想如何對症下藥。

躁鬱症狀1|內容的躁鬱症狀

台灣的電視喪失它最大的社會責任在於不報「政策」。要特別強調,「報」的意思是讓國民理解,不是三秒鐘,像鞭炮放完了事。有多少重要政策是在國民完全不懂之下,被政黨和既得利益者瓜分了應屬於國民的權益而毫不知情。

取代國民知和知識的台灣電視新聞是,全民罵了數十年的,以食、色、糾紛暴力為主的垃圾新聞:

1.從早到晚是街頭巷尾的美食和糾紛。報導方式是無頭無尾,沒有5W1H,即Who誰,Where何地,When何時,Why為何,How如何,Will然後呢?這不是大學教的新聞最基本的架構嗎?

2.全世界只有台灣的「頭條新聞」是醉漢打架,藝人去隆乳、正妹的行李箱被壓壞,這些是國家最重要的?新聞的順序排列是表達它的重要性,是新聞編輯中重要環節,完全捨棄了任務。

3.從抬頭的「獨家報導」就在說謊。電視工作者告訴我「獨家」只是形容詞,為攫取注意力而已。而新聞的價值不是在信賴嗎?

4.政府餵什麼就報什麼;搞不清楚是「迷信、謠傳」?是「娛樂、新聞」?新聞的最基本不是追求事實fact finding嗎?

5.一窩蜂報導,全電視台一天只關心一件事。未解決的「舊聞」沒有鮮度就不報。完全喪失新聞的正義。

6.沒有國際新聞,只有國際「趣事」不叫新聞,使台灣小島更無知更閉塞與世界脫軌。

以上六點不是新聞的基本尊嚴嗎?電視新聞拔掉新聞精神只叫「動畫」。

新聞是有法則的,不是只要錄影帶上有東西,視覺上夠刺激,不思考結構亂七八糟全PO到電波上。那是垃圾箱,是在侮辱國民的知性。

相信在大學是這麼教的,新聞的法則是:

1.報導的要是事實,數據準確。

2.新聞的基本是,客觀、公平。

3.追究問題核心,不是只敘述表面。

4.政治、經濟內容要詳解、易懂。

5.從多層面、角度探討。

6.要具批判精神。第四權的代表的記者不能屈於權勢、不被收買,不安於被餵新聞。不偏不倚是以民為主。

7.資訊要廣泛。不要當世界的資訊孤島。國際新聞不可少。

8.刺激國民思考和判斷形成輿論第四權。

面對著不倫不類台灣新聞台的現實,沒有一項符合這基本的八點,大學傳播學教授想必很難講課...。

1
台灣新聞台...不倫不類或許還不足以形容。(圖/Pakutaso

躁鬱症狀2|視覺上的躁鬱症狀

視覺、聽覺是波長,舒不舒服是有科學法則。

電影、電視的視、聽處理是有文法的,因而才有好、壞的獎評標準。

悅耳、悅目就是波長在人的舒適範圍內的密度、速度,和形態。

令人不舒服的視、聽是因波長密和亂,造成生理上和腦神經的負擔。

日本的內容事業(contents)發達是因為有研究出勝利的文法。

依此科學法則,台灣目前電視是近乎視、聽覺上的暴力。這不僅是電視本身的問題,這個躁鬱的波長是不是也增促共頻共振造成社會的躁鬱?

台灣年輕人不要習慣、麻痺目前電視的視、聽水準那會鈍化感性和美感,台灣的內容事業會跨不出國際,沒有前途。

視覺的傳達法則是世界共通的,這就是俄國電影理論家Eisenstein的「視覺的文法」。所以請不要把「亂搞」硬稱是「台灣流」。

大家天天面對的視覺暴力:

1.鏡頭快閃:畫面碎斷,每一個畫面一、兩秒就跳過。畫面沒有中心點,沒有架構。畫面不斷的快閃在醫學上有害視力,NCC應該依科學糾正作法,保護國民健康。

2.畫面雜亂:一個畫面同時有八、九個跑馬燈上、下、左、右跑不停,也在各角落轉不停閃不停,十足的躁鬱症。這是仿效Bloomberg電台不過它只限於金融相關資訊,有統一性,不是有什麼就PO什麼的垃圾箱。

3.畫面和話不一致:似乎是怕主播報新聞的靜態會冷場?就配個和主播新聞無關的火車相撞(而且不是在台灣)。惟恐「靜止就是冷場」,就是十足的躁鬱症。

4.字幕的速度是有法則的:人在幾秒內能夠閱讀幾個字,任何語言都有研究統計。包括節目中用的紙板上的字,也有法則。

以下是日本研究出內容讓視覺舒適並讓腦能夠消化的速度:

一般字幕是1秒中4字,一個畫面最多兩行(是日文)。
十五秒的廣告,每一畫面長平均1.5秒-2秒。
音樂動畫每一畫面平均3秒-4秒。
三十分鐘的節目每一畫面平均20秒。
資訊性節目的每一個畫面平均5-10秒。
電影的每一畫面平均9秒。

以上是日文,據分析中文比日文濃縮四倍,所以時間應更長,請研究。

螢幕上閃爍不停的視覺暴力如何傷害視力和腦神經?一個實例是約十年前電視台傍晚播放寶可夢的卡通時,同一個時間,全日本從南到北六百多個小孩子同時昏倒。這個奇怪現象研究後發現,昏倒的時間是當比卡丘大戰怪獸時的爆彈是大紅、大紫的顏色,每一秒閃爍一次,持續十八秒。小孩子的視神經刺激腦神經過大而昏倒。

台灣NCC要有科學知識管理,在先進國家不會如此放任的。

躁鬱症狀3|聽覺上的躁鬱症狀

拜託告訴我們理由,主播和記者必須講話快像機關槍、放鞭炮,到底是在趕什麼時間?因為聽完後,內容稀薄,只要有整理頭緒、起承轉結可以省去大半以上無用的話。

並且,主播和記者平常怎麼說話,對著麥克風就怎麼說,沒有觀眾會對咄咄逼人的語氣感到悅耳。

聲音是波長,是物理科學。物理學家也是音響學家John Power研究聲音如何影響腦:音域、音色、音調、韻律都是波長的形態。波長又密又亂就是聒噪。它直接刺激下視丘的A10腦神經細胞,因此音樂可以療癒,也可以惡化。

希望以科學理論理解,以英文快速的說法說中文是錯誤的。英語和中文的發音構造完全不同。

中文的獨特之處是它有五聲,並且母音和子音一樣重(英語子音是輕音),再加上中文的每一個字發音複雜,齒音多,所以講話快速就像機關槍的顆顆子彈。

以波長的理論就是又密又亂,起伏多,因此像潑婦罵街。英語是唇、舌、呼、吹聲多,又平板,所以英語再快也不會感到聒噪。中文則是要每一字字正腔圓才能發揮中文的美感。

不過,主播、記者說話太快和新聞內容稀薄有關。因為人的心理是,對淺薄的內容沒有信心怕被深讀,自然會想以話多速度快掩飾。有機會聽聽英國、美國的主播、記者他們不說多餘的贅字,他們講的話寫下來就是文章。有深厚的內容,人自然會慢說,希望觀眾品味。

電視的播映權是國家賦予的。出現在電視上的人有責任要在知性和語言的呈現上成為社會的典範,而目前電視上呈現的躁鬱症狀在鈍化觀眾的視、聽的感性,公器不應成公害

不過,讀者看了下一節台灣的新聞是在被「秤斤賣」的廣告機制,就可以了解,這些「拚命刺激人的視、聽末稍神經的作法」都是要防止你離開電視,攫取你的注意力所設計的。也就是利用高亢嘰嘰呱呱的聲音和閃爍不停的畫面,才會讓你盯住電視,也就是像在鬥牛,只要抓住動物的本能。

活動訊息

敦南誠品夜講堂:《電視低能我們損失什麼?日本電視也是從低能走出》
時間:6月7日(三)20:00-21:30
地點:誠品敦南店2F藝術區閱讀桌
主講:陳弘美

作者|陳弘美

國際顧問,現居東京。外祖父許丙氏曾為日本貴族院議員,因而與日本淵源深厚。生於台北市,國中畢業後就讀台北美國學校、日本上智大學國際學部。在大學時即擔任各種國際會議(包括聯合國大學世界會議)中、英語口譯,展開其國際性人脈。曾任職於富士電視公司國際部,期間曾與歐洲傳統知名、位於維也納的禮儀學校Elmayer策畫東京分校,並編輯社交禮儀教學課程。之後獨立為電視製作人,專攻國際議題,包括台灣民主化運動紀錄片等。透過家庭背景、國際性工作和私人交遊、與世界各國各階級人士交流,以及本身愛好世界旅遊的經驗,著作國際修養和禮儀書暢銷於海內外。現為國際顧問,參與跨國事業,包括台灣高鐵建設工程高峰會議等。著有《名媛養成班》、《現代社會人的國際禮儀》、《餐桌禮儀:西餐篇—用刀叉吃出高雅》、《餐桌禮儀:日式、中式篇—用筷子夾出美味》、《日本311默示:瓦礫堆裡最寶貝的紀念》、《電視低能我們損失什麼?日本電視也是從低能走出》。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遠足文化《電視低能我們損失什麼?日本電視也是從低能走出
責任編輯/蔡昀暻

 

【每週精選】電視為何能像紙一樣薄?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