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願為台灣做點事!她辭大廠發言人、刻劃無數追夢路,打造外國也盛讚的台式小確幸

用心書寫故事,《小日子》社長劉冠吟記錄下這片土地最美好的日常。(圖/小日子提供)

用心書寫故事,《小日子》社長劉冠吟記錄下這片土地最美好的日常。(圖/小日子提供)

「如果沒有這種小確幸,我認為人生只不過像乾巴巴的沙漠而已。」村上春樹曾在他的作品裡這麼說。

讓村上春樹也盛讚的「小確幸」,在台灣卻似乎沒這麼受歡迎。許多「大人」批評,小確幸彷彿自我安慰的催眠藥,讓年輕人跨不出台灣、只敢躲在咖啡店或小說店,過著「自以為幸福」的生活。然而,事實真是如此嗎?

隨著年輕一代對這種生活風格的追求,「小確幸」反而成了逐漸蓬勃的商機,透過可負擔的消費,療癒了對大環境的無力,找回內心幸福感。這樣看來,小確幸反而證明了台灣人變得勇於追求比金錢更重要的事情,不再被以前的傳統觀念捆綁。打著「小確幸」、「文青」行銷口號的店家快速增加,其中,從雜誌跳到實體選物店的《小日子》更是不可忽略。

「小確幸」不是逃避,是比上一個世代更積極的努力

在公館水源市場旁綠意盎然的小巷裡,一棟純白建築格外吸引目光。這是以描寫台灣在地文化為主的雜誌《小日子》的選物店,也是社長劉冠吟實現「寫下台灣故事」夢想的基地。

在劉冠吟看來,這種看來輕輕柔柔的風格,其實有著巨大力量。「用可以運用的錢,追求確實能得到的幸福,對他們來說是更踏實的。」她認為年輕人薪資已不如從前,不是光靠自己努力就能提升,而面對這種結構性的大問題,「小確幸」對他們來說反而是更真實、也更可能實現的目標。

(圖/小日子提供)
劉冠吟感嘆時代的變遷,也肯定「小確幸」存在的價值。(圖/小日子提供)

媒體工作者張鐵志亦曾在《小確幸的時代意義》一文中指出,小確幸某方面來講正跳脫過去的生活框架,年輕人不像父母那一輩一樣只追求賺大錢和競爭力,反而透過追尋自我的理想來找到生活中的快樂。

即便內容著重描述吃的、玩的,但劉冠吟認為,這並非不切實際,而是替讀者將眼光拉回自己的生活,不再每天抱怨或仇視那些難以憑個人力量改變的大環境。她搖搖頭說:「把自己的生活過好,才能這個亂世裡安身立命!」

她也提到,這種注重生活品質的觀念也吸引不少海外顧客,包括星馬、香港等,甚至曾有人登門拜訪。在這些人眼裡,台灣生活特別有情調,步調很緩慢、吃也特別講究,「光是生活、居住在台灣,就有很多人羨慕了!」劉冠吟對此感到得意,透過《小日子》,台灣這塊土地上的最寶貴的文化讓更多人看見,連海外讀者都深受感染。

「現在年輕人不喜歡聽人家說教了!」透過實體店面,她成功傳達心底理念

「注重日常生活細節」是小確幸的重要特色之一,長期撰寫草根文化的《小日子》也很自然成了「小確幸」的同義詞。

接任《小日子》社長約3年來,劉冠吟持續報導在地故事。每個人的日常生活看似沒意義,但拼湊起來卻能變成最溫暖且重要的「常民生活史」。「我常打個比喻,我的小孩現在才一歲多,當他長到十多歲,台灣大概長得跟現在不一樣了。」她期待能將此刻的「台灣氛圍」傳下去,讓下一代能夠看見「過去」,更認識這個自己從小生長的地方。

如同經營初衷,劉冠吟積極將顧客群的年紀向下延伸。「我們並沒有在選材上特別做什麼侷限」,她採取的方法是──走出雜誌,開設網購平台與實體商店。

「說教是沒人願意聽的,透過消費行為去認識我們才最快!」近一、兩年內,「小日子享生活選」購物網站正式上線,公館選物店及飲料店開張,東區二店也接續登場。 她期待透過多方向發展,把品牌效益極大化。

 

Gina(@yapingko)分享的貼文 張貼

網站上,簡潔設計包裝著他們的自有商品與台灣設計師作品,包含布包、牙刷、抱枕、木工製品等,「文青」設計正合時下年輕人品味。實體選物店與飲料店外,經常聚集青春學子,在店門口舉起飲料拍一張,就能在Instagram上成為熱門話題。

(圖/小日子提供)
店裡陳列著滿滿的質感商品,洋溢著最讓人舒服的「小確幸」。(圖/小日子提供)

「這一代年輕人其實不太喜歡再聽那些激勵人心的話,他可能不看我們雜誌,但經由買東西、喝飲料,他認識了我們。」也因此,那些亟待被傳達的故事才能跟著被更多人發掘。

她坦承,光做紙本雜誌是很難生存下去的,但多角化經營確實讓更多人開始認識「小日子」這個品牌。圍繞著核心夢想打轉,卻不甘只是駐足在原地,她一個勇敢決定,讓雜誌展現了出乎眾人意料的可能性。

做雜誌當「寫歷史」,不講國家大事的刊物才最真實

許多年紀較長的讀者常認為,唯有談國家大事、成功人物,才夠格當「媒體」。但劉冠吟卻不這麼想。「幾年總統大選、幾年政黨輪替,這些以後的人看歷史課本就知道了啊,根本不需要我們存在…」她最想做到的,是記錄下這個時代的真實的「氣味」,而看似平凡的每一個小人物正是最重要的元素。

(圖/小日子提供)
對劉冠吟來說,經營《小日子》就像在寫歷史,記錄當下最真實的「台灣氛圍」。(圖/小日子提供)

自台大新聞所畢業後,她當過記者、也當過上市公司發言人,3年前接任《小日子》雜誌社長。「以前的工作一直在講別人的故事,現在我想寫自己的、創造自己的故事!」不只是寫作,她期盼透過品牌營造讓更多人認識台灣、看見在這片土地上悄悄努力著的每一個小人物。

她也分享,選取內容題材時,挑的並非創作產品,而是設計師或創業者的人格特質。「我想呈現的是,這個時代裡各行各業如何解決問題,然後怎麼生存、怎麼掙扎。」這些最真實的情感,才是最不該遺忘的價值。

「就算失敗了,那也是人生的滋味啊!大部分的人生不都是失敗的嗎?樂於享受自己的人生,不管是成功或失敗,那才最有趣。」

「把生活過好」這件事情,說簡單很簡單,說難也真的很難。在步調緊湊的現在,多少人願意停下腳步好好留意身邊的美麗?「不看我們這樣的雜誌不會死,但看了能讓你更快樂。」劉冠吟一句話道出一路以來堅持的理由與理想。

從雜誌社、選物店到飲料店,一本看似簡單的雜誌,卻延伸出了無限的台灣故事。曾經天天撰寫他人的報導,如今她透過《小日子》,細細刻劃這塊土地的美麗景致,也讓所有人看見「小確幸」究竟乘載著多麼巨大的力量。

責任編輯/鐘敏瑜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