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已經「很尊重」同性戀了?這個國家的案例告訴你,歧視從來不會自動消失…

土耳其人絕大多數信仰和猶太教、基督教同源的伊斯蘭教,在伊斯蘭教中同性戀者是不被接受並認定為有罪的,因此至今許多伊斯蘭國家會對同性之間的性行為以法律制裁,極端一些的如沙烏地阿拉伯、伊朗和阿富汗,會在同性戀者公開承認、或有公正的穆斯林對其行為指認四次後,對該名同性戀者處以死刑。

土耳其被稱為最開放的穆斯林國家(註一),他們在西元1858年的鄂圖曼帝國時代便將同性性行為除罪化,跨入政教分離並逐漸西化的共和國後,土耳其在1951年簽署了提供同性戀者尋求政治庇護的條約,近三十年前1988年土耳其公民也有了更改法律性別的權利,伊斯坦堡更在2003年舉辦其第一場同志遊行,土耳其因此成為世界上舉辦同志遊行規模最大的穆斯林國家,這些歷史上的種種改革是土耳其開啟多元和包容的一大步。

不過,絕大多數的土耳其人並不以此為傲。儘管法律上承認同性戀者的存在,對於土耳其的同志來說,最殘忍的莫過於他們家人朋友的眼光,所謂的「同性戀恐懼症」(Homophobia)。土耳其社會對於LGBT族群的歧視仍是相當嚴重的,你若和他們討論起關於同性戀的議題,有些人會大笑,有些人會逃避,那像是一個禁忌的話題,好像一談到就會受到「感染」,沒錯,很多人覺得那是一種會感染的「疾病」。

在土耳其可以看到一些有趣的差異,宗教也許是造成土耳其人對同性戀者反感的原因之一,但會對同性戀者歧視的人,卻不一定是保守的穆斯林,可能是那些我們認為思想開放的人們。外表跟隨潮流的年輕男女,身體裡住著一個保守的靈魂,這在土耳其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其中男性對LGBT族群的包容度又比女性小了一些。

深入土耳其的LGBT族群,會發現他們被社會完好地藏匿在一個角落,表面上看不見他們,好像他們未曾存在過一樣,但如果真正去認識他們,會發現他們是一群很努力在爭取自己權益,但總是被社會消音的一群人。我想,所有反感、偏見和歧視造成的恐懼,都可以歸咎於人們對同性戀者的「不理解」,也在於整個社會並未建立起對LGBT族群正面的瞭解

某個星期日我和一位朋友的朋友G相約在新城的塔克辛廣場,她是一位女同性戀者,目前還是一位學生,在伊斯坦堡一所有名的大學就讀。透過和她聊天,可看出她害怕和家人坦白她有女朋友這件事,因為家人除了關心她未來的工作,更關心她未來何時要結婚,若給家人知道這件事,對整個家族的打擊很大,甚至可能因此「蒙羞」。土耳其人確實很愛自己的孩子,但有時候他們更愛他們的面子。G告訴我,在伊斯坦堡的LGBT族群大家都是以「應付」家人的方式在生活著,能夠拖過一年是一年,等到不想再拖下去時才告訴家人,有的家人無奈的支持,有些則和家人撕破臉。

她們會定期在週五晚上聚會,有任何相關活動和遊行時大家都會動員參加,因此認識了各個年齡層的女同性戀者,但多數都較為低調,畢竟這個社會對她們還不夠友善。G說和家人坦白過的那些中年女性,更懂得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也比較少人會去打擾她們,至於她自己,目前仍然在考慮是不是要早一點告訴家人。

土耳其社會只有法律上承認同性戀者的存在是不夠的,因為即使你不會因為身為LGBT族群的一員而受到法律制裁,但你仍然可能死於那些沒有原因而仇恨的人的手裡。2016年8月土耳其知名的跨性別社會運動者Hande Kader遭到謀殺,她先是被強暴然後活活被燒死,生前處在社會邊緣的她,為了生計成為一名性工作者,儘管在土耳其性服務業屬合法,但跨性別的Kader在過去工作上卻處處碰壁,找碴的人實在太多了,而且多數還是因為看不順眼而惡意這麼做。

少數人們為Kader走上街頭訴求找出殺害她的兇手,這起事件喚起了其他人對LGBT族群的認識,然而,這個社會還有好長遠的一段路程要走,唯一能改變的,是建立起人們對於不同族群尊重和包容的意識。歧視常以不同的形式遊走每個社會,如果沒有同理心,只有自己受到歧視時才能體會尊重和包容的可貴。

存在於人們心中那莫名的恐懼,實在是太可怕,他們只是想要一份最基本的尊重,以及愛自己所愛的人的權利,難道必定在血肉模糊之後,人們才會開始懂得有「愛」的存在,那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啊!

(註一)土耳其為一政教分離的世俗國家,在此不以伊斯蘭國家稱之。

文/利妧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想想論壇(原標題:被稱為最開放的穆斯林國度─土耳其,如何看待LGBT文化?)

責任編輯/林安儒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