碩士生潛入工廠做女工、取材寫論文,竟造成這些災難!一部劇寫下高材生成長之路

從高等教育的殿堂來到中下階層的女工宿舍,時時刻刻惦記的,是等著完成的論文…(圖/外鄉女提供)

從高等教育的殿堂來到中下階層的女工宿舍,時時刻刻惦記的,是等著完成的論文…(圖/外鄉女提供)

養鴨場裡來了個安靜的錦鳳,她是永遠突兀的存在。她不看言情小說、不學唱流行歌曲、不會抽菸,而且老是愛當好人。下鄉的公主看似降尊紆貴,從高等教育的殿堂來到中下階層的女工宿舍,時時刻刻惦記的,是等著完成的論文……

今年二月,一本新書《做工的人》在書市廣受注目,撤去華麗修辭,單純直述的工地現場,造就令人驚訝的銷量。在這本市場上少見、略可稱為「工人文學」的書爆紅後,後續引發的迴響效應也各有不同。

有人認為這本書紀實讓人窺見另一種生活(或說另一個階級),也有處於同一階級的人卻覺得原屬於自己生命中的苦勞痛楚,竟被他人以詩意的距離玩味著而不平,如何看待不同階級的生活,我也在觀看《外鄉女》的劇情裡不停思索著。

清晨的女工宿舍「雁南之家」,尖銳響亮的爭執聲吵醒通宵趕工、正在補眠的夜班女工,張媽媽以「隱瞞已婚生子」為由,意驅離住宿的阿霞,兩人各執一詞。

阿霞的委屈泣訴與張媽媽的霸氣不讓,加上清夢被擾、起床氣正上來的秀卿大聲抱怨,一團混亂的不和諧氣場使錦鳳不禁向黑美人求助。只見同樣睡得昏沉的黑美人悠悠說道:「別以為當好人就皆大歡喜。」緊接著三兩下扔了包袱、趕了阿霞,宣布散會,留下滿臉疑惑的錦鳳。

在這場戲中,讓我備感精彩的,不是張媽媽與阿霞或是與秀卿的正面罵架,而是寢室內大家商討對策時,不時由外傳入的話外音。

以往看閩南語鄉土劇時,那種聚焦式的手法總讓我不住發噱,即使場面再火爆、再嘈雜,一旦輪到誰講話,鏡頭對上當事人,其他人馬上乖乖安靜,由發話人「一枝獨秀」地口沫橫飛、指手畫腳,這段寢室內的主要對話卻幾乎快被門外的爭吵聲蓋過,「哎呀,是吵真的呢!」的氣氛,臨場感十足。

過去有個老掉牙的笑話說,一個女人等於五百隻鴨子,這場戲中眾女角七嘴八舌的熱鬧程度,大概是企業化養鴨場遇上尾牙大屠殺了吧。

(圖/外鄉女提供)
(圖/外鄉女提供)

養鴨場裡來了個安靜的錦鳳,她是永遠突兀的存在。她不看言情小說、不學唱流行歌曲、不會抽菸,而且老是愛當好人。每次看到錦鳳,總會在腦海裡浮現一本書名:《好人總是自以為是》,錦鳳的自以為「是」,在他人眼裡卻成了「非」。

出自於善意地告訴準備補校考試的美娟「有不懂的可以問我」,但在隱瞞碩士生身分的前提之下,「憑什麼妳要教我?」或許錦鳳真心且單純地只是想要幫助美娟,卻忽略說出這句話否適切。

在生活中,我們不免遇到這種「好為人師」的人,他們可能真的很厲害、可能只是虛有其表,但當他們端起指導者架子的時候,卻也讓人感到百般不悅。

從生活用品的差異到日常習慣的互不相融,錦鳳在其他女工的言談裡被形塑成愛當好人卻又自視甚高的討厭鬼,在主觀的感受中錦鳳當然含冤莫白,但她又是否全觀地思考過進入這個陌生場域的事前準備與可能遇到的風險及對策?

一場加班費被偷工減料的風波,更可以看出錦鳳與其他女工的差異。對於讀過書、經過道德正義洗禮或說被框限的錦鳳來說,偷改加班工時與金額就是違反社會道德正義,必須查明追討;但對秀卿或美娟而言,拿得到錢就好,發出不鳴恐怕丟失工作,下一頓飯也不知道去哪找。

不平則鳴與噤若寒蟬,直至今日,在現實生活中仍時有所見。不少投入社會運動的人多半受過良好的教育、有著所謂「政治正確」的思維,他們為了爭取理想的社會制度而投入,代為發聲、抗爭;但也有「當事人」反而不想擴大事端,深怕被秋後算帳。

果然在錦鳳端出法學知識、加上俊龍的配合演出之下,加班費是討回來了,參與抗爭的黑美人卻因此丟了工作。

(圖/外鄉女提供)
(圖/外鄉女提供)

錦鳳為的是心目中理想化的道德正義,黑美人則是為了自己的生活所需。雖然同樣達到目的,但對錦鳳來說,這些女工究竟是質化研究的工具、純粹的「被寫體」,或是真心並肩的戰友?坦白說,直到這裡,我還看不清,我所看見的錦鳳,只是個「下鄉的公主」。

下鄉的公主看似降尊紆貴,從高等教育的殿堂來到中下階層的女工宿舍,時時刻刻惦記的,是等著完成的論文。

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被討厭、也不知道為什麼男朋友不懂她的焦慮,面對自己不上不下的「卡」,即使一句「認真做好人,卻被大家討厭,真的很討厭。」讓人心有戚戚,但只會對著男友發脾氣還是忍不住要說:天啊妳真的好公主!

幸好文男是個詞窮的王子,雖然不懂公主的眼淚與脾氣從何而來,但第一時間馬上道歉、送上安慰、給予呵護、鼓勵……真不知道該說他是養成公主的幫兇還是該發他一張無敵好人黑卡。在這場戲裡,從文男的話可以勾勒出兩人大致的未來藍圖,卻也讓人對錦鳳過於天真的治學之道產生各種質疑。

(圖/外鄉女提供)
(圖/外鄉女提供)

跟著劇中其他女工講了這麼多錦鳳的壞話,直到錦鳳母親出現在宿舍中揭曉身分,我原以為錦鳳會像英國童話〈燈心草帽子〉的結局一樣,獲得大家的欣羨甚至嫉妒,結果並沒有。

一個堪稱天龍人的碩士生,混入工廠當女工、還與大家同住在混居的宿舍,對其他女工來說,實在居心叵測,對母親來說,更是何苦來哉。

為了徹底了解研究主題而深入現場或說站在第一現場,是否有其必要?不是當事人就無法為該族群發聲或全盤透徹了解該族群的處境?這當中的複雜恐怕不是錦鳳直線條的小腦袋可以理解的。

Timothy Kurek是個不折不扣的直男(異性戀男性),為了體驗同性戀者在社會上遭受的歧視與霸凌,「親自下海」偽裝成同性戀。因為這個實驗,Timothy與親友決裂、失去教友,切身實地遭受原本不該領受的歧視與侮辱,但這都不是最糟糕的:實驗結束之後,他還得再一次回到異性戀的身分。他將這一年隱身在同志圈的經驗寫成《直男愛出櫃》一書,雖然行文幽默、感人真摯,但這個偽裝到底不是真實的內心感受。

錦鳳的偽裝也是如此,就像《少林足球》中教練明鋒所說:「假動作就是要假!」錦鳳究竟是真是假?她誠懇地作自己,是真;卻無法以一個真正女工的身分體會這一切,是假。假假真真中,我也忍不住擔心錦鳳論文還沒寫完就精神分裂了啊……

劇中處處伏筆叫人看得好累啊!前頭養鴨場驅趕大戰中,大家跟錦鳳同樣心有存疑:同樣都是已婚生子,怎麼黑美人住得長久舒適、阿霞就要被趕走?

這個不合理的退宿事件,終於在後頭揭曉了:原來阿霞行竊他人財物,然而若將一切明說,阿霞勢必將被扭送法辦;張媽媽最不能忍之處中仍有不忍,只得編造這麼一個莫名其妙的理由。

過去讀蕭麗紅作品《千江有水千江月》中,貞觀的外祖父見到隔壁阿啟伯偷她們家絲瓜時,非但不張揚,反而拉著貞觀躲到一旁,只因憫其家貧。張媽媽與貞觀外公的人情世故是生命的累積,錦鳳小公主妳還有得學吶。

戲劇影視作品可以純然娛樂、可以映世思辨。雖然黑美人與徐俊龍一路放閃放到金爍爍看電視還得戴墨鏡,雖然以舒麗為首的傻妞三人組載歌載舞賞心悅耳,雖然許多橋段幽默令人會心一笑,雖然忍不住擔心錦鳳是否能順利完成論文,但也就是這麼多的「雖然」相互銜接,才如此讓人回味再三、入戲沈迷吧。

撰文|瑪莉莎

大學讀外文、研究所念應用媒體藝術,做過很多互不相干的行業例如中醫診所助理、書店店員、銀行登打員;辦過雜誌、寫過漫畫及影片腳本、企劃主持婚禮,目前從事文字工作,偶爾攝影拍片配音,是個熱愛大叔、對過度CG作品過敏的迷途過期少女。

民視《外鄉女》已於4月9日(周日)晚間10點播出第一集,預計播出11集。
每周日晚間10點首播,周四晚上11點、周日中午12點30分重播。
更多資訊請見官方facebook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