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個無關勝負的故事吧!當20歲到40幾歲勝負關鍵都在「薪水」時,我們還贏些什麼…

你有想過,當你想要瞭解一個人的時候,你都會從什麼方面開始呢?

你會問他或在腦海裡猜測,他平常在做什麼,做得如何,做得好不好,或許,你突然會覺得很難判斷,或許用成功與否會比較容易判斷一些。

什麼是成功與否呢?或許是你是否獲得一個令人尊敬薪水不錯的工作,或許你成了主管下面帶了好多人,或許你帶的小孩每個都聽話,成績優異考上了好學校,也或許是那種獲得了社會上某個角色,你講話或做事就是比別人多了些權力與機會。

如果沒有成功與否,或簡單說,沒有勝負的話,好像很多事情就沒那麼值得慶幸了。

我們身邊最常出現的勝負關鍵就在於「薪水」,或許人生中最在意這樣的勝負關鍵的時刻就在於20好幾到40歲之前。

薪水是你覺得別人有底什麼的直接判斷標準,而薪水是我們判斷階級狀態的最顯著因素,你或許無法否認,當你聽到某某同學現在月入五、六萬,而你只有四萬而已時,你心裡所出現那種無法抑制的落寞與困惑。

這時候你或許會補強很多證據,想要告訴你自己薪水輸了,但我的生活可沒有輸,你常常在乎那些比較少人在乎的,常常會欣賞那些比較少人會欣賞的,所以你的獨特性,無法被單單是錢這件事情所取代,但怪的是,你就是在那些還是會有一種輸人一截的感覺,即便你強化了其他可能會贏的訊息。

這就是關於輸或贏的故事,你因為比較所以會回頭檢視自己的生活到底在過什麼,開頭是一場類似比賽的狀態,你在內心相互舉證,想要證明此時此刻的人生,你可沒有輸人,但追根究底你還是在談輸贏的故事。

我們那麼在意輸贏,想要跟別人在生活常態中比個高下,你直覺可能是為了面子,但或許更多時候是為了獲得不再需要付出那麼多的基礎,或許我們在想像自己人生勝利後,獲得了錢、時間、我每天可以毫不保留地做我認為我愛做的事情,而那些應當作且必須付出心力與痛苦的事情,我會許永遠都不用面對了,在我們人的演化進程上,或許這也是我們嘗試不斷適應環境的能耐之ㄧ,而這樣的適應也讓我們了然的生存,獲得無限繁衍的可能。

(圖/pakutaso)
薪水常是勝負關鍵?(圖/pakutaso

當然輸贏的故事我們很愛說,也是因為我們的社會很愛說,我們愛看成功人的『抉擇』,卻認為自己『抉擇』相較之下沒那麼有價值。

在這樣輸贏的故事框架之下,我們時常用什麼是對或什麼是錯的心態去處理生活中的各式訊息,而我們因此過分焦慮那達不到的『抉擇』,恐懼永遠都獲得不了那所謂成功的『抉擇』。

所以輸贏是一個幫各種冒險下的『抉擇』貼上標籤的心理過程,所以你以為的『抉擇』不再那麼中性了,它在這社會上早就有好壞之分,早就有該不該出現的理所當然。

既然我們是活在自己的故事裡,只用一個大框架來評斷自己是輸是贏,這個冒險故事會不會有點貧乏無聊?

所以,我們對於對與錯的執著,對於輸贏的過分妄想,讓我們生活中的故事變得極端無聊,最終難免你要想像在根本無法達成所謂的正確『抉擇』之下,我可以多厭世,我可以多渴望『負能量』。

這或許,背後都反映著那種將故事窄化的另一種不安,與無法屈服的反抗。

但弔詭的是,我們都渴望有快樂的結局,但現實是我們無法控制這件事情,至少無法那麼得心的完成這件事情。太多太多的無法預期會出現,即便你人生故事贏了大半場,也可能在最後的1/50獲得那想都沒想過的結局,最終大家只記得這個故事最終還是輸了。

但超乎輸贏的故事,就無關那你覺得是否才是對的結局與過程,它終究是一個由無數『抉擇』,與無數時機點所建構出來的冒險,就如同角色扮演的遊戲一般,這是一段在尋求勇氣、復原、但也放棄、也失去、卻也可能轉變的總總組織內容。

所以,你會怎麼樣說自己到目前為止的生活,你會怎麼說這個故事,你會如何為自己的生活故事命名各個章節,或是你會如何區分每個章節的時間,這些跟輸贏或與沒什麼關係,只是你作為主角,在各式各樣的冒險歷程中,你做了什麼『抉擇』,而這個『抉擇』如何帶領你突破了一些事情,或是又如何帶領你墮落了一陣子,而截至目前為止這個故事或許是悲傷或快樂的,但你有會怎樣預期未來的發展。

或許,在沒有勝負的考量下,你也不會那麼悲觀地評價自己的往後故事的走向了吧!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pinsoul(原標題:請說個無關勝負的故事!)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