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台灣人愛罵「外勞愛逃跑」,而不檢討自己?外籍配偶當導演,拍下逃跑移工真相

2017年04月17日 15:05 風傳媒

有些台灣人愛說東南亞移工「懶惰」、「愛逃跑」,但到底是他們真的天性如此,還是台灣工作環境所逼?一名來自越南的台灣媳婦,擔任導演並親自偽裝成移工,到山區農園臥底打工,拍下一群「逃跑移工」的血淚……

逃跑移工,意外拯救台灣農村凋零的生產力

台灣60萬移工人口中,有超過5萬人為「逃逸移工」,到底是怎樣的勞動環境,才讓他們不惜冒著被遣返的風險也要出走?越南新住民導演阮金紅與丈夫蔡崇隆,拍攝紀錄片《再見,可愛陌生人》,記錄了逃逸移工的真實心聲。

為了能接近拍攝,她親自偽裝成移工,到山區農園臥底打工,花了一個多月才打開他們的心房,取得拍攝同意。這期間雇主還不小心「google」出她的導演身分,雖然大吃一驚,但也沒有阻止。

這4名越南移工,為了償還高額的仲介費,只好亡命天涯,成為所謂的「逃跑移工」,他們逃到台灣山區(因當事人還在台灣,不宜透露明確位置),填補了台灣嚴重凋零農業人口,這些在家鄉多少有些務農經驗的越南移工,成了台灣農村的久旱甘霖。

但他們的身分是不能公開的,他們在山區務農,還砍竹子、搭鐵皮來蓋房子,想要有張桌子還得自己釘一張,住在生活還竟極差的陋室裡,每天只為了多賺一點錢回家。

台灣3大血汗現象,管你是哪國人,來了都想跑

阿富時常夢見自己被警察抓,深怕自己被抓到遣返,便無力償還大筆的仲介費。在山區種高麗菜,有的時後半夜去採收,收一箱才賺35塊,有1000多箱要採。夜風寒冷,地上泥濘濕滑,只好秉持著「要賺錢!不怕死」的精神搏命演出。

造成逃逸移工的問題有許多,但大致可以歸類成3大項:

1. 無法自由轉換工作:根據《就業服務法》53條規定,移工沒有主動轉換雇主的權力。

2. 高額仲介費的剝削:移工到台灣來工作,要先繳納意比10萬到40萬台幣的仲介費,使得許多移工到台灣工作長達一年到一年半都是在做白工。

3. 工作內容與契約不符:明明契約內容是「照顧癱瘓老人」,結果卻是煮飯、洗衣、打掃、帶小孩無所不包。

如果你遇到這三種情況,還想幹下去嗎?

警察的歧視,意外拯救移工、讓他拿回證件

除了惡劣的勞動環境以外,社會對於移工的目光也相當不友善。在台灣,只要生得一副東南亞臉孔,不管是新移民、移工、還是觀光客,都很容易被當成「逃逸移工」,被戴上人用有色眼鏡來檢視,成了警察很愛盤查的對象。

我們採訪到一名每到放假就會到台北車站逛街的印尼移工雷拉,他幾乎每次休假外出都會被警方盤查、要求示出證件,可說是「經驗豐富」。充滿歧視的盤查標準或許令人不舒服,雷拉卻從不抱怨警察,只因他意外被盤查拯救一次。

原來,雷拉就像許多移工一樣,證件被雇主以「防止逃逸」為名義扣留,根本不在身上。但每次遭到盤查,警察便會要求打電話給雇主確認身分,雇主每週都要接到警察的電話,最後終於不堪其擾,把證件還他了。

因為警方勤勞地盤查移工,雷拉意外地拿回被雇主沒收已久的證件。雖然每次出門都被這樣對待,但雷拉從不抱怨警察,也不討厭雇主,因為對他們來說,能放假已是萬幸。

環境再糟,他們從未恨過台灣人

嚴苛的勞動環境,重重枷鎖的法規,社會的不友善眼光的壓迫下,阮金紅導演在《再見,可愛陌生人》映後座談說:「即使有這麼多的不合理,不管在網路上,還是與同鄉移工的交談中,從沒聽他們表示過任何仇視台灣人的言論。」縱使不幸,他們還是懷著一份對台灣的熱情。

一個隻身到台灣工作的異國工作者,即使受到剝削仍不忘這片土地給他的資助,相對那些漲個時薪就想出走的大老闆,誰比較「愛台灣」?

(提醒:雇主或仲介沒收移工證件、財物,可依就業服務法開罰6萬至30萬罰鍰)

紀錄片《再見,可愛陌生人》正進行全台巡演講座,播映時間請參考電影facebook粉絲專頁
最近一場:4月16日(日)14:00-16:30,於社團法人台灣國際家庭互助協會(高雄辦公室)舉辦。

責任編輯/謝孟穎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